月亮与六便士 短评

  • 47 柜花鸡蛋酒酿丸 2016-04-13

    一直以来最佩服的其实是那个胖子二流画家。。。另外看过读过的条目为啥越补越多。。。

  • 44 琪子 2017-04-06

    毛姆对于女性真是彻头彻尾的瞧不起,不管是《面纱》还是《月亮》,女性的存在都是为了衬托男性的高尚,她们世俗圆滑的不可一世,或水性杨花般轻贱,或忠心耿耿怕被抛弃,总是要依附于某个人才能存活。而男主人公则像个现世里的耶稣,要在人世间受苦受难后,再抵达思想境界的最高地,傲视人间。后来想想,毛姆自己是个同性恋主义者,他对女性的偏见大抵源于他自身对这个性别的无感罢了。

  • 35 Lu Yang 2016-05-02

    “有时候一个人的外貌同他的灵魂这么不相称,这实在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结尾好。

  • 33 Evachoo 2016-05-05

    卑鄙与伟大,罪恶与善良,仇恨与热爱是可以互不排斥地并存于同一颗心里的。

  • 26 拖鞋王子 2016-05-02

    太多人或事,不是我们表面看到的样子。天才与魔鬼也许就是同一个人,极致的才华代表的也许就是极端的人生。他们不需要理解也不需要包容,甚至不需要认可,那会毁了他们。

  • 31 池小厨 2016-04-25

    非常棒的一本书 作者借文中叙述者的口表达了自己对于生命、美、艺术和价值的观点,不能否认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叙述的风格也很别致,长短的对话,看似不经意如流水账,读罢方觉浑然天成之感。也正因如此,开始的好些次,都在第二三章的时候摸不到头脑放弃了,这次很幸运坚持下来,才能领略这么棒的作品,可谓“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可见,读书,尤其是好的作品,也是需要吃些苦头的

  • 26 樱川井枫 2016-07-01

    突然就想去最后那个小岛看看了

  • 18 邈邈 2017-05-31

    对我来说很难称得上杰作,小说里的大部分人物,单薄到不行。

  • 27 剛入幽小酌 2016-03-30

    毒舌 理性 深刻 简洁

  • 21 Jeter 2016-07-07

    2016.7.7 少时汩于世俗,颇有所为,晚而悔之。然渔歌菱晚,犹不能止。

  • 18 小卖部 2016-05-20

    月亮是诗和远方,六便士是苟且

  • 22 小饼干 2016-04-26

    女人的脑子里只有爱情,感觉跟打了我的脸一样……

  • 10 爱吃蘑菇的羊 2017-09-17

    以前试着看了三四次都没看完,对毛姆的厌女症还是挺介怀的。哲学上一个很经典的问题是审美是否需要和伦理挂钩,托尔斯泰的答案是很干脆的不,毛姆扭扭捏捏的说应该不吧,Marco Evaristti曾把小金鱼放blender里,观众按动按钮就会粉碎金鱼,一度引发热议,所以艺术可否脱离伦理?

  • 22 布井骸 2016-03-19

    人生之所以为人生

  • 16 卷。 2016-04-10

    理想与生活的冲撞!选择理想还是生活?怎么在生活中承载理想,我们大多数人没有勇气做到放弃生活追求理想。

  • 15 善大人 2016-03-30

    我成了毛姆的脑残粉

  • 23 Ray 依恋 2016-04-22

    一个自私到极端的天才,在距离上帝最近的地方创作属于他的最好作品。

  • 14 文泽尔 2016-04-12

    长评:https://book.douban.com/review/7850404/

  • 13 月歌拉拉蓝 2017-01-17

    斯特里克兰德是个很奇特的人 前半生过的富裕殷实 家庭美满 是大多数人向往的“六便士”,到中年缺突然无故失踪 抛家弃子 过上了颠沛流离 一贫如洗的生活 他毫不在意妻子孩子的未来 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流言蜚语 他冷酷 无情 残暴 粗鲁 不通人性 对于一切打扰自己创作的东西都嗤之以鼻 而他又是那样的不可征服 同疾病 贫穷还有世俗作斗争 从不感谢施特略夫无私的救助 玩完了是施特略夫的爱妻就把她扔了 以致这个女人的惨死 可他毫不在意 他只在意他心里的艺术 无情的像个魔鬼 但抓住他内心的使他如此疯狂的也是魔鬼 他一刻也停不下来 去跟流浪汉最穷的人生活在一起 却依然不改自己的乖张的性格以及执着到死的理想 差点打死那个硬汉子 逃往远离人类文明的岛屿 在麻风症下用失明的双眼绘出传世之作那正是他一生追寻的“月亮”

为什么被折叠? 有一些短评被折叠了
评论被折叠,是因为发布这条评论的帐号行为异常。评论仍可以被展开阅读,对发布人的账号不造成其他影响。如果认为有问题,可以联系豆瓣读书。
  • 29 梦浮云 2017-03-20

    抬头看月亮就得承受失去便士的痛苦。但月色的美,生活的意义,人得做出自己的权衡。 天才未得到世俗承认之前,一文不值。附庸风雅更是一场希望渺茫的博弈。个人可以为自己建造一睹墙,用自己的价值观坦荡生活,但有几人可以和这灰色地带的世界决裂呢? 我们不知道真相不是因为蠢 而是因为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