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何为的笔记(3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女宛心兑

    女宛心兑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我从不认为绘画是一种自我表达,绘画是自我和他人进行的一场关于世界的交流。假如世界可以被这种交流所证实,接下去绘画就会改变。毕加索和米罗,他们身前身后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他们的绘画是对世界的一种看法,而这种看法改变了我们观看事物的方式。 把世界具象化是我们的准则。绘画和存在物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情欲关系。 一旦色彩超出颜料的可能性,它就会展现一个人的行为世界,涉及特定的时间、特定的事件,以及他是如何审...

    2017-10-19 20:28   5人喜欢

  • 女宛心兑

    女宛心兑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一个进行创造性艺术教育活动的理想教师需要具备两方面的素养。一方面,他和其他教师一样,应当具有洞察和评估孩子个性、背景与潜质的方法;他的举止风度应当营造一种舒适、自信的氛围;他应传递给孩子一种整体性的观念,即社会环境、教育过程,以及艺术创作活动都作为部分而存在。另一方面,他必须具有作为艺术家的敏感度……艺术就是一种清晰的演讲语言,它能够启发恰当的理解与激情。……他应当有能力让孩子感受到他的反馈,...

    2017-10-19 11:37   4人喜欢

  • 🐾

    🐾 (生命中黯淡下去的,在诗里不朽)

    一群人观看一幅画是一种亵渎,我相信一幅画只能单独和一个不同寻常的人直接交流,那个人恰好和那幅画、画家处于一个频道。

    2016-11-05 19:34   1人喜欢

  • 钟离春

    钟离春 (めげない逃げない諦めない)

    我年轻的时候,从事艺术是一件孤独的事情:没有画廊,没有收藏家,没有评论家,没有钱。但那是一个黄金时代,那时我们一无所有,不害怕失去任何东西,我们拥有想象力。现在的情形完全不同了这是一个充满了冗词赘语、活动、消费的时代。我不想冒险讨论哪个世界的状况更好,但我相信那些从事艺术的人们,渴望找到一种静默的状态。在那儿,他们能够扎根、成长。我们祈盼他们能找到。

    2020-07-25 16:45

  • 钟离春

    钟离春 (めげない逃げない諦めない)

    对于艺术评论家,罗斯科憎恶地说:“整个程序的运转都是为了艺术的普及化一一大学、广告、博物馆,还有57大街的销售员。 群人观看一幅画是一种亵渎,我相信一幅画只能单独和一个不同寻常的人直接交流,那个人恰好和那幅画、画家处于一个频道。

    2020-07-25 16:40

  • 钟离春

    钟离春 (めげない逃げない諦めない)

    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总是发现有太多错综复杂的心绪,幽暗的迷途、迷离的踌躇。

    2020-07-25 16:33

  • 钟离春

    钟离春 (めげない逃げない諦めない)

    作为艺术家,需要窥探并激起这场毁灭性的冒险一一他必须侵犯某处禁地,并侥幸归来,才能有所回答。不过,唯有少数人能侥幸逃离被毁灭的厄运,甚至还能归来,讲述他的故事。 多年前,我翻阅尼采的著作《悲剧的诞生》,便产生过类似的经验,着实难以忘怀。后来,我沉思艺术问题的时候,《悲剧的诞生》便成为我永远的思想源泉。有人想知道,一本探讨希腊悲剧的著作,为何能对一个艺术家的人生产生如此重要的影响(我绝不相信艺术可...

    2020-07-25 16:32

  • 钟离春

    钟离春 (めげない逃げない諦めない)

    我对自己的绘画有一股强烈的责任感,它是将引领世界的。假如有展览理解我绘画的生命和意义,使其得以留存,不管何种形式,我都将满怀感激地接受。若无法做到,我便避开所有的机会。 我知道我所流露出的这种想法有走向狂妄自大的可能性,但我确实对此种状况感到一种莫大的遗憾:你们美术馆所举办的这场活动几乎不存在任何其他可备选的可能性。不过至少在我的生命当中,假如我还要继续从事绘画的工作,就必须保证信念与行为之间的...

    2020-07-25 16:27

  • 钟离春

    钟离春 (めげない逃げない諦めない)

    浪漫派画家被迫寻求怪诞的主题,他们已沿此路走得太远。浪漫派画家却从不知道,尽管超验必然涉及怪诞与陌生,但并非所有怪异之物都会达到超验。 艺术家总是难以接受社会的敌意。未料,这些敌意却是真正达至解脱的途径。安全感和群体归属不过是假象与错觉。艺术家必须从中逃逸,抛开不堪一击的安全保障,如同抛开其他一切形式的保障。群体归属感和安全感都倚仗着通晓(miar)。抛开它超验才有可能。

    2020-07-25 16:22

  • 钟离春

    钟离春 (めげない逃げない諦めない)

    绘画的生命倚仗观者的默契共鸣。一幅画,在敏锐灵动的观者眼里,会骤然间弥漫、旋转起来;若遭遇呆滞麻木、无动于衷的观者,将必死无疑。这意味着将一幅画掷向世界,就是一场残酷的冒险。可想而知,那些无能者粗鄙冷漠的目光,无时无刻不在伤害着绘画。庸人目光所到之处都是灾难。

    2020-07-25 16:20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艺术何为

>艺术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