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漫长的旅程(全布面精装)的笔记(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小熊QQ

    小熊QQ

    宁愿丢人离婚,也比这样匆匆逃脱可以忍受。人们会问:“她的丈夫为什么离她而去?” 有人会回答说:“呃,也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就是她丈夫忍受不了她了吧: 她撒谎,还教他撒谎;她不让他干适合他的工作,不让他和朋友来往,不让他和弟弟来往——一句话,她就是一心想把他捏在手心,这可是男人最受不了了的。” 然而,嘲弄是一个高明的老师,她不是可以接受这样的教训的女人。她遭受苦难更加直接。三个男人先后让她备尝苦头;所以,...

    2017-01-24 19:57

  • 小熊QQ

    小熊QQ

    软弱的人,倘若他们不注意分寸,便会你恨我,我恨你,而一旦软弱是与生俱来的,便会变本加厉。埃利奥特家族的人,自家人从来就不会和睦相处。

    2017-01-24 12:54

  • 小熊QQ

    小熊QQ

    “我表弟认为埃利奥特太太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女人。他称她为‘阿卡狄亚的美杜莎’。她也有和蔼的一面。不过这种和蔼可亲是一种非常冷酷的食物。” “什么样的冷酷?” “没有人会停下了来讲话,一会儿都没有。” “这倒是名副其实的那一种,” 安塞尔闷闷不乐的说。“唯一名副其实的那一种。” “我认为他在那里:他不开心。” 安塞尔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他不开心?” “因为他总是不停地说话。”

    2017-01-24 12:17

  • 小熊QQ

    小熊QQ

    不过仅仅是小小的打击,只是在你知道这种打击来自憎恨时,那才可怕极了。孩子们的确相互憎恨:我记得这种事情,现在又出现了。

    2017-01-24 11:29

  • 小熊QQ

    小熊QQ

    这间房间留给他一个圆形窗户,要透过窗户往外看,他必须趴下来才行。 多年前,一个保姆在为他洗澡,他挣脱她那双打满肥皂的手,径直窜到这里来了。她苦苦哀求他,要他别忘了他是一个小绅士;但是他忘记了他是小绅士的事实——倘若果真是事实的话——甚至管家都无法把他哄下楼去。菲林先生一个人坐在花园里,病魔缠身,难以读书,听见有人喊道:“我是一个屋脊兽吗?” 菲林先生看见一个赤裸裸的孩子直愣愣的站...

    2017-01-21 18:59

  • 小熊QQ

    小熊QQ

    “我再也进不到门里边了,”里基说。“全部症结就在这里。”他的声音开始颤抖。“对你这些很快就得到研究员地位的人来说,当然怎么都好办,可是几星期之后,我就要离校了。过几年之后再看,我仿佛就从来没上过学。这世界是什么样子,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对这个世界不能回答你的问题;对你来说没什么损失,可是对我来说会越来越糟糕。以后你会弄到一座房子——不是打比喻的房子,而是和父母姐妹一起住的房子。我弄不到房..

    2017-01-10 17:23

  • 小熊QQ

    小熊QQ

    这男孩在无比孤独中长大了,他对母亲崇拜有加,母亲则对他宠爱有加,不过母亲很有母亲的样子,轻易不说话,像喋喋不休的那种心肝宝贝的话,对她还说十分恶心。她害怕腻腻歪歪的亲近行为,害怕亲近多了就会无话可说,泪水涟涟,因此她一辈子都和自己的儿子保持着小小的距离。她善良、无私,为此在所不惜,不过如果他试图表现得受宠若惊,对她表示感谢,那她便会告诫他别充当小傻瓜。这样一来,他到头来完全了解的唯一一个..

    2017-01-06 12:18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最漫长的旅程(全布面精装)

>最漫长的旅程(全布面精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