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 短评

  • 41 思郁 2016-11-05

    我期待那么一个时代,独裁体制被废除,人们可以自由地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 26 萧轶1989 2016-11-17

    “当我拿起一张报纸,第一件事是翻到最后一版阅读整张报纸中唯一可信的新闻:讣告。”“监狱内外没有太大区别,即使获释,依然生活在监狱中,只是这个监狱更大一点。”“只要走进任何城镇任何房屋,每个人都有一位父亲或女儿或堂亲或姻亲是政治犯。如果没有政治犯亲戚,那么他们会有一名政治犯朋友。”

  • 12 古尔齐亚 2016-11-12

    墙裂推荐,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舒服的一本书,讲的问题很复杂,但语言很流畅,译者也不错,内容大概就是:公务员奥威尔为什么会离开体制内,晚上有空我要写书评

  • 12 正在 2016-12-09

    这是缅甸的过去,希望不是缅甸的未来,更希望不是某国的未来

  • 6 隐璞 2017-01-05

    文艺作品中,隐喻和象征的出现某种程度上是基于严格审查之下被迫出现的修辞,为躲避审查,含沙射影指桑骂槐是一种方式,所以此时寓言/动画片就成了最好的体裁。

  • 4 示播列 2016-12-05

    “每个笑话都是一次小型的革命。”

  • 5 费德南多多 2016-12-08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当代史都化身成了文学。

  • 1 远子 2017-09-10

    怀着悲愤的心情读完。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在极权主义统治下生生变成了“人间炼狱”:大量政治犯,严酷的审查制度,无孔不入的“信息员”,一个“拥有几千万人质的国家”。“英国人可能吸干了我们的血,可这些缅甸将军榨干了我们的骨头。”——一个人的内心该多么冷血,才会极力否认社会进步的可能性。

  • 2 猪头妖怪 2017-07-18

    略失望。追寻乔治·奥威尔的足迹这条主线实在太过牵强,承担不起探索当代缅甸的重任。而所有素材和细节也都没有捏合在一起,大段大段的景物描写对主旨又毫无助益,于是整本书显得蜻蜓点水、支离破碎。

  • 4 恶鸟 2017-01-27

    17年第一本五星,拉金的缅甸作品堪比奥威尔原作缅甸岁月,在某些非虚构方面超越了何伟的三部曲,书中两条线索一直缠绕,一条奥威尔的追寻(1984和动物庄园的缅甸寻根),一条昂山素季的现代政治解读,而书中的缅甸闷热潮湿的异域风格描述优美到奈保尔都做不到,期待三辉再出作者另一本缅甸作品

  • 1 木卫二 2018-06-27

    自北向南,曼德勒、渺弥亚、仰光、毛淡棉,贯穿上下缅甸的重访线路,是如此明晰。艾玛·拉金带着目的,试图揭开乔治·奥威尔的东方谜团。但她似乎又对缅甸的变革不抱希望(无论是初版再版,深陷在1984的庄园迷宫),甚至接连遭受重创。许多篇章段落,直接把缅甸替换成天朝,也毫不违和。我对缅甸的了解,感觉是几大板块。明清军队在这里大吃苦头,中国远征军为代表的盟军与日本在缅甸北部交手、KMT部队脱离国境的滞留,至于殖民地的世纪综合症,这本书填补了真空。而如今的缅甸,只有催促自己赶快去拜访了。

  • 1 冰糖花木鱼 2018-08-05

    最心疼的是人们需要捕捉新闻不报的内容来揣测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 2 2017-09-05

    某些人没有尝到权力的味道之前,跟缅甸故事里屠龙的勇士也若相仿佛。这书没被禁也是奇妙。

  • 2 timeregister 2017-01-13

    原著出版于2004年,而今日的缅甸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本书所呈现的那个缅甸,虽然只是作者的个人记忆,却可以帮助我们更了解今日缅甸的变革承受了怎样的代价,记住这代价,让它从个人记忆汇成集体记忆,这变革才能巩固而继续

  • 2 你不认识我 2017-01-29

    和我見到的緬甸大相徑庭,卻和我認識的另一個國家頗為相似。

  • 1 Shirleysays 2017-01-13

    书写既深又浅,很纠结。顶多是热爱文学的外国人写的游记。

  • 1 粒粒橙 2017-11-13

    非常棒的一本书,通过寻找奥威尔的缅甸足迹看,揭示写出《1984》的他不是预言者而是对权力压迫的洞察者。缅甸因极端的不自由而走向极端的抗争,终究是不幸之幸呐。掩盖在虚荣发展中的压迫、不自由、集权更危险不是吗?人们以无法付出停止发展的代价为借口,不再抗争、闭上双眼,成为龙穴的牺牲品。

  • 1 黑炭 2018-01-22

    在飞昆明前的北京机场航站楼读完最后40页,然后遗失在仰光香格里拉酒店的餐厅中,这么一说,这本书的经历倒是比阅读本身更有趣。很多八卦一样的探访,作者也在试图保持某种中立态度,其实本书最大的价值是记录,记录了缅甸当时人们的一种生活状态。

  • 1 已注销人士暗蓝 2016-12-15

    可就连奥威尔,也差一点成了那条恶龙。

  • 1 2017-02-20

    合上书的时候想起来这是和马老师交换北欧冰与火拿到的书,有意思。一个是实现了的共产主义,一个是反面乌托邦。读到最后都要哭了,看到11年吴登盛上台解散军人政府暨缅甸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废除出版物审查制度,多次会晤昂山素季甚至不反对民众选她做总统。是看不到过去的中国样了,但感到很激动,是人类对于思想对于自由的共同追求的那种激动。于是我也明白了父亲的拘谨,生于六十年代的创伤至今犹在,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