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lete Stories》的原文摘录

  • 我得马上说明,我喜欢女人,但我选择做个单身汉。单身汉固然是孤家寡人,但我深信,已婚男人是有家属的孤独者。 (查看原文)
    一一 7赞 2019-04-24 16:58:31
    —— 引自第296页
  • 厄尔在地下室耗费大量时间,戴着列车长的帽子,操纵他的火车驶过大桥,穿过隧道,而他已经四个月没有带他“年轻漂亮的妻子”出去用餐了。他的妻子和母亲甚至无法让他准时上来享用她们准备的可口的周末午餐。 他对推销员朋友抱怨道:“我觉得她们在一年里头从男人的角度看世界的时间还不足十秒钟。”像所有描写恋爱传奇的小说中忽视他们的妻子的男人一样,厄尔觉得他履行了他的婚姻责任,“一天工作十个小时,甚至十二个小时……你觉得我们买房子、买吃的穿的和买车的钱都是哪里来的?我爱我的妻子,我为了她不要命地工作”。最后,只有他母亲的愤怒才使他意识到,最好别为了玩他的铁路游戏而放弃同妻子外出。 (查看原文)
    一一 2赞 2019-04-24 16:54:24
    —— 引自第277页
  • 他用她的脸形做了个模型,装到珍妮身上,又把她说的话都录下音来,珍妮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说过的。” (查看原文)
    一一 2赞 2019-04-24 17:08:02
    —— 引自第323页
  • When I thought about it, I realized that what had happened was perfectly logical, inevitable, and all my fault. I have taught EPICAC about love and about Pat. Now, automatically, he loved Pat.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10 03:36:10
    —— 引自章节:EPICAC (1950)
  • Noun, meaning predetermined and inevitable destiny.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10 03:36:10
    —— 引自章节:EPICAC (1950)
  • I don't want to be a machine, and I don't want to think about war... I want to be made out of protoplasm and last forever so Pat will love me. But fate has made me a machine. That is the only problem I cannot solve. This is the only problem I want to solve..."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10 03:36:10
    —— 引自章节:EPICAC (1950)
  • 在冯内古特的世界—作家、艺术家和“粗糙的个人主义 者”视野中的五十年代美国社会—人们不只是钦佩任何一种工 作,而且认为工作可以避免那个时代有影响的书籍所描述的陷阱, 这些书包括记者威廉·H. 怀特的《组织人》(The Organization Man)、社会学家C. 莱特·米尔斯的《白领》(White Collar)、 小说家阿兰·哈灵顿的《水晶宫里的生活》(Life in the Crystal Palace)。 我和一位刚从大学毕业的朋友那时候在纽约读了这些书,也 像冯内古特那样,他在晚上和周末写小说,以便赚到足够的钱养 家糊口并离开通用电气公司,我们设法逃避公司的束缚。(“水晶 宫里的生活”一语来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你相 信一种永远不会被摧毁的水晶宫—在这样的宫里,人伸不出舌 头,也不能偷偷地有个长鼻子。”那个“地下室人”心想,他会 “躲避这样一种宫殿”。) 哈灵顿的小说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进 入水晶宫。他们必须及时做出选择,接受大公司生活带来的使人 麻木不仁的安全感,或者反抗这种服从。”冯内古特的《工厂里的 鹿》是将这种选择处理得最简洁也最成功的小说。 大卫·汉特,一个二十九岁的理想主义年轻人,他原是一 家小报社的老板,但前景不太可靠,他决定到伊利昂工厂—一 家大公司找一份工作,以便为他的家庭提供安全保障。他妻子刚 生下他们的第二对双胞胎,但她听了他的决定后仍然感到担心: “(伊利昂)工厂对有些人合适,他们如鱼得水。但你一直那么自 由。”尽可能“实际”,他告诉妻子,“我不再有权冒大风险了, 南,有一个大家庭指望着我呢”。 他得到了伊利昂工厂公关部的一份工作,他的第一份任务是 去找公司摄影师来帮助他追踪一头鹿,这头鹿在庞大的厂区乱跑, 已被“赶到”冶金实验室附近。大卫的老板要一幅鹿的照片及一 篇会引起“人们的兴趣”的故事,这会出现在全... (查看原文)
    一一 1赞 2019-05-27 11:21:45
    —— 引自第728页
  • 一个卖防风窗的人永远不确定他属于哪个阶级,尤其是他也 安装窗户。所以我打算不妨碍他们,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即测量 窗户。但是科莫多待我如上宾。他请我喝鸡尾酒,吃晚饭,还请 我在那儿过夜。他说我可以明天再量窗户。 于是我们在露台上喝马蒂尼。可惜我们没坐在最舒服的那一 侧—对着小帆船俱乐部码头和港口的那一侧。我们坐的那一侧 对着来海恩尼斯的游客们,也就是那些被截住引流的游客。科莫 多想要聊聊那些傻瓜。 (查看原文)
    一一 1赞 2019-05-27 11:27:42
    —— 引自第747页
  • 捅过谁,也没用枪打过谁,也没扔过一颗手榴弹,没见到过一个 德国鬼子,除非那个吓人的弹坑里躺着的是德国兵。 他们应该有专门给英雄开的医院,这样英雄们就不用挨着躺 在俺这种人旁边了。 只要有新来的人过来听俺说话,俺就直接把大实话告诉他 们:俺上战场不过十秒钟,就被打着了。“俺从来没做过让世界变 得更民主的事,”俺对他们说,“俺被打中的时候,哭得像个小孩, 俺还想把俺的上尉杀了。要不是一颗子弹把他打死了,俺真会。 他还是咱们的美国同胞呢。” 俺当真会这么做。 俺还告诉他们,要是有半点机会,俺还想逃回2037年。 这两条可算得上严重违反军规的行为,可以把我送上军事法庭。 不过这里的所有英雄们,他们好像一点儿都不在乎。“没关 系,伙计,”他们说,“你只管说你的。要是有人想把你送上军事 法庭,我们都会发誓做证,说看到你耳朵里冒着火,赤手空拳杀是肉 死了几个德国兵。 他们乐意听俺说话。 就这样,俺两眼瞎得跟蝙蝠似的,躺在那里给他们讲俺是咋 到这里来的。俺给他们讲在俺头脑里看得清清楚楚的东西一一世 界军,每个人都跟兄弟似的,天下太平,没人饿肚子,没人害怕。 就这样俺得了个外号。医院里几乎没谁知道俺的真名。也不 知道哪个先想出来,他们谁都管俺叫“大日子"。人 虞建华译 (查看原文)
    长侠 1回复 2019-11-14 20:59:19
    —— 引自章节:大日子............127
