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症与人的成长的笔记(10)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Sisyphus

    Sisyphus

    神经症患者已让他自己由内心的战场中撤退出来,其最直接的表现为:他是他自己以及他生活中的旁观者。我已将这种态度描述为解除内在紧张的一般方法。因为超然(不过问他人事物)是他普遍存在且突出的态度,所以他也是别人的旁观者。他生活着,仿若他坐于剧院的座位上,在观看舞台上所扮演的戏剧一般,而且像是看一幕不会令他感到兴奋的戏剧。虽然他未必是位好的观察家,但他可能是最敏锐的。在第一次心理会诊中,借助于某些适切...   (1回应)

    2017-10-26 10:13   4人喜欢

  • Sisyphus

    Sisyphus

    为了能约略地估计治疗过程中所将遇到的困难有多大,我们必须考虑病人自身所涉及到的一切。简言之,他必须克服一切足以阻碍他人格发展的需要、驱力或态度:除非他开始放弃对自己的错觉以及他幻想的目标,他才有机会发觉自己的真正潜能,进而发展它。只当他舍弃错误的自负时,他才不会那么敌视自己,也才能产生坚定的自信心;只当他的“应该”失去了强制力时,他才能发觉他的真实情感、愿望、信仰与理想;只当他能面对既存的冲突...

    2017-10-27 15:33

  • Sisyphus

    Sisyphus

    现在我们将转而讨论神经症之自我实现的面向,此前在第一章我曾简略地提过,其“自我实现”的焦点乃放在他本身之内。不像皮格马利翁那样,将另一个人塑造成能满足他美的观念的创造物,神经症患者会付诸行动将他自己塑造成其所创造的上帝,他在他的灵魂面前出示一个完美形象,并且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忘掉你实际上是一个可耻的被造物,这才是你该成为的,成为理想化的自我乃是首要之事。你应该能够忍受一切,能了解一切,能喜...

    2017-10-22 17:35   1人喜欢

  • Sisyphus

    Sisyphus

    现在我们了解了,为什么病人在知道他的“要求”对于实际生活的损害作用后,仍会对此漠不关心。他并不否认损害,但为了要期望有个荣誉的未来,他忽略目前的状况。他就像一个相信自己对于遗产享有正当要求权的人;不努力过活,却倾其全力以更有效地维护他的“要求”。同时他对实际生活丧失了兴趣;他陷入了某种贫穷,忽略了所有能使他过得更有价值的一切事物。因此对于未来成功所怀着的希望,遂成为他生活所求之唯一事项。 事实上...

    2017-10-22 16:52   1人喜欢

  • 金花哈士奇的名

    金花哈士奇的名

    我们将会了解,她认为神经症主要是环境因素所造成的,是人际关系上的障碍。 </原文结束>

    2019-05-23 22:31

  • Sisyphus

    Sisyphus

    最后,在残酷世人的攻击下,“瓦解自己”对他而言似乎是个终极的胜利,它可能采取“死在进犯者的门阶上”此一形式。然而更常见的,它并非是意欲羞辱他人,且借此提出“要求”的示威性痛苦。它陷得更深,因此更为危险。基本上,它只是病人心目中的胜利,且即使如此它也可能是潜意识的。当我们在心理分析中将它揭露时,我们可发现被那种混乱的部分真实性所掩护着的一个事项,即柔弱与痛苦的荣誉化。痛苦本身变为高尚的证明,生活...

    2017-10-25 23:44

  • Sisyphus

    Sisyphus

    这种超然孤立的兴趣,也可能是公然的吹毛求疵、兴高采烈或虐待狂性质的。在这些情况下,它通常会以主动的及被动的方式而被外移,他可能放下他自己,而万分机敏地以同样超然、无关的方式去观察别人或别人的问题。或者他将会觉得,他也置身在别人的憎恨的及兴奋的观察之下——一种在妄想狂情况下会产生的感觉,但这并非只限于妄想症。 不论做个自己的旁观者之性质为何,他已不再参与内心的奋斗与挣扎,他已将自己由内心的问题中转...

    2017-10-24 11:21

  • Sisyphus

    Sisyphus

    自我之丧失,祈克果称之为“致死之病”;它是一种绝望——对于不觉得有个自我存在的绝望,或对不满我们自己而感绝望,但它是一种既不喧嚣也不会让人尖叫的绝望(仍依祈克果的说法)。这种人仍会继续生活着,一若他们依旧与那个颇具生命力的中枢保有密切的关联,然而任何其他的损失——工作甚或一条腿——都可唤起他更大的关心。祈克果的此种说法,正与临床所见的相符合。姑且不谈先前所提的病症变化状况,它的丧失并不会直接或...

    2017-10-24 09:14

  • Sisyphus

    Sisyphus

    自恨使人格的裂缝更为明显,此一裂缝开始于“理想自我”的创始。它意味着一场战争,这乃是每一个神经症患者的主要特性:他在与他的自我战斗。实际上在这一基础上有二种不同的基本冲突,其一在于自负系统本身之内,这一点以后我们将详尽说明。是介于夸张驱力与自谦驱力间的冲突。另一项,乃是介于整个自负系统与真我(real self)间较深的冲突。虽然当自负被提升到至高无上时,战斗可能就已退居背景中或被掩盖了;但它仍具有相当...

    2017-10-23 23:26

  • Sisyphus

    Sisyphus

    自负的发展是神经症患者人格发展中势必形成的结果;其过程的至于巅峰与巩固化,乃因“追求荣誉”而引发。最初个人可能怀着比较无害的幻想,而将自己刻画成一个很富魅力的角色,而又继续在他心目中创造他“实际上”所能够或应该成为的理想形象,最后则达于一决定性的步骤:他的真我凋谢了,富余的精力被转移到“理想自我的实现”上。那些“要求”乃是他为保障他在世上所拥有的立足之地——为配得上他理想自我的尊贵地位并提供足...

    2017-10-23 22:37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神经症与人的成长

>神经症与人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