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去魔化 短评

  • 9 晓林子悦 2017-07-15

    居然是18世纪旅行文化阐释。原以为是政治理论,当然最后它的核心归纳到帝国政治。作为于尔根的早期作品,相比《世界的演变》,它的体系还不那么严整,不过已显露历史书写野心。旅行者足迹所至,亚洲的魔力渐消退,欧洲中心主义世界观形成。读毕,想看译林的《帝国之眼:旅行书写与文化互化》,待购。

  • 4 allansmith 2017-07-07

    半本书都是欧洲关于亚洲的游记文本的史料堆积,脉络不是很清晰。翻译较差,定语冗长,最厉害的竟然能占到三行。还有几处如把Madame写成Madane的错误。

  • 4 络绎很无聊地 2018-06-30

    18世纪以前由于地图过大加上科技树还没发展起来,各大洲之间基本都停留在传说和妖魔鬼怪的故事之中,到了这个时间点上,前人零散的游记信件积累终于有了较为科学的社会学观察。到了19世纪就打起来了,未来的宇宙探索会不会重走老路呢,太久没看科幻了连历史都可以当科幻看了。

  • 2 hx 2017-02-19

    一般 学术味比较重 文采一般

  • 2 2017-03-22

    其实我挺喜欢这样叙述的,大量原始信息虽然难以全部吃透,但足以反映历史风貌。重点是全是干货啊~#其实是神作#

  • 1 瘸腿蚂蚁 2017-02-10

    太琐碎了,不知道翻阅了多少文献

  • 2 書蠹 2016-11-15

    作者真博学啊,但似乎叙述多,分析的不够

  • 1 . 2017-05-26

    没有世界史好看

  • 1 holly2007 2017-04-28

    以18世纪亚洲帝国为对象的历史社会学,规范的field research,引用密集度堪比《管锥篇》,资料信手拈来,巨细靡遗,作者涵化史料扎实而彻底。译笔略硬,读来磕绊,久之不免心中杯葛。1处bug:159页第二段第六行多写了一遍Van Braam

  • 1 叫我妖而不孽 2018-09-30

    可以和《成为黄种人》《白银资本》《东方学》构成梯次阅读,也需要读下王家范的去去魔告诫。翻译么,大问题没有,小术语诸如图宾根、青尼罗河、郎世宁都不遵从固定翻译么!

  • 1 埴轮 2018-12-12

    专名问题不少,虽然内容很广博、对译者要求很高,但毕竟是德国的历史学博士学历啊,整体还是相当可读

  • 1 闲散大夫 2018-10-19

    买了于尔根的19世纪史,于是觉得他写的这个18世纪也是通史.所谓去魔化也就是相对于17世纪的欧洲对亚洲诸国的风土人情、政治体制等等的魔幻化想象,在欧洲传教士、旅行者、贸易商人和使团的笔记书籍中逐渐撩开所谓神秘面纱。相对于19世纪的欧洲中心论的优越感,18世纪欧洲学者对于亚洲诸国还是保持相应的敬意,将其纳入对等的文明中讨论。原因大概彼时的欧亚仍为均势。本书前半部分确实枯燥乏味,对18世纪欧洲学者研究范式讨论令人昏昏入睡。后半部分针对具体意象的世纪差异就读起来兴趣盎然了。

  • 1 Keke 2018-07-13

    尊严来自抗争而不是施舍

  • 0 优游卒岁 2018-03-19

    欧洲对亚洲的打量,经历了从景仰到好奇,到去魔化到鄙夷的过程,而在18世纪之时,是欧亚关系重大转折之时,也是欧亚之间文明的进展此起彼伏之时。这种打量出现于欧洲人当时的游记之中,以及时人所写的论述中,该书将这些记叙与论述梳理出来,也还有些趣味。只不过写得枯燥了些,尤其后记部分对萨义德东方学的吹捧,让人生烦。

  • 1 yangle 2017-06-07

    毕业后 看这种类型的书已经不行了

  • 0 Orpheus 2017-12-17

    一本庞大的literature review。读到18世纪的詹姆斯休谟的闭门造车,联想起前两年认识的一位研究印度的中国学者亦是从未去过当地。

  • 0 五味子 2017-03-31

    材料详尽就显得理论浅薄了,是去魔化还是魔化都值得怀疑。

  • 0 genie 2018-08-06

    17年读,标记。翻译得晚了。

  • 0 y 2019-01-31

    18世纪的欧洲人正在形成自我意识与世界意识,那个时候旅行家乃是在路上的哲学家,还是要承担很多个人安危的风险,未必总是获得权力的庇护或者就是对地缘政治的“有用知识”汲汲以求(19世纪的事情)。正是在这些尝试探索亚洲究竟是如何运转的客观认识中,所谓的亚洲逐渐褪去神秘的光环。

为什么被折叠? 有一些短评被折叠了
评论被折叠,是因为发布这条评论的帐号行为异常。评论仍可以被展开阅读,对发布人的账号不造成其他影响。如果认为有问题,可以联系豆瓣读书。
  • 0 soloye 2019-04-25

    去魔化也是去神化,祛魅之後又是再魅。這個過程丟失了好奇心。奧茲說,好奇能讓你成為更好的人。好奇和獵奇之間的區別在於是否按照固有的偏見來塑造他者。看各時期的遊記,確實是非常有趣的研究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