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基利贝格斯的笔记(1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康诺利被敌人所伤,又受他们照料,行刑当天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他是坐在椅子上被枪决的。一九一六年五月十二日,处决那天,先前挽救了他的腿的外科医生问他是否愿意为医生自己祷告,还有那些即将置他于死地的人。 “是的,先生,”康诺利回答,“我会为所有按照他们自己对生命的理解行使使命的勇敢者祈祷。” 我又读了一遍这个句子,一字一顿,高声念出。 “按照他们自己对生命的理解。” 康诺利于是为这些刽子手祷告,因为他们...

    2018-02-01 11:45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别回头,蒂隆。什么都别看。关上你的生活,不要有任何声响。黑夜。我的路,我的街区。街角第一批醉酒的身影。雨水把厚纸贴到我腿上。贝尔法斯特的气味,混合着雨水、泥土、煤炭、阴暗和不幸的美妙恶心。寂静战胜了武器的嘈杂,和平回归。我的酒吧,我的足迹,我的脚步,我一路和它们重逢。我推开了立有贝尔法斯特纵队二营纪念碑的街心广场的围栏。旗帜在风中飘扬,就跟在船首的旗杆上一样。黑色大理石上刻着我们的烈士的名字。

    2018-01-31 21:53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你可以跟我们走吗?” 我看了看窗外。蕾丝窗帘没有掩盖住停在街上的车,车上坐着两个人。 “不,不能像这样。别在夜里。如果你们真有事要说,派个军委的人来。” “蒂隆,你知道是他们派我们来的。” “你这是在浪费时间,麦克,程序是怎样的我很清楚。” “穿上你的大衣。” 去不去,决定我的性命。我敢肯定。停火还是不停火,这时候离开家,就等着在边境线上被赶下车干掉。他们必须离开。回头再来,白天的时候,而且收起这...

    2018-01-31 21:52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他们看起来不太客气,你知道,”我妻子低声说。 甚至在了解事情之前,她已经明白了。灾难到来之前动物的本能。有些什么事情会发生在她丈夫身上。有人会害他,她心里预感到了。经历了太久的战争,以致她无法信赖这份和平。

    2018-01-31 21:52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是的,有天爱尔兰会重新统一,成千上万的孩子会嬉笑着踏过国境线。是的,我们的女人、男人、姑娘和战士会穿过田野向共和国的兄弟们奔去,他们终于可以紧紧拥抱、亲吻、发出快乐的尖叫。是的,起风了,太阳照耀着我们的旗帜。从城市到村庄,从贝尔法斯特的马路到都柏林的大道,从威克洛的山丘到基利贝格斯的海港,我们突然跪下,为我们的烈士祈祷,感谢上苍。新教徒兄弟会握住我们伸出的手。永远不再有战争,和平永存。

    2018-01-31 21:51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一开始,我把他当成美国人了。那些为他们的爱尔兰之根颤抖的、第一次双脚踏上我们的土地便热泪盈眶的、奔跑着去买麻花图案白毛衣和粗呢鸭舌帽的美国人。他们热爱爱尔兰的一切,从地上的泥到天上的雨,从它得贫困到哀愁。他们想做点什么,要一台步枪,可是一旦我们要他们把护照交给我们然后去美国领事馆挂失,他们还是会犹豫再三。

    2018-01-31 21:51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我下到站台上。他监视四周。他的眼睛在低声说一切平静,没有危险,没人跟踪我。地铁重新开动时,他点头示意。很小的动作,他和我之间的信号。我看着他在人满为患的车厢中,头戴着帽子,唇边挂着微笑,无比肯定他刚才保护了我们的共和国。

    2018-01-31 21:50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共和国,它又为我做了什么?美好的,伟大的,真正的,汤姆·威廉姆斯们,达尼·芬利们,已经和我们的青春一起死去!康诺利,皮尔斯,这些穿着圆翻领打领带的男人们,已经和我们的历史书一起埋葬!我们是荣耀的仿造者。我们不断地从旧日的歌曲中得到满足。我们是灵魂、血肉和砖,面对的是没有心的钢铁机器。我们会输。我们已经输了。我已经输了。我不会再用一条命为爱尔兰当祭品。

    2018-01-31 21:49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肮脏抗议之前,我喝酒,我喝光一个个啤酒杯,跟这岛上随便一个人类没什么区别。出狱之后我又开始喝,但跟之前不一样。我认识几个战友也是这样。他们偷偷地喝,到离家越来越远的地方喝,让别人替自己点伏特加,或者找个小伙去店里买酒,零钱归他。他们错过约会,忘掉命令。当他们成为组织安全的危险因素,上头便把他们开除。于是他们砸烂酒杯信誓旦旦。他们佩戴一只有金色滚边的鹈鹕,方便人们知道他在戒酒。他们睁着死鱼眼喝着...

    2018-01-31 14:41

  • YoaKono

    YoaKono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睁开你的眼睛,蒂隆!醒醒!我们刚刚丢掉的不是一场战役,而是战争。我们父亲的战争。结束了,小战士!结束了,你听见了吗?我们几千人被几百万聋子封锁包围。必须放弃,蒂隆。挽救剩下的,你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我想看到安妮穿上一条不让她觉得丢脸的裙子。你明白吗,蒂隆?我想要欢笑,要崭新的脸,没有战士的街。我不想要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弟弟。爱尔兰把我耗尽了。它对我要求得太多。我们的旗帜、英雄、烈士,我已...

    2018-01-31 10:51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重返基利贝格斯

>重返基利贝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