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大命運》的原文摘录

  • 随着算法将人类挤出就业市场,财富和权力可能会集中在拥有强大算法的极少数精英手中,造成前所未有的社会及政治不平等。 到了21世纪,我们可能看到的是一个全新而庞大的阶级:这一群人没有任何经济、政治或艺术价值,对社会的繁荣、力量和荣耀也没有任何贡献。 传统上,人生主要分为两大时期:学习期,再加上之后的工作期。但这种传统模式很快就会彻底过时,想要不被淘汰只有一条路:一辈子不断学习,不断打造全新的自己。只不过,许多人,甚至是大多数人,大概都做不到这一点。 (查看原文)
    Ecthelion 3回复 14赞 2017-02-22 21:30:36
    —— 引自第292页
  • The best reason to learn history: not in order to predict the future, but to free yourself of the past and imagine alternative destinies. (查看原文)
    罗马森林 2回复 4赞 2017-08-13 13:46:15
    —— 引自第65页
  • 蝙蝠活在一个回声的世界里。就像人类的世界认为每个物品都有的外形及颜色,蝙蝠的世界则认为每个物品都有专属的回声模式。仅从某只飞蛾纤纤翅膀弹回的回声,蝙蝠就能判断这只飞蛾空间是美食还是毒药。至于某些可食用的蛾类,则进化出类似毒蛾的回声模式来保护自己。还有一些飞蛾进化出的能力更了不起,能够直接让蝙蝠雷达的声波转向,于是这些飞蛾能够像隐形轰炸机一般飞来飞去,而蝙蝠却浑然未觉。回声定位世界复杂和激烈的程度,并不亚于我们所熟悉的视觉及听觉世界,但我们就是全然未知。 (查看原文)
    易沛 3赞 2018-07-20 22:47:47
    —— 引自第1页
  • 堂吉诃德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想象世界,自己是里面的传奇骑士,四处对抗巨人,拯救杜尔西内亚·台尔·托波索(Dulcinea del Toboso)女士。而实际上,堂吉诃德本名叫阿隆索·吉哈诺(Alonso Quijano),是乡下一位上了年纪的没落贵族。那位高贵的杜尔西内亚女士,是附近村子里一个养猪的村姑。至于巨人,则是一些风车。博尔赫斯就想,如果堂吉诃德因为相信这些幻想,攻击、杀死了一个真正的人,后续会如何?博尔赫斯提出了关于人类的一个根本问题:如果叙事自我讲出的那套故事,对我们自己或周围的人造成严重伤害,会怎样?博尔赫斯认为,主要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没什么影响。虽然堂吉诃德杀了一个真正的人,却毫无悔意。因为这些妄想已经太过鲜明,他一心认为自己在对抗风车巨人,根本无法意识到实际杀了人。 第二种可能:在夺走他人生命的那一刻,会让堂吉诃德大为惊骇,打破他的妄想。这种情况类似于初上战场的新兵,原本深信为国捐躯是件好事,最后却被战场现实狠狠打脸。 另外还有更为复杂和影响深远的第三种可能:原本与想象的巨人战斗时,堂吉诃德只是在演戏。但等到真的杀了人,他就会开始坚持自己的妄想,因为只有这样,他不幸犯下的错误才会有意义。荒谬的是,我们对一个想象故事做出的牺牲越多,就可能越坚持,只为了让我们的一切牺牲和痛苦有意义。 (查看原文)
    Holidai 1回复 3赞 2020-02-24 13:49:51
    —— 引自章节:生命的意义 270
  • 生命科学戳破了自由主义的想法,认为所谓的“自由个人”也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人只是生化算法的组合。每时每刻,大脑的生化机制都会创造体验,但一闪即逝,接着就是更多体验闪现、消失、闪现、消失,彼此快速相连。这些瞬间的体验并不会累积成永续的本质。在这一片混乱中,叙事自我试着找出秩序,于是编织出一则永不完结的故事,让每项体验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也就多少有些长久的意义。只不过,虽然这让一切合理且诱人,却仍然只是虚构的故事。中世纪的十字军相信是上帝和天堂让他们的生命有意义,现代自由主义者则认为是个人自由选择让生活有意义。但无论如何,都一样是妄想。 (查看原文)
    Holidai 1回复 3赞 2020-02-24 13:49:51
    —— 引自章节:生命的意义 270
  • human agree to give up meaning in exchange for power. yesterday's luxuries become today's necessaries (查看原文)
    tqtifnypmb 2赞 2017-02-12 23:24:21
    —— 引自章节:第6 章 与“现代”的契约
  • 研究历史,就是为了挣脱过去的桎梏,让我们能看向不同的方向,并开始注意到前人无法想象或过去不希望我们想象到的可能性。研究历史并不能告诉我们应该如何选择,但至少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选项。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进化心理学基本的一课:几千世代以前形成的需求,就算已经不再是今日生存和繁衍所需,仍然会留存在主观感受中。 生物也是算法。算法指的是进行计算、解决问题、做出决定的一套有条理的步骤。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农业革命促成了有神论的宗教,而科技革命则催生了人文主义宗教:以人取代了神。有神论者崇拜的是神,人文主义者则是崇拜人。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我们征服世界的关键因素,其实在于让许多人类团结起来的能力。 所有大规模人类合作,到头来都是基于我们想象的秩序。 人类编织出一张意义的网,并全然相信它,但这张网迟早都会拆散,直到我们回头一看,是在无法想象当时怎么可能有人真心相信这样的事 就像法老统治下的埃及、欧洲的各个帝国以及现代的学校系统,这些真正有力的人类组织,并不一定都把现实呈现的清清楚楚。