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纪里的艺术:斯蒂格勒中国美院讲座 短评

热门 最新
  • 0 虫子 2020-10-30

    真可惜没听过他的讲座。

  • 0 彼得潘耶夫斯基 2020-10-10

    ‘人类美学的历史包括了一系列连续的失调(desajuste-ment),这些失调存在于三个构成人类美学力量的大型组织之中:生理组织的身体,人造器官(比如技术、对象、工具、仪器、艺术品)以及由前二者相互协调而构成的社会组织。’

  • 0 icegun 2020-08-31

    一种无限的“即将到来”。

  • 0 叶梓涛 2020-08-27

    两年前看了一小半,最近斯老师过世,重新把后面几篇文章看完,其实云里雾里一开始,跨个体化,负熵,最后他谈到无限有限的游戏,倍感亲切。重新去阅读陆兴华在艺术-小说 公众号中最近的写作,重新开启了一场对斯蒂格勒认识的进路。

  • 0 本雅明不配钦自 2020-08-19

    身体与器官的技术,必须由表演来开发。

  • 0 恶鸟 2020-08-15

    制造了新概念,也就造就了新空间,但仍不是究极的

  • 0 [己注销] 2020-08-12

    感性无产阶级化满足了死宅

  • 0 知常 2020-08-12

    这译笔显然是许煜译的...陆那狗屁不通的汉语...

  • 0 aqrwnd 2020-08-07

    没想到刚读完这本书最后一页,斯蒂格勒就离开人世了。他确实在书里对人类面对数码时代的挑战感到悲观,悲观到怀疑我们能不能战胜它。RIP。

  • 0 伊吹摩耶 2020-08-07

    疫情期间重读了

  • 0 小点心 2020-08-07

    时隔一年,再读一遍

  • 0 Rhinover 2020-07-13

    更加结合当下的一本,算是对于斯蒂格勒术语黑话的复习材料了。将人类实践“艺术”化的视角更加带有旁观者的目光,非常“第三持存”式的外化感与物质感。对不存在的欲望对象的“反转”,从这个角度上理解自我固化和想象力丧失好像更说得通一点。

  • 0 theworldsnight 2020-06-30

    迅速领略斯蒂格勒整体面貌的一组讲演稿。各种自创术语流畅地从思想史资源中脱胎而出,和当前的时代经验无比贴合。艺术的部分是最有感触的,困扰我多年的关于学习乐器的问题居然能够在这本书里找到严肃的讨论:在机械复制时代之前,人们享有艺术的唯一方式就是自己演奏,分界线出现在创作者/业余爱好者之间;在复制技术大行其道之后,音乐变成了CD,业余爱好者变成了听众,创作者变成了“专家”。技术的进步与人的无产阶级化、知识的贬值同步,但技术是“药”,是毒药也是治病的药。技术之毒只有依靠技术思考的“反熵”化解。

  • 0 抑之 2020-06-25

    大部分内容不知所云;喜欢几个点:1.把无产阶级化描述成savoir-faire和savoir-vivre的消亡;2.重申亲自实践作为一种理解和阅读的必经之路;3.对感知的破坏是由消费主义对注意力系统性重组开始的。

  • 0 Yuuna 2020-05-27

    完工!

  • 0 拉斐尔的小迷妹 2020-03-20

    哲学家想要离开洞穴,电影爱好者则想,要么跑到录影机后面去,要么进入到屏幕里,作为爱好者他所喜欢的,是药,和药理性的条件,而这也是欲望的条件。

  • 0 小南玩小南 2020-03-14

    给人类纪的积极生活开处方了

  • 0 象倌 2020-03-05

    斯蒂格勒把欲望的源头放在了一个普遍的但又不可争论与证明的神秘中,它是在必要的错失中个人生成的领会。斯蒂格勒有意地拒绝使用西方和基督教式的用语:爱;我想他是在避免上帝的符号中掺杂的“文化价值”,这些价值在上帝的死中已遭到了审判,却依然滋长在尸体之中。但欲望与爱毕竟无法等同,过分的无菌反倒使得欲望的力量孱弱,从而无法在土地之中生根。或许,我们应该庆幸上帝之死,神的不存在反倒使得自身纯净无瑕,神不会应自身的不存在而无法成为普遍之爱的对象,至少我们很难做到在神秘中无对象地投射欲望。爱同时包含着方向与距离,但欲望不是。(误)(我莽撞了) 欲望是不可能的,它是变成了绝对的分离本身的不可能性。不渴望与它所渴望的东西相融合的欲望。

  • 0 一片大好 2020-02-23

    你在无中生有,暗度陈仓

  • 0 ontoingano 2020-02-09

    斯蒂戈勒是用词大师……你看不懂的主要原因一是不知道这个词指什么,而是不知道陆兴华翻译前的原文可能指什么。就其议题性而言,阿甘本,奈格里,斯蒂戈勒在一般智力上都极有相似之处,而就其对当代的技术社会生命形式的反思而言,其途径都是诉诸一种不让意义被排空的受制于技术治理的共同体的可能性,并且诉诸于夺取智能与思考的可能性,唯一让人感到不满的是相较于阿甘本和奈格里的政治共同体路径,斯蒂戈勒的跨个体化与持存预存等一系列论述,无脱一种社交程序的人际关系学,如果我们要在数码的毒药时代对抗毒药,在采取对抗性的药学治疗与知识关系的重建过程中,我们的对人态度就是一种非原子的人际关系学吗?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