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朵朵 坛坛罐罐》的原文摘录

  • 事实上,社会进步到一定程度,必然发展是分工。……让生命从各个方面成分吸收世界文化成就的营养,也能从新的创造上丰富世界文化成就的内容。……让人不再用个人权力或集体权力压迫其他不同情感观念反映方法。这是必然的。……但是目前可不是时候。什么时候?大致是政权完全稳定,社会生产又发展到多数人都觉得知识重于权力,追求知识比权力更迫切专注,支配整个国家,也是征服自然的只是,不再是支配人的权力时。我们会不会有这一天?应当有的。因为国家基本目的,就正是追求这种终极高尚理想的实现。有旧的一切意识形态的阻碍存在,权力才形成种种。主要阻碍是外在的。但是也还不免有的来自本身。 (查看原文)
    寒柳 2014-06-06 14:04:50
    —— 引自第23页
  • 可以说,是郭沫若的这篇文章,把沈从文从一个作家骂成了一个文物研究者。事隔三十年,沈先生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却由前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写了序。人事变幻,云水悠悠,逝者如斯,谁能逆料?这也是历史。 (查看原文)
    SHU:er 2014-07-21 14:56:27
    —— 引自章节:代序
  • 生命在发展中,变化是常态,矛盾是常态,毁灭是常态。生命本身不能凝固,凝固即近于死亡或真正死亡。惟转化为文字,为形象,为音符,为节奏,可望将生命某一种形式,某一种状态,凝固下来,形成生命另外一种存在和延续,通过长长的时间,通过遥遥的空间,让另外一时另一地生存的人,彼此生命流注,无有阻隔。 (查看原文)
    2014-09-19 12:17:38
    —— 引自第21页
  • 在某一时历史情况下,有个奇特现象:有权力的十分畏惧“不同于己”的思想。因为这种种不同于己的思想,都能影响到他的权力的继续占有,或用来得到权力的另一思想发展。有思想的却必须服从于一定权力之下,或妥协于权力,或甚至于放弃思想,才可望存在。 (查看原文)
    2014-09-19 12:32:06
    —— 引自第26页
  • 當輔仁合併於人民大學,正式聘我做國文系教授時,我答應後,經過反复考慮,還是拒絕了。 (查看原文)
    Sophie 2014-11-07 15:13:14
    —— 引自第34页
  • 中國歷來各朝代常將前一朝代最高貴品級的服飾,規定為本朝最低賤人的服飾,表示對於前一朝代的凌辱。 (查看原文)
    Sophie 2014-11-07 18:43:08
    —— 引自第54页
  • 新出《不怕鬼的故事》选,结合何其芳同志的序文,当寓言读,很有意义。内中有此注解,涉及各个时代起居生活、名物制度问题,本来不大好注,注后还不大容易懂。现或由于出版匆促,注中有失去本意,易致误会的地方,随笔记下十来事,供再版时改注参考,并向专家通人 请教。今后一般注书问题,如何才可望达到应有水平,也就便提出点粗浅建议。 (查看原文)
    外叔里嫩 2020-05-05 19:09:49
    —— 引自章节:从《不怕鬼的故事》注谈到文献与文物相结合问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