这些组织大部分的力量,都在于能够将虚构的信仰建立在一个让人顺从的现实之上。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随着官僚体系掌握的权力越来越多,他们变得即使犯错也无动于衷。这时,他们不再改变故事以符合显示,反而通过改变现实来符合故事。 评价任何人类网络的历史时,建议可以经常暂停一下,改从真实实体的视角来看待事物。怎么知道某个实体是否真实?答案很简单,只要问问自己“它是否感觉痛苦”旧习惯了。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宗教是一份契约,而灵性是一个旅程。宗教要巩固世俗秩序,但灵性要逃离世俗秩序。通常,灵性的流浪者最重要的义务之一,就是挑战各大宗教的信仰和惯例。 从历史的观点来看,灵性之旅总是以悲剧收场,因为这是一条孤独的道路,只适合个人,而不适合整个社会。人类要合作,就不能只有问题,而是需要有坚定的答案。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宗教故事几乎总是包括三部分 1. 伦理判断,例如,“人命神圣”。2. 事实声明,例如“人命始于受孕那一刻”。3. 伦理判断与事实声明相结合,给出具体的指示,例如“就算受孕才一天,也不得堕胎”。对于宗教的伦理判断,科学无法加以反驳或证实;但对于宗教的事实声明,科学家就大有意见了。 宗教最在乎的其实是秩序,宗教的目的就是创造和维持社会机构;而科学最在乎的则是力量,科学的目的是通过研究得到力量,以治疗疾病、征伐作战、生产食物。就个人而言,科学家和神职人员可能很在意真理;但就整体而言,科学和宗教对真理的喜好远不及秩序和力量。对于真理毫不妥协的追求,其实是一次灵性之旅。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当时资金稀缺,是因为没有信用的概念;之所以没有信用,是因为人类不相信增长;而之所以不相信增长,正是因为经济停滞不前。于是,停滞就成了恶性循环。 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创业成功,民众对未来的信心就会增加,信用扩张,利率下降,企业家更容易募资,于是经济增长。因此,民众对未来更有信心,经济继续增长,科学也随之进步。 “现代性”的基本信条可以总结为一个简单的想法:“如果想解决问题,可能就需要拥有更多,为了拥有更多,就要生产更多。” 人类经济之所以能增长,是因为人类可以找到新的原材料、新的能源。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根据人文主义的观点,人类必须从自己的内在体验找出意义,而且不仅是自己的意义,更是整个宇宙的意义。这是人文主义的主要训诫:为无意义的世界创造意义。/感觉对了,就做吧/看的人觉得美,就是美。/教导学生要自己思考/选民能做出做好的选择/顾客永远是对的。 人文主义认为生命就是一种内在的渐进变化过程,靠着体验,让人从无知走向启蒙。人文主义生活的最高目标,就是通过各式智力、情绪及身体体验,充分发展人的知识。 现代性的阴和阳,就是理性和感性,实验室和博物馆。 人文主义三个派别:自由人文主义(正统)、社会人文主义(集体大于个体)、进化人文主义。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体验三个要素:知觉(热、愉悦、紧张等),情绪(爱、恐惧、愤怒等,以及一切出现在我脑中的想法。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21世纪最需要被关注的科技:生物科技和计算机算法的力量。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人类的两个自我:叙事自我(一件事情只关注感受的高峰值和低估值),比如生小孩。)以及体验自我(每时每刻的体验)。 我们对一个想象的故事牺牲的越多,就可能越坚持,只为了让我们的一切牺牲和痛苦有意义。活在幻想里是一个更为轻松的选项,唯有这样,一切痛苦才有了意义。 “自我”也像国家、神和金钱一样,只是虚构的故事,每个人都有一格复杂的系统,会丢下我们大部分的体验,只精挑细选留下几样,再与我们看过的电影、读过的小说、听过的演讲、做过的白日梦全部混合在一起,编织出一个看似一致连贯的故事,告诉我们自己是谁、来自哪里、要去哪里。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现代人类已经患上“错过恐惧症”,总在担心自己错过了什么;虽然手中的选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选了之后又很难全心全意对待。 现在及未来三个最重要的命题 1. 科学正逐渐聚合于一格无所不包的教条,也就是认为所有生物都是算法,而生命则是进行数据处理。 2. 智能正与意识脱钩。 3. 无意识但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可能很快就会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 (查看原文)
    鲁不逊 2赞 2017-08-06 16:15:05
    —— 引自第1001页
  • 实验告诉我们,人体内至少有两种自我:体验自我(experiencing self)及叙事自我(narrating self)。体验自我是我们每时每刻的意识。所以对于体验自我来说,显然“长”实验比较糟。你得先忍受14℃的水温达60秒,这已经很难受了,而且“短”实验受的苦,在这里一点也少不了,但接着你得再忍受另外30秒15℃的水温。虽然情况勉强好一点,但绝对不愉快。对于体验自我来说,在一个非常不愉快的体验后,再加上另一个仍然不愉快的体验,并不会让整件事变得愉快一些 (查看原文)
    豆瓣不豆鼻 2赞 2018-05-02 09:40:41
    —— 引自第11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47 4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