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的笔记(5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三辉君

    三辉君 (t.sina.com.cn/sanhuibooks)

    当奥威尔的生平细节不断死而复生,我怀疑我们对他的缅甸岁月所知太多,反观缅甸,历史——不管是以书信、档案还是记忆的方式被记录——不断被抹去。 在我看来,缅甸是否存在希望,取决于在这个国家,哪些事件能够被讲述,哪些事件不能被讲述。……如果我要再写一本关于缅甸的书,我愿意写的是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再抱有恐惧,不再担心受到惩罚,那是让人振奋的时代,当前的事件和缅甸的历史可以被公开记..   (2回应)

    2016-11-04 12:16   2人喜欢

  • 之龢

    之龢

    书中讲述了一个缅甸版“龙的传说”: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童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名少年英雄翻山越岭,去与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名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艳羡地[276]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这个传说曾经在缅甸历史中应验,但今天的缅甸,正试图走出传说讲述的宿命。在翻译过程中,在网上读到一段话:“狮子...

    2019-01-29 16:56

  • 之龢

    之龢

    军政府一方面在宣传中否定殖民时期,一方面却又“取其糟粕,弃其精华”地继承了殖民遗产。艾玛·拉金对两者均有批评,但这不等于相对主义,她对军政府的批评更为严厉,这也符合亲历过两个时代的缅甸民众的感受。一名年长的缅甸朋友告诉她:“英国人可能吸干了我们的血,但是这些缅甸将军榨干了我们的骨头。” 在整本书中,艾玛·拉金的叙述都保持了这种恰到好处的平衡。她甚至对奥威尔也没有全然地持辩护态度,她钩沉了奥威尔做...

    2019-01-29 16:56

  • 之龢

    之龢

    黄仁宇在回忆录《黄河青山》中记下的一个细节让人难忘,他在孟拱河谷看到一具日兵尸体,死者身边有一张地图和一本英日字典,两件物品都湿了,放在矮树丛中晾干。这时,黄仁宇没有抒发对敌人的仇恨,却发现自己与死者有许多共通点。“属于同样的年龄层,有类似的教育背景,”他这样写道,“种种事由之所以发生,是由于他出生于黄海的另一边。否则他将和我们在一起,穿我们的制服,吃我们配给的食物。在孟拱河谷这个清爽的四月清...

    2019-01-29 16:55

  • 之龢

    之龢

    “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分自由的保障。”这句印在中文版《一九八四》封面上的话,很好地说明了奥威尔的力量所在。读过《一九八四》的人们,都会惊叹于其中精确的预言,也会产生好奇:奥威尔为什么具有预言能力? 这个问题可能不止一个答案。虽然很多知识分子在1956年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之后才重新认识苏联,但在此之前,外界对苏联的现实情况并非全然无知。在中国,1925年徐志摩取道苏联去欧洲,在莫斯科短暂停留了三天后,...

    2019-01-29 16:55

  • 之龢

    之龢

    在我看来,缅甸是否存在希望,取决于在这个国家,哪些事件能够被讲述,哪些事件不能被讲述。我期待那么一个时代,独裁体制被废除,人们可以自由地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在那个时候,缅甸的杂志可以发表和讨论昂山素季的演讲,新闻日报可以不经审查刊登那些“真实发生”过的重大事件,博客作者可以安全地向全世界表达他们的观点。如果我要再写一本关于缅甸的书,我愿意写的是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再抱有恐惧,...

    2019-01-29 16:54

  • 之龢

    之龢

    2007年9月,当局无能的经济政策导致急剧的物价上涨,引发反对军政府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成千上万僧侣走上仰光及其他城市的街头,参与抗议游行。在缅甸压抑的气氛下,这是一次难以置信的爆发——在1988年学生领到的起义之后,这是最大规模的抗议。军政府反应的迅速和残酷可想而知,士兵被调集到仰光,向手无寸铁的抗议民众开火一进行清场,他们查抄寺庙,将超过2800名僧侣和居士关进临时拘留营。估计有大约100名民众被杀,但具体...

    2019-01-29 16:53

  • 之龢

    之龢

    如果我能够向那些在缅甸给我许多帮助的人们具名致谢,同时不至于使他们陷于险境,这份致谢将会增加数页篇幅。我要感谢那些与我分享时间,且充满信任地与我分享他们故事的人们,以及许多给我提供后援的朋友——把我介绍给作家或前政治犯,在无数杯茶的陪伴下,他们给了我许多智慧的建议。我在缅甸的一些朋友阅读过完稿,给出了有价值的建议;让我悲伤的是我在致谢的时候不能提及他们的姓名。

    2019-01-29 16:53

  • 之龢

    之龢

    在本书的研究过程中,最有帮助的关于乔治·奥威尔的作品集是Peter Davison编撰的《乔治·奥威尔全集》(George Orwell: Complete Works,Secker & Warburg,1998)。这部20卷的版本包括了现存的奥威尔写过的所有文字:从他在寄宿学校期间写给母亲的拼写错误的新建到他在临终病榻上写下的潦草笔迹。为了看到原始手稿和信件,我充分利用了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乔治·奥威尔档案,这里也收藏了与奥威尔...

    2019-01-29 16:52

  • 之龢

    之龢

    我希望以一种更具希望的笔调结束这本书。我坐在桌边,阅读报纸并且搜寻互联网,试图寻找任何来自缅甸的好消息,但是一[253]无所获。

    2019-01-29 16:51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

>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