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精英》的原文摘录

  • 现代社会的结构趋势和其传播技巧中的暗箱操作特点,在大部分是大都市社会的大众社会中取得了某种一致。大都会的成长,彼此无关的男人和女人进入狭窄的日常工作和环境之中,使他们是去了任何坚实的作为公众一份子的完整的感觉。在小社团中的公众成员之间,相互有着些许完全的了解,因为他们在日常总体生活的几个方面相互接触。在大都市社会里,群体中的成员们知识作为特别的环境中的碎片相互了解;修理汽车的人,为你的午饭服务的姑娘,女售货员,白天在学校照看你孩子的妇女。在人们以这种方式相遇时,预先的判断和刻板印象就特别活跃。其他人作为人的真实,没有、也不会得到承认。 (查看原文)
    陆壹肆 1赞 2013-04-21 21:03:01
    —— 引自第402页
  • 我们时代的事态进程更多地取决于人的一系列决策,而不是任何不可避免的命运。“命运”的社会学意义仅仅是:当决策为数众多,每一个又有微小后果时,所有的决策以非人为的方式叠加起来,构成了作为命运的历史。但并非所有时代都是命中注定的。随着决策圈的缩小,随着决策手段的集中以及决策后果的加重,重大事件的进程往往取决于核心圈的决定。这并不是说同一些人在一次又一次事件里,玩历史于股掌之中。精英的权力并不必然意味着历史不是由一系列小小的、未经深思熟虑的决策构成的。它并不是说一把个小小的安排、妥协和安于天命不可能形成持久的政策和活生生的事件。权力精英的概念在有关决策制定的过程中什么也说明不了:它是一种界定社会领域的尝试,在社会领域中,无论决策过程有何特征,都会勇往直前。这是一个关于谁卷入了决策过程的概念。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0 12:00:33
    —— 引自第20页
  • 顶层集团的资产积累和低层阶级的资源匮乏是并行不悖的。利益集团作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以及可以获得各种各样的客观机会;正如底层阶级的种种限制以及他们的身份地位所造成的兴趣和自信心的缺乏一样,阶级和身份地位的客观存在造就了对进去和自信心的兴趣。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0 21:00:17
    —— 引自第133页
  • 声望,当然是是通过“结交”和模仿有权有势的人获得的。今天,地方上流阶层,尤其是新兴上流阶层的社会地位,或许有保障,但是越来越多地是通过下述方式获得:与大企业的主要官员保持联络,效仿他们的生活方式,举家搬迁到城市近郊,留意他们的社会职能。由于公司集团的身份世界并不特别集中于当地城市,地方社会倾向于随波逐流,把城市的声望视为“本地风尚”。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0 21:06:30
    —— 引自第48页
  • 只有当社会结构不会在代际更迭过程中发生根本变化的时候,只有当职业、财富和地位趋向于世代遗传时,那种傲慢与偏见,以及随之而来的奴性和低人一等的感受,才能成为某个声望体系的稳固根基。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0 21:09:38
    —— 引自第59页
  • 美誉度必须与权力结合才能产生声望,精英若没有权力就无法获得声望;他如果没有好名声就无法维持声望。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1 18:19:00
    —— 引自第102页
  • 驾驭资本主义的生产机器和赚钱机器,需要各种不同类型的人,需要充足的国家底气。没有人能够在不依赖特定的经济、物质和政治条件的基础上,积累大量的财富。美国的大富翁代表了一个特殊国家所经历的特殊的工业化过程的方方面面。吸纳了大量私人企业的这种工业化,使人们有可能占据战略地位,令人难以置信地支配生产手段;把科学和劳动力结合起来;控制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从中牟取暴利。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1 19:35:34
    —— 引自第121页
  • 就“真正的”科层制而言,我们指的是一个包括技巧与权力的有组织的等级制度,其中每一个职位与级别都被限定在其特有的任务上。那些占据这些职位的人并不拥有他们的指责所要求的特质,而且,他们就个人而言,没有任何权力:他们行使的权力属于他们所占有的职位。他们的薪水,与每一级别相对应,是提供的唯一酬劳。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1 19:57:42
