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译文读者的笔记(1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余西

    余西

    她疯狂地爱着他,因为她不能理解他,就像他不能理解他的父亲,那是个医生,在手术台上一连十几个小时都不说一句话。他的祖父是个卖唱的戏子,在人前唱尽了动听的曲子,在家里几乎是个哑巴。他的曾祖父,一个养鸭的,天未亮就撑着篙子把鸭群赶到水中央,鸭子在聒噪,而他默默坐在船里,坐完一辈子。这么多孤独。也许所有人生细究之下都是孤独的。宋祁轻信了鲁宾的话,以为有一种惊人的孤独可以总结所有的孤独,他梦想亲手揪出这种孤...   (1回应)

    2016-10-25 12:41

  • 余西

    余西

    种子和心,它们生来便应埋入深土。如果他死了,他也想埋进种子的心里,来年吮吸雨季的水,从绝望到土中抽出新生的芽。

    2016-10-26 10:13   2人喜欢

  • MY人神分离ing

    MY人神分离ing (不知所措中)

    不可。不可。不可。到处都是禁行的标志。到处都是肃静。这时候唯一能做的,是把贝壳放进加盐的清水,让其吐尽封锁多年的龌龊和灵光。烧一锅滚烫的水,趁着狠劲把贝壳全数到进沸水里,咬的紧紧的闭壳肌呛了沸水,不得不放松一下了,于是左边的扇面松开了右边的扇面,一切都松开了,他与她。那块柔软的肉,他们曾如此珍惜的封锁在手与手之间,唇与唇之间,那块贝壳中央柔软的肉,如今也袒露在滚滚热汤里。给这块小的可怜的肉倒一...

    2017-03-05 11:39   1人喜欢

  • 以地之名

    以地之名

    嗯,米兰·昆德拉我也读过,不过我不喜欢他法语写的书(她给了个轻柔的吻)。里尔克,莱纳·玛丽亚·里尔克,哈哈,你能想象男人名字叫玛丽亚么(他开始抚摸她的臀部)。蔡明亮?天啊,你居然知道蔡明亮!(他把她的锁骨吻了个遍)。对,我也很喜欢深濑昌久的摄影,他的《渡鸦》很动人(她的大腿在他裆下若有若无地碰了一下)。迪伦马特的戏剧都好极了,光读读剧本就是享受(他在她的后背上用指尖弹钢琴)。差点忘了,还有赫拉巴..

    2017-01-13 15:50   1人喜欢

  • 米特

    米特 (。)

    过几年三个儿子都长大了,个个都迷足球,对篮球兴趣平平,为了博孩子们一笑,他把国际米兰也买了。现在别人去他家,他会给他们看穆里尼奥签名的球衣,指指阿迪和阿迪两个弟弟:“他们平时踢球玩,穿的就是这个。”

    2019-05-02 19:57

  • clouds

    clouds (。)

    于是何杨教威廉那唯一的动词,“操”,不,不是英文里 ts 的发音,要舌头更加下垂一点。她教他如何像北京人一样把“操”说得字正腔圆,如何像上海人那样说得伶俐清脆,如何像广东人那样说得飘逸缠绵。 威廉,金头发蓝眼睛的法国人威廉,对黑头发棕眼睛的中国人何杨说,她是那个法国女孩,他是她的中国北方的情人。

    2019-03-24 17:19

  • clouds

    clouds (。)

    在这座城市,中文已经死了,她是这种语言的墓碑,也是它的守墓人。有时候,守墓人愿意踱步到墓碑前,和死人聊天。

    2019-03-24 17:16

  • clouds

    clouds (。)

    她疯狂地爱着他,因为她不能理解他,就像他不能理解他的父亲,那是个医生,在手术台上一连十几个小时都不说一句话。他的祖父是个卖唱的戏子,在人前唱尽了动听的曲子,在家里几乎是个哑巴。他的曾祖父,一个养鸭的,天未亮就撑着篙子把鸭群赶到水中央,鸭子在聒噪,而他默默坐在船里,坐完一辈子。这么多孤独。也许所有人生细究之下都是孤独的。宋祁轻信了鲁宾的话,以为有一种惊人的孤独可以总结所有的孤独,他梦想亲手揪出这...

    2019-03-24 17:07

  • clouds

    clouds (。)

    鲁宾和她赤条条地躺在一起,在空前巨大的感动下,他头一次想要一个儿子,一个吵闹肮脏的小兽,一个软趴趴的小阴茎与他一起躺在历史软的脐带下,就想躺在一泡软绵绵的桂圆水扑蛋汤里。他头一次想要将雅罗婀娜的身体像气球一样吹起来,吹爆了,破布似的碎成一团,鲁宾就把那团破布爱不释手地揉进阴囊里。历史的箭矢和子弹一齐射过来,亚罗倒下了,莎乐美的孔雀裙里双腿大张着,裙摆下一摊殷红的血,血里包裹着一小团皱巴巴的...

    2019-03-24 16:56

  • clouds

    clouds (。)

    在漫长的雨季,他们为了降温躺在地板的竹席上,他絮絮叨叨地说,她细细听着雨滴敲打岌岌可危的屋顶和窗户。漫长的交谈之后她睡去又醒来,她对他说起自己的梦:在梦中她梦见她醒来,躺在同一张竹席上,处于同一个房间,抱着他的头。然后她看见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自己的头发也已经花白了,她意识到很多年过去了,他们仍然困在这里,这间愈来愈破败的公寓。她听见屋顶的雨滴声,那么说来,雨季也没有过去,那么多年都是雨季。直...

    2019-03-24 02:15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中国特色的译文读者

>中国特色的译文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