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原文摘录

  • 这种微笑是极为罕见的微笑,带有一种令人无比放心的感觉,也许你一辈子只可能碰上四五次。一瞬间这种微笑面对着——或者似乎面对着整个永恒的世界,然而又一瞬间,它凝聚到你身上,对你表现出一种不可抗拒的偏爱。他所表现出的对你理解的程度,恰恰是你想要被理解的程度。相信你如同你乐意相信你自己那样,并且让你相信他对你的印象不多不少正是你最得意时希望留给别人的印象。 (查看原文)
    不如风的迷妹 3回复 52赞 2012-06-09 21:56:49
    —— 引自第44页
  • 当我坐在那里缅怀那个古老的、未知的世界时,我也想到了盖茨比第一次认出了黛西的码头尽头的那盏绿灯时所感到的惊奇。他经历了漫长的道路才来到这片蓝色的草坪上,他的梦一定就像是近在眼前,他几乎不可能抓不住的。他不知道那个梦已经丢在他背后了,丢在这个城市那边那一片无垠的混饨之中不知什么地方了,那里合众国的黑黝黝的田野在夜色中向前伸展。 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这个一年年在我们眼前渐渐远去的极乐的未来。它从前逃脱了我们的追求,不过那没关系——明天我们跑得更快一点,把胳臂伸得更远一点……总有一天…… 于是我们奋力向前划,逆流向上的小舟,不停地倒退,进入过去。 (查看原文)
    慢一点又怎样 2回复 24赞 2012-06-03 16:53:23
    —— 引自章节:第九章
  • 他报以会意的一笑——不仅仅是会意。这是一种罕见的笑容,给人无比放心的感觉,或许你一辈子只能遇上四五次。刹那间这微笑面对着——或者似乎面对着整个永恒的世界,然后它凝聚在你身上,对你表现出不可抗拒的偏爱。它了解你,恰如你希望被了解的程度;它信任你,如同你愿意信任自己一样;它让你放心,你留给它的印象正是你状态最好的时候希望留给别人的印象。 (查看原文)
    fall out boy 1回复 20赞 2013-05-06 22:08:39
    —— 引自第66页
  • He smiled understandingly - much more than understandingly. It was one of those rare smiles with a quality of eternal reassurance in it, that you may come across four or five times in life. It faced - or seemed to face - the whole eternal world for an instant, and then concentrated on you with an irresistible prejudice in your favour. It understood you just as far as you wanted to be understood, believed in you as you would like to believe in yourself, and assured you that it had precisely the impression of you that, at your best, you hoped to convey. (查看原文)
    巴黎草莓 2回复 17赞 2012-07-31 10:58:55
    —— 引自第32页
  • 他多少年来第一次流下了眼泪。但是今天流泪,为的是他自己。他顾不上仪容不整,也顾不上手在发抖。他不是没有想到,可是他已经无心顾及了。因为他的心已经不在了,再也回不来了。门已经关上了,太阳也已经下山了,彩霞早已敛尽,只留下了那恒古不变的钢一般灰色的天穹。他即使有过什么辛酸,也都留在那幻想的世界里了,留在那青春的世界里了,留在那生活丰富多彩、引得他大做其冬天之梦的世界里了。 “从前,”他自言自语说,"从前我心里总有那么股劲儿,可如今已经没了。如今已经没了,已经没了。我哭不出来。我没有心思。那股劲儿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查看原文)
    润物无声 4回复 19赞 2012-08-07 14:47:29
    —— 引自第324页
  • 每当你想批评别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势。 (查看原文)
    工科生玩文艺 14赞 2012-10-26 14:58:01
    —— 引自第1页
  • 阳光照耀大地,绿叶涌出树枝,犹如电影镜头中万物飞快生长。那熟悉的信念又回到我的心中,夏日来临,新生活开始了。 (查看原文)
    Hlathguth 1回复 14赞 2012-12-12 22:05:17
    —— 引自第24页
