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史》纂修考的笔记(9)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關於金國史院人員的民族構成問題,之前學者鮮有討論,需要在此加以申説。據《金史·百官志》,同修國史,女直人、漢人各二員;編修官,女直、漢人各四員;書寫,女直、漢人各五人。這反映的其實是金朝後期的情况,此前史院中亦有契丹史官。“金人初無文字,國勢日强,與鄰國交好,乃用契丹字”,大概是由於金人後來創製的女真文字在實際使用時不太成熟的緣故,金代前中期契丹大小字仍十分通行,僅《金史》記載通曉契丹文字者即...

    2020-04-03 08:54:52   2人喜欢

  • 八年十月,“上謂宰臣曰:‘海陵時,修起居注不任直臣,故所書多不實。可訪求得實,詳而録之。’參政孟浩進曰:‘良史直筆,君舉必書,自古帝王不自觀史,意正在此。’”

    2020-04-08 12:04:22

  • 《守道傳》云:“遷右丞相,監修國史,復遷左丞相,授世襲謀克。(大定)二十年,修《熙宗實録》成,帝因謂曰:‘卿祖谷神,行事有未當者,尚不爲隱,見卿直筆也。’”據《世宗紀》可知,守道遷右丞相在大定十四年十二月,十八年八月爲左丞相,皆以宰相監修國史,至二十年《熙宗實録》成書,守道因不避家醜而受到世宗褒獎。

    2020-04-07 17:06:14

  • 筆者在元人趙汸所撰《書趙郡蘇公所藏經史遺事後》中,找到一段趙汸對蘇天爵所藏金張行簡纂起居注草稿的詳細描述[44],從而爲我們瞭解金修起居注的具體樣式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史料綫索,彌足珍貴,當仔細分析。又如作爲北方民族建立的王朝,金國史院人員的民族構成問題較爲複雜,對此前人關注不多,需結合《金史·百官志》、《選舉志》等文獻記載梳理國史院人員結構的前後變化,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契丹、女真文字在金朝行用之消長。 ...

    2020-03-31 10:37:47

  • 關於今本《金史》之取材,清代學者如顧炎武、趙翼及四庫館臣已有相關論述[38],指出《金史》主要源自金朝實録,金末事則採自元好問《壬辰雜編》、劉祁《歸潜志》等書。近人金毓黻成稿於民國二十七年(1938)的《中國史學史》對這一問題也有一段值得重視的分析文字,他認爲元至正所修之《金史》乃是據王鶚《金史稿》爲底本[39],從而爲我們追稽今本《金史》的成書過程提供了重要綫索。二十世紀下半葉,陳學霖、王繼光、張博泉、...

    2020-03-31 10:34:30

  • 元初翰林學士承旨王鶚請修遼、金二史而未果,至元十三年(1276)滅南宋之後,朝廷又有纂修遼、金、宋三史之動議,但儘管“延祐、天曆之間屢勤詔旨,而三史卒無成書者”。直至元順帝至正三年(1343)三月,以中書右丞相脱脱爲都總裁官,詔修遼、金、宋三史,此後三年之間,三史相繼成書。

    2020-03-31 10:31:19

  • 何宛英着重論述金記注院和國史院的修史職責與職官制度,並提出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問題,如她懷疑《章宗實録》其實是一部紀傳體國史就頗有新見,另外她還總結了金代史官的若干特點[10] [10]何宛英:《金代修史制度與史官特點》,《史學史研究》1996年第3期,第24—30頁。同氏《金代史學與金代政治》一文亦談及金修本朝史,《北京師範大學學報》1998年第3期,第60—61頁。

    2020-03-31 10:19:13

  • 狂热

    “由此可见,早在金亡之前,好问既有力存国史之心,但由于当时军事形势紧迫,此议最终未能实行。”“既”当为“即”。

    2019-03-06 18:56:35   1人喜欢

  • 俯仰千年

    《金代女真研究》,金启孮撰,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 按:此处有误,应为:《金代女真研究》,【日】三上次男撰,金启孮译,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

    2018-05-15 17:41:44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金史》纂修考

>《金史》纂修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