  • 死亡撤下了面具会逼人自杀,还是带来新的希望? (查看原文)
    fly3ind 2019-12-02 13:35:02
    —— 引自章节:Thanasphere............065
  • “你看…”董事会主席说,“我曾经思考过像他这样的美国人会有什么下场。这些聪明能干的新人种,他们都认为活着就要让家里越来越富有,越来越富有,越来越富有,否则就算白来了这个世界一趟。我经常琢磨着,要是经济形势恶化,要是这些聪明能干的人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身价跌了,”布里德先是指着地板,接着指着天花板,“而不是升了,他们会怎么办。” 现在,经济真的恶化了,自杀性流行病暴发前四个月就开始恶化了。 “这些都是只会走单行道的人,只能上不能下。”布里徳说。 (查看原文)
    fly3ind 2019-12-10 15:23:55
    —— 引自章节:自杀流行病患者............332
  • 他很天真。他希望帮助有困难的人们。 (查看原文)
    fly3ind 2019-12-11 14:18:19
    —— 引自章节:Z 先生............378
  • 卡斯雷尔先生向将军投去轻微鄙夷的一瞥。“很不幸,将军的说法有他的道理,”他说,“我唯愿世界已为您的那种理想做好了准备,但就是还没有。环绕着我们的不是兄弟,而是敌人。使我们濒临战争的不是食物或资源的缺乏,而是对权力的争夺。谁将会掌管这个世界呢,我们这样的人,还是他们那样的人?” 教授不情愿地点头同意。 (查看原文)
    fly3ind 2019-12-12 16:26:21
    —— 引自章节:巴恩豪斯效应报告............453
  • 哈灵顿的小说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进入水晶宫。他们必须及时做出选择,接受大公司生活带来的使人麻木不仁的安全感,或者反抗这种服从。”冯内古特的《工厂里的鹿》是将这种选择处理得最简洁也最成功的小说。 (查看原文)
    fly3ind 2019-12-17 15:07:41
    —— 引自章节:序(丹•韦克菲尔德)............725
  • “Look, ” he pleaded, “Isn’t it war and military matters we’re all trying to get rid of? Wouldn’t it be a whole lot more significant and lots cheaper for me to try moving cloud masses into drought areas, and things like that? I admit I know next to nothing about international politics, but it seems reasonable to suppose that nobody would want to fight wars if there were enough of everything to go around. Mr. Cuthrell, I’d like to try running generators where there isn’t any coal or water power, irrigating deserts, and so on. Why, you could figure out what each country needs to make the most of its resources, and I could give it to them without costing American taxpayers a penny.”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08 06:48:42
    —— 引自章节:Report on the Barnhouse Effect
  • “I wish to heaven the world were ready for ideals like yours, but it simply isn’t. We aren’t surrounded by brothers, but by enemies. It isn’t a lack of food or resources that has us on the brink of war--it’s a struggle for power. Who’s going to be in charge of the world, our kind of people or theirs?”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08 06:48:42
    —— 引自章节:Report on the Barnhouse Effect
  • His machine had worked perfectly, was working perfectly. The one thing he had not designed, the damn man in it, had failed, had destroyed the whole experiment.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09 05:37:00
    —— 引自章节:Thanasphere (1950)
  • Pi Ying said that their fight against death would be no different, philosophically, from what all of them, except Kelly's wife and children, ahd known in bettale.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11 06:47:12
    —— 引自章节:All the King's Horses (1951)
  • “As Colonel Kelly can tell you, a chess game can very rarely be won--any more than a battle can be won--without sacrifices. ”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11 06:47:12
    —— 引自章节:All the King's Horses (1951)
  • The question is not whether euphio works. It does. The question is, rather, whether or not America is to enter a new and distressing phase of history where men no longer pursue happiness but buy it. (查看原文)
    越幾斯 2019-03-15 06:21:47
    —— 引自章节:The Euphio Question (1951)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