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的原文摘录

  • 冬天,下雪的冬天,一早上,家里谁也还没有起来,我常去园里摘一些冰心腊梅的朵子,再掺着鲜红的天竺果,用花丝穿成几柄,清水养在白瓷碟子里放在妈(我的第一个继母)和二伯母妆台上,再去上学。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蜻蜓一个个选定地方息下,天就快晚了。有一种通身铁色的蜻蜓,翅膀较窄,称“鬼蜻蜓”。看它款款地飞在花阴墙角,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有时送来一个七寸盘子,里面摆得满满的缅桂花。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我有一天在积雨少住的早晨和德熙从联大新校舍到莲花池去。看了池里的满池清水,看了着比丘尼装的陈圆圆的石像(传说陈圆圆随吴三桂到云南后出家,暮年投莲花池而死),雨又下起来了。莲花池边有一条小街,有一个小酒店,我们走进去,要了一碟猪头肉,半市斤酒(装在上了绿釉的土瓷杯里),坐了下来。雨下大了。酒店有几只鸡,都把脑袋反插在翅膀下面,一只脚着地,一动也不动地在檐下站着。酒店院子里有一架大木香花。昆明木香花很多。有的小河沿岸都是木香。但是这样大的木香却不多见。一棵木香,爬在架上,把院子遮得严严的。密匝匝的细碎的绿叶,数不清的半开的白花和饱涨的花骨朵,都被雨淋得湿透了。我们走不了,就这样一直坐到午后。四十年后,我还忘不了那天的情味,写了一首诗: 莲花池外少行人, 野店苔痕一寸深。 浊酒一杯天过午, 木香花湿雨沉沉。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夏天的花里最为幽静的是珠兰。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曾见一副旧画:一间茅屋,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内插梅花一枝,正要放到案上,题目:“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这才真是“岁朝清供”!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痛饮酒,熟读离骚,乃可以为名士。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徕如画,而半山居雾若带然。 (查看原文)
    Lucifier 37赞 2012-12-19 21:19:10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你会遇到一个很棒的人,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一个疯狂爱你的人,你就会知道,就是他了。 你想要的男人应该是这样的---他夜里去帮你买药,甚至是顶着暴雪,甚至过了二十年依然如此。你想要的这个男人,他每天都能向你证明他多爱你,他会铲平院里的人行道,帮你拿杂货。不是光动动嘴就行的。 (查看原文)
    微微の酒意 2回复 20赞 2016-09-24 16:09:35
    —— 引自第77页
  • 雨,有时是会引起人一点淡淡的乡愁的。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是为许多久客的游子而写的。我有一天在积雨少住的早晨和德熙从联大新校舍到莲花池去。看了池里的满池清水,看了着比丘尼装的陈圆圆的石像(传说陈圆圆随吴三桂到云南后出家,暮年投莲花池而死),雨又下起来了。莲花池边有一条小街,有一个小酒店,我们走进去,要了一碟猪头肉,半市斤酒(装在上了绿釉的土瓷杯里),坐了下来。雨下大了。酒店有几只鸡,都把脑袋反插在翅膀下面,一只脚着地,一动也不动地在檐下站着。酒店院子里有一架大木香花。昆明木香花很多。有的小河沿岸都是木香。但是这样大的木香却不多见。一棵木香,爬在架上,把院子遮得严严的。密匝匝的细碎的绿叶,数不清的半开的白花和饱涨的花骨朵,都被雨水淋得湿透了。我们走不了,就这样一直坐到午后。四十年后,我还忘不了那天的情味,写了一首诗:   莲花池外少行人,   野店苔痕一寸深。   浊酒一杯天过午,   木香花湿雨沉沉。   我想念昆明的雨。 (查看原文)
    东郊养鹅人 16赞 2014-03-03 14:24:46
    —— 引自第13页
  •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嘛!” (查看原文)
    [已注销] 8赞 2017-03-20 22:14:05
    —— 引自第23页
  • 凡花大都是五瓣,栀子花却是六瓣。山歌云:“栀子花开六瓣头。”栀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让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查看原文)
    安公子 10赞 2012-06-22 09:56:42
    —— 引自第137页
  • 20160525《人间草木》 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历代皇帝虽然都似乎颇为重视国子监,不断地订立了许多学规,但不知道为什么,国子监出的人才并不是那样的多。 大学生大都爱吃,食欲很旺,有两个钱都吃掉了。 我们这个民族,长期以来,生于忧患,已经很“皮实”了,对于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都用一种“儒道互补”的精神对待之。这种“儒道互补”的真髓,即“不在乎”。这种“不在乎”的精神,是永远征不服的。 (沈从文)认为:先得学会车零件,然后才能学组装。我觉得先做一些这样的片段习作,是有好处的,可以锻炼基本功。现在有些青年文学爱好者,往往一上来就写大作品,篇幅很长,而功力不够,原因就在零件车得少了。 沈先生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要贴到人物来写。”小说里,人物是主要的,主导的;其余部分是派生的,次要的。环境描写、作者主观抒情、议论,都只能附着于人物,不能和人物游离,作者要和人物同呼吸、共哀乐。作者的心要随时紧贴着人物。什么时候作者的心“贴”不住人物,笔下就会浮、泛、飘、滑,花里胡哨,故弄玄虚,失去了诚意。而且,作者的叙述语言要和人物相协调。写农民,叙述语言要接近农民;写市民,叙述语言要近似市民。小说要避免“学生腔”。 我想起金圣叹。金圣叹在临刑前给人写信,说:“杀头,至痛也,而圣叹于无意中得之,亦奇。”有人说这不可靠。金圣叹给儿子的信中说:“字谕大儿知悉,花生米与豆腐干同嚼,有火腿滋味。”有人说这更不可靠。我以前也不大相信,临刑之前,怎么能开这种玩笑?现在,我相信这是真实的。人到极其无可奈何的时候,往往会生出这种比悲号更为沉痛的滑稽感,鲁迅说金圣叹“化屠夫的凶残为一笑”,鲁迅没有被杀过头,也没有当过右派,他没有这种体验。 但是,要恢复对在上者的信任,甚至轻信,恢复年轻时的天真的热情,恐怕是很难了。他们对世事看淡了,看透了,对现实多多少... (查看原文)
    呼渡 8赞 2016-05-25 23:00:02
    —— 引自第1页
  • 沈先生家有一盆虎耳草,种在一个椭圆形的小小钧窑盆里。很多人不认识这种草。这就是《边城》里翠翠在梦里采摘的那种草,沈先生喜欢的草。 (查看原文)
    浅草之名 6赞 2015-11-25 14:41:58
    —— 引自第212页
  • 四月二日。月光清极。夜气大凉。似乎该再写一段作为收尾,但又似无须了。便这样吧,日后再说。逝者如斯。 (查看原文)
    庞慕 6赞 2018-03-13 13:22:23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注视他们很多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 么,没有话说时,尽管长着碧叶 你说我在做梦吗? 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 (查看原文)
    庞慕 6赞 2018-03-13 13:22:23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 (查看原文)
    庞慕 6赞 2018-03-13 13:22:23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查看原文)
    庞慕 6赞 2018-03-13 13:22:23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 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查看原文)
    庞慕 6赞 2018-03-13 13:22:23
    —— 引自章节:《人间草木》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1 2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