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印的笔记(2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学术垃圾昧拾金

    学术垃圾昧拾金 (几百个教授一致不通过。)

    作者在此处引用了自己1971年的诗歌《静物》第5节,灰尘是时间的肉体/是时间的真正的血肉之躯(Dust is the flesh of time/Time's very flesh and blood)。 俄语原文: Ибо пыль -- это плоть времени; плоть и кровь. “因为灰——是时间 之肉;肉与血。” 相比英译以及转来的汉译,原文还是极其简洁的。

    2016-08-25 00:07   1人喜欢

  • 流氓书生

    流氓书生 (男儿入世何所有,只有平生未报恩)

    我似乎回忆起奥尔加•拉奇在这座城市组织的有史以来第一次维瓦尔第音乐周——因为它举办时,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几天。有人告诉我,音乐会在波琳娜克女伯爵的豪华宫殿中举行,拉奇小姐(诗人庞德的女友——摘录者注)正在拉小提琴。当她演奏的作品正在持续进行时,她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有个绅士走进了沙龙,因为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人,他就站在了门旁。这个乐章很长,而现在拉奇小姐却感到有点紧张,因为她正要前进到下一个...

    2016-10-08 23:50   1人喜欢

  • tomoko

    tomoko

    「我想,这句话是赫兹里特说的:唯一可以击败这座水上之城的,就是一座建在空中的城市。那是一种卡尔维诺式的念头;谁知道呢?作为太空旅行的一个结局,也许这个梦想总有一天可以实现。事实上,除了登月,让这个世纪名垂青史的最好办法也许就是让这个地方保留原样,顺其自然。」

    2018-11-14 06:11

  • tomoko

    tomoko

    假定美是光以最相宜的方式向我们视网膜的分发,那么眼泪就是对视网膜——以及眼泪——无法保有美的一种确认。总而言之,爱以光的速度到来;分离,则是以声的速度发生。正是这种从较高的速度向较低的速度的衰退在使我们的眼睛湿润。因为我们是有限的,从这个地方离去总感觉是诀别;将其抛在身后就是永远离开它。因为离开对于眼睛是一种向别的感官领域的流放;至多,是向大脑表面的裂隙和深处的裂缝流放。因为眼睛并不认为自身与...

    2018-11-14 05:55

  • tomoko

    tomoko

    只要这个地方存在,只要冬日之光在它的上空闪耀,柯达的股票就是最好的投资。

    2018-11-14 03:05

  • tomoko

    tomoko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法西斯主义者——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可是,我和相当多的老共产党员打过交道,这就是为什么在奥尔加·拉奇那里喝茶——还有摆在地板上的艾兹拉(Ezra Pound)的胸像——让人觉得可谓是似曾相识。

    2018-11-14 02:48

  • tomoko

    tomoko

    随后,送我雷尼耶小说的朋友——他一年前死了——带我去了一个半官方的走私片放映会(因此是黑白胶片),放的是维斯康提导演和德克·博家德主演的《魂断威尼斯》。唉,这部电影没什么好说的;此外,我也从来没有多喜欢过这部小说。但是,博家德先生坐在蒸汽轮船的甲板椅上的那个长长的片头,却让我忘记了片头字幕的干扰,并且后悔我没得绝症;甚至,今天我还能感觉到那种后悔。 ⋯⋯⋯我向自己发誓,有朝一日如果我能摆脱...

    2018-11-14 02:02

  • 房先笙

    房先笙

    所以我们没有理会她的意大利共产党员的身份,也没理睬与之相伴的她对我们这群三十年代的缺心眼的先锋派的情绪,而把这二者都归之于西方的轻浮。我想,即使她公开声明自己是个法西斯主义者,我们也依旧会贪恋她的美色。 这就是先锋派蛤蛤蛤😂

    2018-03-07 17:18

  • tara

    tara (海洋与月亮)

    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一个人都与每一个人紧密相连,至少追捕者与被追捕者的人是相连的。

    2018-01-02 14:08

  • tara

    tara (海洋与月亮)

    你杯底的espresso咖啡仿佛是方圆数英里范围内的唯一一个黑点。这就是这里的正午时光。

    2018-01-02 13:36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水印

>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