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的笔记(1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胖团崽儿

    胖团崽儿

    没有什么比音乐上的对位,更符合民主的精神了。

    2019-11-26 17:11

  • qiu

    qiu (坚持狠)

    自由之乐必然伴随着孤独之苦,或者也可以换个角度看,唯有自由之人才能享受孤独,也只有孤独之人能享受自由。为了有人为伴、为了寻求人群的温暖与热闹,就必须妥协,必须放弃部分乃至全部的自由。

    2019-07-05 12:31

  • qiu

    qiu (坚持狠)

    我们经常在工作上感受到一种疏离,以敷衍、勉强的态度进行工作,那么工作得到的成就,往往就真的只是公司的、老板的,跟自我人格、精神没有关联。这种疏离态度,其实就是放弃了对自己时间、气力的具体所有权,把它们让渡出去了。

    2019-06-26 22:38

  • qiu

    qiu (坚持狠)

    好的领导者,做的不是作曲家的工作,而是乐团指挥的工作。不是定好一套程序、规则,然后就预期工作人员照着做出来。就算工作人员再听话,他们的主观都会让他们用不同的方式“听话”。需要有人细腻地经营出足够的个人权威来,以其个人意志统一工作中的其他主观。缺乏这种权威意志、缺乏这种主观领导训练技术的人,不管他在产业领域内的识见多准、能力多强,都不可能成为真正有绩效的领导人。 有消极的体贴,也有积极的体贴。消极...

    2019-06-17 20:42

  • FACT

    FACT

    我们活在具备高度“简化压迫感”的时代里,简化最可怕的,是让我们忘记了简化,误以为,甚至自我欺瞒,认定拥有了全部。真正美好的东西,全部就是全部,部分就是部分,部分不可能代表更不可能取代全部。

    2019-04-23 00:09

  • FACT

    FACT

    赫勒的意思,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是现代生活中,我们有了越来越强烈的“换喻”习惯。太多的东西、太多的讯息搞得我们眼花缭乱、措手不及,为了应付,我们只好“以小代大”。 文学中的“换喻”,讲的就是“以小代大”的技巧。将整体当中的部分,拿来代表整体。例如说“王冠”明明只是国王身上的一项配件,然而文章里提到“王冠”,指的通常不会只是戴在国王头上的东西,而是国王甚至是国王地位与权力的总称。 现代意识心灵中...

    2019-04-23 00:08

  • FACT

    FACT

    音乐会使我们可以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心无旁鹜地听音乐,不,听音乐并看音乐。进而,我们会从音乐家给的视觉暗示协助,对乐曲有了新的领会,也学习到更多的领会感受方式,下次再在家里听CD时,就能从记忆与想象里叫唤出演奏的仿真影像,从而听到本来听不到的。

    2019-04-23 00:06

  • FACT

    FACT

    音乐上的呼应,远比谈话中的对话,更细致、更困难。对话中,彼此丢来丢去的,主要是语言中承载的意义;音乐呼应时,演奏者还是只能按照作曲家写好的乐谱进行乐曲内容,丢来丢去的只能是微妙的暗示,必须专心才能体会的强弱变化、乐句诠释。 还有一样更大的差别。对话中,参与对话的每个人各为主体,管自己讲的话,很少有人会自觉意识到,应该要让大家讲的话组成一个整体。音乐呼应却不然。每位参与其间的演奏者,只管得到自己乐...

    2019-04-23 00:05

  • FACT

    FACT

    拿美国的音乐大赏,像格菜美或全美音乐奖做比较吧!他们的奖最核心的分类逻辑,不是语言,而是音乐风格。蓝调、多村、爵士…不同音乐风格构成不同奖项。 差别效果在哪里?那样的奖,鼓励大家听见音乐;而台湾这样的奖却鼓励大家辨识歌词、听歌词。 “国语”“台语”“客语”这样分,还有暗示听众划分的效果。虽然是要大家找自己听得懂歌词的歌来听。那么客语歌当然就是唱给讲客语的人听的啰?

    2019-04-23 00:04

  • FACT

    FACT

    而偷懒的创作者也只将音乐当成歌词的附庸,随意套公式就解决了,音乐没有了力量。 音乐与歌词,在歌曲中形成复杂的二元语汇张力,不能认知、体会这层张力,就很难创作出真正美好、动人的歌曲。

    2019-04-23 00:02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呼吸

>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