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翅膀的笔记(2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事到如今,即便有人告诉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即便有人告诉我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 即便有人告诉我不用操心家业 她说最后一句话时,语气中带着几分自嘲的意思: “这迟来的翅膀,让我不知所措。” 仓库中重归寂静。 我回想着千反田一直以来背负的东西,再想想如今她无需背负这一切的事实,内心突然有一种想用力殴打什么的冲动。我想用力地挥拳,想弄伤手,想流血。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五...

    2019-01-06 17:01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千反田用细如蚊呐的声音回答道 你不催我赶紧动身吗? 我耸了耸肩,不过千反田看不到就是了。 “不想去的话,我不会勉强你。段林女士已经忙着找人顶替你了团里总有一两个人能负责独唱吧。” “我做不到。” 千反田的声音不曾这么虚弱。 不知何时有只蜗牛爬上了我身边的木制围墙。我着它那舒缓的动作,开口说道 “但是,你唱不了吧?” 千反田一时没有回答,随后才战战兢兢地试探道 “折木同...

    2019-01-06 16:56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我用手肘抵着窗边,一边看向窗外的风景一边思考。 横手女士一开始称呼千反田为“千反田家的大小姐”,但和我聊了一会儿后,又称她为“那孩子”。虽然没有明说,但横手女士似乎不愿在段林女士面前称呼千反田为“那孩子”。或许这只是她对外客气的说法,但我总觉得这种称呼上的差别还包含着更复杂的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她先称呼千反田为“千反田家的大小姐”,之后又说成“千反田家的继承人”,到最后,她才坦承自己..

    2019-01-06 16:52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好吧,我觉得她会来的。” 横手女士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表情略显呆滞。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找她?” 这是明知故问。 “因为她恐怕会很辛苦。” 辛苦? “您不明白吗?” 虽然我对“继承家业”没有一个比较立体的认知,但至少知道那家伙的责任感相当强。千反田之所以会临时下车,而且行踪不明,多半是有什么不容小蜆的原因,而我不想将之表述为“迷茫” 正如横手女土所说,上场前那家伙肯定会现...

    2019-01-06 16:48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好的,那就交给你了…恐怕也只有你能找到藏起来的千反田同学了。

    2019-01-06 16:38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走出房间时,我突然有些犹像。父亲找我有什么事?我没来由地感到恐惧,甚至害怕知道答案。 难道今后我无法再这样唱歌了? 还是说,我水远只能唱同一首歌? 我的脑中涌现出这样的想法。 不行。越到关键时刻,我似乎就越神经质。我嘲笑自己的胆怯,然后关掉房间的灯。

    2019-01-06 16:17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我挠了挠头,突然想到什么。当时老姐将手放在我的头上边乱揉我的头发,一边补充了一句话。 一一总会有人来结束你这悠长的假期。

    2019-01-06 16:15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可是折木同学,我觉得…“过去的你和现在的你,其实并没有很大变化。 我很想笑,假装没听见。 然而,我做不到。 千反田后退一步,弯腰拾起装着落叶的垃圾袋。 “谢谢你。多亏你帮忙打扫,这里干净多了。” 客气。” 香穗同学回来后,肯定会请我们喝茶吃点心。去休息一下吧?” 我苦笑着摆了摆手。坐在两个女生中间可不是什么偷快的体验。 “不用了,把扫帚给我吧,我帮你放回去。 我将两..

    2019-01-06 16:15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我只是注意到,自己还挺好使唤的。 我想起来了。 那时的我注意到这件事后相当难受,便去找老姐聊了聊。 一一就算我主动帮助别人,对方也未必会领情。我并不指望别人感谢自己,但也不想被当成傻瓜。放学后我不要待在学校了,要和别人在一起,肯定就会被拜托做什么。他们无非是觉得我这个人挺傻的,别人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傻就傻吧,但我不想被人利用。当然非做不可的时候,我还是会去做,而且不会抱怨什么。...

    2019-01-06 16:14

  • Mr.Bee

    Mr.Bee (对着墙可以看一天的猫)

    “或许我有被害妄想症吧。他可能只是忘记告诉我了。不过那天看到他的表情后,我是这么想的:因为我向来是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相当好差遣,所以就算我多承担一些工作,他也不以为意吧。 我用扫帚抵住地面,继续说道 “当时我还想,田中家重建的事其实和我毫无关系吧?我没有义务因为田中家的情况而多承担责任。这是不对的,田中的事是她自己的事,和我无关。 但我又想,毕竟我们是同班同学,又都是校环专员,互帮互...

    2019-01-06 16:13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迟来的翅膀

>迟来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