    —— 引自第301页
  • “权力平衡”暗示着权力的平等,权力的平等看起来完全公平甚至更为可敬,但事实上,一个人所尊敬的平衡常常是另一个人的不公平的不平衡。占优势的团体当然容易倾向于宣称一种公正的权力平衡和利益的真正协调,因为他们更愿意他们的统治地位不受威胁而永久和平。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1 20:19:33
    —— 引自第320页
  • 公众社会,如我们所理解的,(1)在实际中,有尽可能多的人表达意见的机会等同于倾听意见的机会;(2)公共传播也是如此组织起来,以便可能即刻、有效地回击任何在公众场合表达出来的意见。意见由这样的讨论组成:(3)易于以有效的行动找到一个宣泄口,即使反对——如果必要的话——主流权力系统;(4)官方机构不会渗入进多少自主运作、自治的公众。一旦这些条件具备,我们就有了公众共同体的有效模型,这一模型与古典民主理论的几种假设紧密配合。 在对立的极端,在大众社会里,(1)表达意见的人要比倾听意见的人少得多;因为公众共同体变为从大众媒介接受印象的个体的抽象集合;(2)流行的传播的组织形式使个体立刻回击或使其奏效很难、也不可能;(3)意见的付诸实施由组织与掌握这类行动渠道的官方控制;(4)大众没有任何权威,相反,权威机构渗入到大众中去,并尽量减少任何可能因讨论过程而形成的自治。 公众与大众可能更容易以他们主要的传播方式区分开来:在公众共同体里,讨论是占支配地位的交流方式,而大众媒介,如果存在的话,也完全是扩展和激励讨论,将原始的公众与其他讨论联结在一起。在大众社会里,占支配地位的传播方式是正式的媒介,公众仅仅是媒介市场;所有这些都暴露在特定的大众媒介的内容上。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1 20:22:46
    —— 引自第386页
  • 但现在不是人们的教育水平更高了吗?为什么不增大教育的范围,而是增强大众媒介的作用呢?简单地说,答案就是:大众教育在很多方面已经变成了另一种大众媒介。 公共教育,按它在这个国家得到的普遍理解,其首要任务是政治上的:让民众更加有知识,并能更好地思考和判断公共事务。教育的功能还及时地从政治上转向经济上:培训人们为得到报酬更高的工作和晋升而努力。这一点,在高校阶段表现得特别真切:为适应商业对白领技术的要求而牺牲公众利益。大部分的教育已仅仅是职业教育;就它的政治上的任务而言,许多学校已将其降至对国家忠诚的日常训练中。 多多少少直接应用于职业生活的技术培训,是必须完成的重要任务,不过不应把它错当作自由主义的教育:职业晋升不管是在哪一种水平上都不同于自我发展,虽然现在这两者被系统的混在了一起。在“技术”中,有些与自由主义教育——亦即解放——的目标关系紧密些,有些则少些。当然,有一个尺度,一头是技术一头是价值,但在这一层次中间,人们可以称之为情感的地方,它与传统的公众最为相关。 训练某人操作一台机床还是学会读和写,它更多是关于技巧的教育;唤起人们对其生活中真正想要的东西的理解,或者与他们就禁欲主义的、基督徒式的、人文主义的生活方式进行辩论,那更多的是关于价值的教育。但是帮助人们形成其文化和政治及技术上的情感,使他们觉得是真正的自由公众中的真正一员,这才是真正的技术培训和价值教育。它指一种传统意义上的治疗:阐明人们有关自我的知识,培养人们自我思辨的技巧,我们称之为思考;其他的,我们则称之为辩论。而这类自由主义情感教育的最终结果,完全就是自我教育,自我培养的男人或女人。 真正的公众中的知识渊博的人,能将个人的困难转变成社会问题,能够为他的社团发现其中的关联。他知道,他所感受到的个人困难,常常不仅是个人的困难,往往也是其他人会遇到的问题,它实际上不是可以由任何一个个体所能解决的,往往只能由他所生...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1 20:32:19
    —— 引自第400页
  • 当然,在健全的制度下可能有腐败者,但是当制度腐败时,许多在其中生活与工作的人也必然腐败。 (查看原文)
    陆壹肆 2013-04-21 21:09:44
    —— 引自第430页
  • 接受这两种观点中的任何一种,即所有的历史都是策划的后果,或者全部历史都是潮流所驱,无异于松懈了理解权力真相和当权者行为方式的种种努力。 (查看原文)
    如林 2019-03-22 23:31:10
    —— 引自第27页