  • 那些海滨大别墅现在大多已经关闭了,四周几乎没有灯火,除了海湾上一只渡船的幽暗、移动的灯光。当明月上升的时候,那些微不足道的房屋慢慢消逝,直到我逐渐意识到当年为荷兰水手的眼睛放出异彩的这个古岛——新世界的一片清新碧绿的地方。它那些消失了的树木,那些为盖茨比的别墅让路而被砍伐的树木,曾经一度迎风飘拂,低声响应人类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梦想,在那昙花一现的神妙的瞬间,人面对这个新大陆一定屏息惊异,不由自主地堕入他既不理解也不企求的一种美学的观赏,在历史上最后一次面对着和他感到惊奇的能力相称的奇观。 当我坐在那里缅怀那个古老的、未知的世界时,我也想到了盖茨比第一次认出了黛西的码头尽头的那盏绿灯时所感到的惊奇。他经历了漫长的道路才来到这片蓝色的草坪上,他的梦一定似乎近在眼前,他几乎不可能抓不住的。他不知道那个梦已经丢在他背后了,丢在这个城市那边那一片无垠的混沌之中不知什么地方了,那里共和国的黑黝黝的田野在夜色中向前延伸。 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这个一年年在我们眼前渐渐远去的极乐的未来。它从前逃脱了我们的追求,不过那没关系——明天我们跑得更快一点,把胳臂伸得更远一点……总有一天…… 于是我们继续奋力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被推入过去。 (查看原文)
    ..HANABI ≈ 1回复 11赞 2012-06-28 20:00:02
    —— 引自第181页
  • 他一定透过可怕的树叶仰视过一片陌生的天空而感到毛骨悚然,同时发觉一朵玫瑰花是多么丑恶的东西,阳光照在刚刚露头的小草上又是多么残酷 (查看原文)
    SaggitalAqua 11赞 2012-06-21 16:10:00
    —— 引自第133页
  • Gatsby believed in the green light, the orgiastic future that year by year recedes before us. It eluded us then, but that's no matter- tomorrow we will run faster, stretch out arms farther... And one fine morning-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查看原文)
    A君 10赞 2013-07-10 15:05:30
    —— 引自第175页
  • 我走过去告辞的时候,看到那种困惑的神情又浮现在盖茨比的脸上,他似乎对眼下的幸福有点隐隐怀疑。将近五年了!那个下午一定有某些时刻,黛西不如他梦想中的那般,但这不是黛西的错,而是因为他的幻想生命力过于旺盛在。这种幻想已经超越了她,超越了一切。他以创造的激情投入到这场梦幻中,不断地给它增添色彩,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点缀着它。再炽热的火焰,再饱满的活力,都比不上一个男人孤独的内心积聚起的情思。 (查看原文)
    STT 2回复 10赞 2012-11-25 10:56:41
    —— 引自第113页
  • 如果确实如此的话,他一定会感悟到他已经失去了旧日的那个温暖的世界,感悟到他为了死抱住一个梦想付出了多么高昂的代价。他一定抬头仰视,透过可怕的树叶望见一片陌生的天空,全身战栗,正如当他发现玫瑰花是多么的丑恶,阳光照在刚刚露头的小草上又是多么残酷时一样,浑身发抖。这是一个新的世界,物质的,然而并不真实,在这里可怜的幽魂像呼吸空气那样醉生梦死,东飘西荡…… (查看原文)
    冬瓜 8赞 2013-06-24 20:08:40
    —— 引自第136页
  • 那天下午一定有过一些时刻,黛西远不如他的梦想――并不是由于她本人的过错,而是由于他的幻梦有巨大的活力。他的幻梦超越了她,超越了一切。他以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了这个幻梦,不断地添枝加叶,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以缀饰。再多的激情或活力都赶不上一个人阴凄凄的心里所能集聚的情思。 (查看原文)
    没有名字 6赞 2015-03-26 19:40:54
    —— 引自章节:1268-1271
  • “我没法向你形容我发现自己爱上了她以后感到多么惊讶,老兄。有一阵我甚至希望她把我甩掉,但她没有,因为她也爱我。她认为我懂很多事,因为我懂的和她懂的不一样……唉,我就是那样,把雄心壮志撇在一边,每一分钟都在情网“越陷越深,而且忽然之间我也什么都不在乎了。如果我能够告诉她我打算去做些什么而从中得到更大的快乐,那么又何必去做大事呢?” 在他动身到海外之前的最后一个下午,他搂着黛西默默地坐了很长的时间。那是一个寒冷的秋日,屋子里生了火,她的两颊烘得通红。她不时移动一下,他也微微挪动一下胳臂,有一次他还吻吻她那乌黑光亮的头发。下午已经使他们平静了一会,仿佛为了在他们记忆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为第二天即将开始的长远的分离做好准备。她用无言的嘴唇拂过他上衣的肩头,或者他温柔地碰一碰她的指尖,仿佛她是在睡梦之中,他俩在这一月的相爱中从来没有像这样亲密过,也从来没有像这样深刻地互通衷曲。 (查看原文)
