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辛传奇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已注销]

    [已注销]

    他们在詹森的记忆中看到了他最珍视的东西,那些最强烈的回忆,都是关于恐惧和饥饿,痛苦和悲伤。他们又看了看彼此的记忆,看到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记忆,无不是关于奋斗和成就。比如牺牲,墨尔西浮石献出了自己;比如痛苦,以利亚 沃辛亲眼看着妻子纵身跳入火海;就连残忍的亚当 沃辛,他最深刻的记忆也是惧怕叔叔会找到他并再次惩罚他。正是这些记忆,传递了下来,而那些关于满足的却没有。他们终于了解到,连他们自己也看出,正...

    2016-08-16 12:55

  • [已注销]

    [已注销]

    他打开门,发现光线直直照射在地上,这才意识到其他人不见了。新来的三个人躺在休眠棺里,四面的棺壁可以确保他们不坠床,但最早来的三个人都不在。一想到他们有可能去了河边。詹森吓出一身冷汗。他们早就学会游泳了,能漂在水上;而且从现在直到夏天,河水都很和缓,所以他不害怕。不该害怕,但还是害怕。可他们不在河边。他绕过被称之为大屋的塑料圆顶屋,看到卡波克在菜地,正用锄头锄着一排排豆子。他向远处张望,见莎拉和...

    2016-08-16 12:45

  • [已注销]

    [已注销]

    终于,他盯着母亲,开始读她的思想。她在叛乱前嫁给了霍墨·沃辛,因此得到注射森卡的特权,等待着他回来时被唤醒,星舰飞行员的妻子都这样。一天,她被唤醒了,身体的灼痛感还未退去,记忆也才刚刚被输送回大脑,就有穿着白色无菌服的人十分友善地告知她,她丈夫死了。在休眠室外,另一些不那么友善的人给她讲了他的死因,以及他在死之前都干了什么。从她的角度看,她几分钟前才见过他,就在他们抽走她的记忆之前;他们吻别,...

    2016-08-15 12:58

  • Sai 初扬

    Sai 初扬 (对茉莉的低语 使她成为茉莉)

    一开始,谁也搞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可旋即,所有人都明白过来,在这个世界的核心深处,有些东西变了。

    2016-08-14 09:26

  • Sai 初扬

    Sai 初扬 (对茉莉的低语 使她成为茉莉)

    仿佛某种古老而惬意的东西离他们远去,以至于直到失去的那一刻,人们才注意到它的存在。

    2016-08-14 09:24

  • Sai 初扬

    Sai 初扬 (对茉莉的低语 使她成为茉莉)

    这一天,在人类世界的很多地方,当人们还在劳作时,痛苦突然降临。

    2016-08-14 09:21

  • danphy1

    danphy1

    拉瑞德读了一遍,觉得很满意,又很害怕。满意的是,他竟然可以一口气写这么多字,而且读起来像模像样是一本书的开头;害怕的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对一个真正的写作者来说,这些文字听上去肯定很幼稚。我就是一个幼稚的小屁孩儿。

    2016-08-09 21:54

  • danphy1

    danphy1

    然而,拉瑞德这会儿却不想和那两个陌生人说话了,因为他当着他们的面挨打,除了丑。想到这个,他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这是从他记事起第一次挨打,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故意打过他。虽然疼痛逐渐褪去,可那种恐惧和震惊挥之不散。“她以前从没打过我。”他小声解释,他们在他心里回答,用言语抚慰他。他把《搜星记》递给他们。

    2016-08-09 21:47

  • danphy1

    danphy1

    谁又答得上来呢?这个世界出了大问题,这一点他们感觉到了。从前,他们都生过气,可从前,思想和行动之间总有一种缓冲力量,让他们及时冷静下来。可现在,就今晚,这种缓冲已经离他们而去。他们全都感受到了这个现实,他们的恐惧无从安抚,没有什么还能令他们相信一切正常。

    2016-08-09 21:42

  • 沈黎昕

    沈黎昕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

    我的记忆肯定哪里不对,拉瑞德对自己说。就像文书说的,他昨晚才到,奶奶跟他开玩笑:我的记忆在这里被扭曲了,文书的确是在昨晚说的那番话,可我竟然记得奶奶是在很久以前回答他的。我的记忆被篡改了,我清楚记得在奶奶的墓边伤心落泪过,可现在,她的墓甚至还没开挖呢!

    2016-08-09 21:10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沃辛传奇

>沃辛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