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的笔记(1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三辉君

    三辉君 (t.sina.com.cn/sanhuibooks)

    当奥威尔的生平细节不断死而复生,我怀疑我们对他的缅甸岁月所知太多,反观缅甸,历史——不管是以书信、档案还是记忆的方式被记录——不断被抹去。 在我看来,缅甸是否存在希望,取决于在这个国家,哪些事件能够被讲述,哪些事件不能被讲述。……如果我要再写一本关于缅甸的书,我愿意写的是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再抱有恐惧,不再担心受到惩罚,那是让人振奋的时代,当前的事件和缅甸的历史可以被公开记..   (1回应)

    2016-11-04 12:16   1人喜欢

  • 麻小泥

    麻小泥

    “现在我们有整整一代人,生长在新闻局制造的被筛选的现实里。”孩子们都不知道可以在印刷物中批评政府。“总有一天,他们会给我们更多的经济自由和迁徙自由。但他们绝对不会允许我们拥有言论自由。因为如果人们知道了真相,他们会在一个月内下台。” 那么问题来了,当人们拥有了经济自由和一定的迁徙自由,当物质成为一切的追逐目标,当每晚看着玛丽苏杰克苏的都市梦想剧、飞檐走壁射星星摘月亮的古代奇幻剧、发射彩色子弹用弹...

    2018-03-21 02:00

  • 麻小泥

    麻小泥

      (1回应)

    2018-03-21 00:08

  • 麻小泥

    麻小泥

    2018-03-21 00:01

  • 人类小陈

    人类小陈 (别怕,爱本是无罪。)

    如果你不能在报纸、杂杂志或者电视上看到新闻,你怎么知道身边正在发生些什么事情? 葛叶一边把糖放进咖啡,一边咧着嘴笑。“我们缅甸人,”他开始解释,“都是善于发现哪些事物消失的专家。这也是你应该学习的一种能力。你必须注意什么东西不见了,从它们的缺席中发现真相。”

    2018-03-04 21:18

  • 人类小陈

    人类小陈 (别怕,爱本是无罪。)

    “曾经有一个缅甸人,一路跋涉去邻国看牙医,他开始讲笑话,“当他抵达牙医的诊所,牙医对他不畏漫漫长路专程赶来感到惊讶。在你的国家没有牙医吗?,他关心地问这名男子。“有啊,有啊,我们有牙医,”这名男子回答,“问题是,我们不能张口。”

    2018-03-04 19:50

  • 人类小陈

    人类小陈 (别怕,爱本是无罪。)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和炮弹摧毁了缅甸的稻田和种植园,日堡 最终占领这个国家,衣民发现很难种出可以食用的作物。甚至农场的牲畜和运货的马匹也拒绝食用干枯的谷物,因为它们呈现出反常的白色。日军担心在上缅甸崇山峻岭中运输军火的驴子会忍饥挨俄,想出一个独特的解决方法。他们制作了绿色玻璃的眼镜把眼鏡架缠绕在驴子的耳朵上。“驴子看到到谷物是绿色的,高兴地进食,”屯林解释,“那就是我们在缅甸的动物农庄’里..

    2018-03-04 19:44

  • 人类小陈

    人类小陈 (别怕,爱本是无罪。)

    在缅甸,信息员有时叫作都 ( casein yo),意味着用来砍伐树木的武器,部分原料来自树本自身(有趣的是,当局也用这个意象把昂山素季称为“斧柄)。

    2018-03-04 18:42

  • 人类小陈

    人类小陈 (别怕,爱本是无罪。)

    引发1988年起义的导火索是茶馆里的一次争吵茶馆被军事当局视为反政府行动的潜在温床。政府暗探通过窃听对话或者桌边的流言蜚语搜集情报,那些流言蜚语被称为“茶馆里的蒸汽”。因此,你必须小心翼翼地选择座位。当一个缅甸人进人茶馆时,他或者她总是立即若无其事地扫视一下顾客。

    2018-03-04 16:40

  • 人类小陈

    人类小陈 (别怕,爱本是无罪。)

    将军们在重新书写历史。当一个地方被更名,过去的名字从地图上消失,最终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如果有可能,关于过去事件的记忆也会被抹去。通通过重新命名城市、小镇和街道,当局牢牢控制了人们的生活空间,家庭住址和商业地址必须重新书写和重新认知。

    2018-03-04 15:46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

>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