  • 现实和潮流都清楚地表明,上流阶级从拥有财富的真正的上流阶级那里补充人员。财富不仅使富人永远富有,而且如我们所见,财富还垄断了进入“大富翁”世界的新机会。今天的美国,每10个富豪中有7个来自于上流社会家庭,2个来自于小康的中产阶级家庭,只有1个来自于底层阶级。 富豪中的“上流阶层”指的是大商人。无论是大是小,美国的整个商人阶层从未超过全部工作人口的8%-9%;但是作为一个整体,在这三代富豪中,十分之七的富豪,父辈曾经是城市企业家;还有一成是专业人员,一成是农场主,一成是白领雇员或蓝领工人。就人口总是而言,上述比例十分稳定。 当然,东海岸始终是富豪的根据地:总的来说,在美国生长的富豪中十有八九是在这一带发家致富的。 富豪主要来自于城市,尤其是东部沿海的大城市。即使是在1900年,美国人口总数中,足足有65%的人生活在农村,在农场长大的人数则更多;同年,只有25%的富豪来自乡村。自1925年以来,超过60%的富豪是在大都会区域长大的。 美国出生的,在城市长大的,东部发迹的大富豪,多来自于上流阶层家庭,就像地方上流社会和大都会四百强中的新兴和老派上流阶层的其他成员一样,都是新教徒。此外,其中约有一半是圣公会教徒,四分之一是长老会教徒。 大富翁的基本经济事实是资产累积的事实,拥有巨额财富的人占据了众多的经济战略要塞,这些战略要反过来又带给他更大的财富。在今日美国最富有的人中,65%的人为家族企业效力,或干脆坐收渔利,靠先辈留下来的巨额财富的收益为生。其余35%的富豪则更加积极地投入到更高层的经济活动中去,他们比那些曾被称为企业家,在稍后的资本主义制度里,又更确切地被称为企业圈经济政客的人要努力得多。 在早前的那几代人中,大机遇是关键,这通常都是来自于他人钱财的资助;在最近的那几代人中,在祖辈及父辈的基础之上企业利润的累积,取代了从前的大机遇。在过去的三代人中,这种趋势就更明显了:只有... (查看原文)
    如林 2019-03-23 03:14:17
    —— 引自章节:第五章 大富翁
  • 今天,大多数拥有300亿美元的大公司起步于19世纪。 “企业家”一词暗示了这样一种人,即他经受住了人生的大风大浪,创建了一家企业,并把它培养成一家大公司。 (查看原文)
    如林 2019-03-23 04:09:22
    —— 引自章节:第六章 行政长官
  • 一切政治都是权力之争,权力的根源乃是暴力。 事实上,在曾经是美国总统的33人中,大约有半数的人有过某种形式的军事经历;6人是职业军官,9人是将军。 (查看原文)
    如林 2019-03-23 13:08:55
    —— 引自章节:第八章 军界领袖
  • 但是,军界和企业圈之间的人员流动率持续增加,这作为了解美国结构性事实的线索,比作为处理战时合同的权宜之计更有意义。高层转变就职领域,军队赖以生存的预算增加,这背后暗含着重大结构性转变美国现代资本主义转向永久战争经济。 (查看原文)
    上古天 2020-03-22 19:16:29
    —— 引自章节:第八章 军界领袖 / 187
  • 在国家等级体系的底层可以招募到真正的公务员,但那里没有足够的特权或金钱来吸引真正的一流人オ。在上层社会,官僚机构以外的人被称为“局外人”。他们只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担任公职,而不是把公职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因此,他们不具备理想型公务员的中立态度和风度。在美国政府的更迭中没有公务员的职业生涯是完全有保障的,没有行政集团是永存不朽的。无论是职业党派政客,还是职业官僚,都没有占据决策的行政中心,这些中心由作为权力精英的政治董事所掌握。 (查看原文)
    上古天 2020-04-16 22:40:27
    —— 引自章节:第十一章 平衡理论 / 267
  • 因此,制衡可以被理解为“分割和统治”的代名词,以及防止更直接地表达普遍诉求的一种方式。因为平衡理论往往依赖于利益自然和谐的道德观念,在利益和谐的情况下,贪婪、残酷与正义、进步相协调。一且美国政治经济的基本结构得以建立,只要它默认市场将无限地扩张,使优势群体的利益显得与整个社会的利益相一致,利益的和谐可以而且确实适合作为优势群体的意识形态。只要这个信条盛行,底层群体的努力奋斗就可能被认为是不和谐行为,扰乱了共同利益。E。H。卡尔先生说,“因此,利益和谐原则是一个巧妙的道徳策略,是优势团体用来维护和维持其主导地位的。” (查看原文)
    上古天 2020-04-18 17:32:40
    —— 引自章节:第十一章 平衡理论 / 267
  • 旧式中产阶级曾是一个独立的权力根基,新式中产阶级无法做到这一点。政治自由和经济安全根植于小规模的独立产业中,而不是新中产阶级的职场中。自由市场将分散的产业和其中的所有人在经济上融为整体;新中产阶级的各种工作由企业权力融合在一起。白领组成的中产阶级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权力基础:经济上,他们的状况与没有资产的工薪阶层一样;政治上,他们没有组织在一起,处境更加艰难。 (查看原文)
    上古天 2020-04-18 22:05:03
    —— 引自章节:第十一章 平衡理论 / 267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