    慢一点又怎样 6赞 2012-06-03 16:33:32
    —— 引自章节:第八章
  • 然而我们这排黄澄澄的窗户高踞在城市的上空,一定给暮色苍茫的街道上一位观望的过客增添了一点人生的秘密,同时我也可以看到他,一面在仰望一面在寻思。我既身在其中又身在其外,对人生的千变万化既感到陶醉,同时又感到厌恶。 (查看原文)
    snail 5赞 2013-02-22 14:18:41
    —— 引自第38页
  • 当我坐在那里对那个古老的、未知的世界思索时,我也想到了盖茨比第一次认出对岸黛西家码头上那盏绿灯时,他是多么的惊奇。他走过了漫长的道路才来到这片蓝色的草坪上,他的梦似乎近在咫尺,唾手可得,几乎不可能抓不住的。他不知道那个梦已经远他而去,把他抛在后面,抛在这个城市后面那一片无垠的混沌之中,在那里合众国的黑色原野在夜色中滚滚向前伸展。 (查看原文)
    MiaFaye 6赞 2013-03-27 21:20:33
    —— 引自第152页
  • 他多少年来第一次流下了眼泪。但是今天流泪,为的是他自己。他顾不上仪容不整,也顾不上手在发抖。他不是没有想到,可是他已经无心顾及了。因为他的心已经不在了,再也回不来了。门已经关上了,太阳也已经下山了, 彩霞早已敛尽,只留下了那亘古不变的钢一般灰色的天穹。他即便有过什么辛酸,也都留在那幻想的世界里了,留在那青春的世界里了,留在那生活丰富多彩、引得他大做其冬天之梦的世界里了。 (查看原文)
    叁肆 5赞 2013-04-01 18:55:04
    —— 引自第324页
  • 'For a moment the last sunshine fell with romantic affection upon her glowing face; her voice compelled me forward breathlessly as I listened--then the glow faded, each light deserting her with lingering regret, like children leaving a pleasant street at dusk.' (查看原文)
    伍壹小姐 2回复 5赞 2012-03-02 09:03:24
    —— 引自第11页
  • 他的幻梦超越了她,超越了一切。他以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了这个幻梦,不断地添枝加叶,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以缀饰。再多的激情或活力都赶不上一个人阴凄凄的心里所能集聚的情思。 (查看原文)
    边方拓定 1回复 5赞 2012-04-21 08:26:22
    —— 引自章节:第五章
  • “我看对她不宜要求过高,”我冒昧地说,“你不能重温旧梦的。”“不能重温旧梦?”他大不以为然地喊道,“哪儿的话,我当然能够!”他发狂地东张西望,仿佛他的旧梦就隐藏在这里,他的房子的阴影里,几乎一伸手就可以抓到的。“我要把一切都安排得跟过去一模一样,”他说,一面坚决地点点头,“她会看到的。”他滔滔不绝地大谈往事,因此我揣测他想要获得一点什么东西,也许是那进入他对黛西的热恋之中的关于他自己的某种理念。从那时以来,他的生活一直是凌乱不堪的,但是假如他一旦能回到某个出发点,慢慢地重新再走一遍,他可以发现那东西是什么......一个秋天的夜晚,五年以前,落叶纷纷的时候,他俩走在街上,走到一处没有树的地方,人行道被月光照得发白。他们停了下来,面对面站着。那是一个凉爽的夜晚,那是一年两度季节变换的时刻,空气中洋溢着那种神秘的兴奋。家家户户宁静的灯火仿佛在向外面的黑暗吟唱,天上的星星中间仿佛也有繁忙的活动。盖茨比从他的眼角里看到,一段段的人行道其实构成一架梯子,通向树顶上空一个神秘的地方——他可以攀登上去,如果他独自攀登的话,一登上去他就可以吮吸生命的浆液,大口吞唱那无与伦比的神奇的奶汁。当黛西洁白的脸贴近他自己的脸时,他的心越跳越快。他知道他一跟这个姑娘亲吻,并把他那些无法形容的憧憬和她短暂的呼吸永远结合在一起,他的心灵就再也不会像上帝的心灵一样自由驰骋了。因此他等着,再倾听一会那已经在一颗星上敲响的音叉。然后他吻了她。经他的嘴唇一碰,她就像一朵鲜花一样为他开放,于是这个理想的化身就完成了。 (查看原文)
    慢一点又怎样 5赞 2012-06-03 15:59:48
    —— 引自章节:第六章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84 8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