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棺材之谜》的原文摘录

  • 有了思维这个恶魔,就使人生备受折磨 (查看原文)
    阔落加冰 8赞 2019-07-18 15:02:33
    —— 引自章节:时间线以及思路整理
  • 「无论研究科学、研究历史、研究心理学,还是研究任何学问,只要透过表面现象进行一番思考,总能发现事物并非其外貌所呈现的。美国杰出的思想家洛厄尔说过:『真知灼见,首先来自多思善疑。』我认为犯罪学的研究也不外乎此理。 「人心是可畏的,人心是曲折的。只要稍生偏差——哪怕偏差小得连一切精神病学的现代化仪器也都无法测知——其后果亦不堪设想。谁能说清动机?说清感情的冲动?说清思维的过程? 「我研究难测的人心已经记不清多少年了,对此略有粗浅的体会。我的赠言是:使用你的眼睛,开动上帝赋予你的脑子,可永远不能掉以轻心啊。犯罪行为只有模式,并无逻辑。你的人物就是抓住纷纭现象,理清一头乱发。」 —引自费洛伦茨·巴赫曼教授一九二〇年 在慕尼黑大学「应用犯罪学」讲座上的闭幕词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赞 2019-02-11 08:59:46
    —— 引自第1页
  • 从这一案件的描述中,也映现出资本主义社会中上层人物惟利是图、尔虞我诈的卑鄙本质,他们可以把古代文化遗产中的艺术瑰宝当作庸俗的牟利手段,而利之所在,趋之若鹜,不惜为此干出伤天害理的勾当,甚至移祸栽赃,陷害无辜;在他们之间,什么亲人眷属、同胞骨肉,都可以成为金钱买卖、等价交换的商品。马克思说:“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马克思还说,资产阶级为了追逐利益,“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希腊棺材之迷》所暴露出来的现象种种正是这一些精辟论断的形象化注脚。当然,小说的主旨并不在于暴露那些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早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这样一个历史发展的伟大真理,不懂得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种种犯罪活动都是这一没落垂死的社会制度的必然产物,也是这一腐朽社会的附骨之疽,却抱着资产阶级私有财产和法律秩序神圣不可侵犯的观点,幻想通过一些“能员干吏”就可以消灭罪恶、维持治安。这是我们在阅读这本书时应该加以分析和批判的。 (查看原文)
    豆友2643043 2012-04-18 19:02:19
    —— 引自第2页
  • “无论研究科学、研究历史、研究心理学,还是研究任何学问,只要透过表面现象进行一番思考,总能发现食物并非如其外貌所呈现的。美国杰出的思想家洛厄尔说过:‘真知灼见,首先来自多思善疑。’我认为犯罪学的研究也不外乎此理。 人心是可畏的,人心是曲折的。只要稍生偏差——哪怕偏差小得连一切精神病学的现代化仪器也都无法测知——其后果亦不堪设想。谁能说清动机?说清感情的冲动?说清思维的过程? 我研究难测的人心已经记不清多少年了,对此略有粗浅的体会。我的赠言是:使用你的眼睛,开动上帝赋予你的脑子,可永远不能掉以轻心啊。犯罪行为只有模式,并无逻辑。你的任务就是抓住纷纭现象,理清一头乱发。” ——引自费洛伦茨·巴赫曼教授一九二零年 在慕尼黑大学“应用犯罪学”讲座上的闭幕词 (查看原文)
    hunsey 2012-12-15 20:43:49
    —— 引自第2页
  • 没有什么扣人心弦的场面,也没有发生歇斯底里,只有死者的管家西姆斯太太全力以赴地表演过一次很有特色的昏厥。 (查看原文)
    ways and means 2013-07-13 14:39:11
    —— 引自章节:坟墓
  • 埃勒里有气无力地摇了一下手,脑袋耷拉到了胸口,嗓音象闷在鼓里:“错误吗,辛普森?这是绝对不能饶恕的。我真该打板子,应该夹着尾巴回家去……” (查看原文)
    ways and means 2013-07-15 14:10:17
    —— 引自章节:迷宫
  • “凭空猜测是无济于事的,爸爸。”埃勒里摇摇头,“除非我们承认理性不足恃。” (查看原文)
    ways and means 2013-07-15 14:23:52
    —— 引自章节:发酵
  • 他攥起了拳头,茫茫然望着它,“如果说这件事给了我什么教训的话,首先一条教训就是——从此以后,你一旦发现我违背了这个誓言,就马上毙了我:今后我对于自己可能参与的任何案子,在没有把整个罪行的具体情况全部摸得一清二楚,对每一个细小环节全都了如指掌之前,就绝不轻易下结论。” (查看原文)
    ways and means 2013-07-15 14:33:49
    —— 引自章节:发酵
  • 晚饭,他们还是在警官办公室吃——并没有食欲,只是机械动作,摸黑闷吃。父子俩谁也想不到去开灯;天全黑了,警官心中腻烦,就歇手不干工作了。 两人干坐着。 (查看原文)
    ways and means 2013-07-22 19:40:09
    —— 引自章节:真相大白
  • 这个老人的死亡,就像对位音乐一样,与那接踵而至的葬礼进行曲的错综复杂的韵律丝丝入扣,在那葬礼进行曲中显然缺乏悼亡伤逝的悲哀旋律。管弦乐在曲终高奏出罪恶的强音,这支挽歌在其最末一个不祥的音符消逝以后很久,依然回响于纽约人的耳际。 他纵然是阔肩厚背,也抵挡不住后面那一大片使人毛骨悚然的墨漆乌黑。 (查看原文)
    fnlemonee 2013-12-01 17:36:57
    —— 引自第1页
  • 那些报纸最初报道卡基斯死讯之时——埃勒里对报章杂志一向漫不经心,所以并未看到这则讣告——也根本没有理会到死者墓穴的方位大有文章所做。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没有什么扣人心弦的场面,也没有发生歇斯底里,只有死者的管家西姆斯太太全力以赴地表演过一次很有特色的昏厥。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这是我的责任——我的责任,你们应该明白。每个人都对他点点头,就像一套洋娃娃点头似的。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他具有使人开口说话的天分,因为他懂得奉承的妙处——这种本领是伍德拉夫这位可怜的出庭律师从来也不具备的。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估计?”伍德拉夫环顾一下屋子,“我有足够多的估计,可惜没有证据!”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这些人一直在听,然而这样无穷无尽地干等,已把他们等得意气消沉。他们目不转睛地呆望着韦利。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人们在这房子里进进出出,都各有神秘的任务在身。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有趣极了,”埃勒里·奎因咬文爵字地说,“‘白痴’这个词汇,源出于希腊文;而从语源学的角度来看,希腊文中的‘白痴’只不过是指希腊社会组织里一个萌妹物质的平民。根本不是指低能儿。”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有了思维这个恶魔,就使人生备受折磨。——拜伦《哈罗德公子》 “听听奥维德的话吧,”埃勒里吃吃笑道,“‘只要你坚韧不拔、百折不回,当前的不快总有一天会使你受惠。‘’’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 然而探长的情绪笼罩全室,就像在办丧事;他拼命撮吸鼻烟;他没好声气地用单字回答埃勒里的话,几乎是用发脾气的腔调向那手足无措的朱纳发号施令,并且从起居室到卧室来来回回地走,坐立不安。 (查看原文)
    para 2018-12-14 10:37:22
    —— 引自第1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