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幸免的笔记(1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Liang

    Liang (想要夏天来)

    “渴求安全,本身就是另一种暴力,一种懦弱、沉默、屈从的暴力。毕竟,所谓安全,不就是炸弹落在别人家中吗?” “战争的创痛,是世人唯一的共同语言……生来就掌握了这门语言的人,散布在世界各地,他们念诵的祷词不尽相同,他们笃信的空洞迷信也是形形色色——但又全都异曲同工。” “战争以相同的方式摧毁他们,把他们变得同样胆怯、愤怒、复仇心切。在和平时代,他们迥然相异,可一旦失去和平与财富,他们却又如出一辙。所以...   (1回应)

    2018-03-23 15:13   4人喜欢

  • Milk&cat

    Milk&cat

    看到这里泪奔: 漂亮姑娘,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2018-04-26 14:23

  • Milk&cat

    Milk&cat

    我对总统团队的人说:要是我们再这样听之任之,要是我们只会点头微笑,放任他们把战争包装成君子之间势均力敌的争执,而不是一场因他们固守有害燃料而引发的血腥厮杀,那么战争就永远不会真正结束。 他们不懂,你得用枪打赢战争,用笔打赢和平。

    2018-04-26 14:21

  • Milk&cat

    Milk&cat

    约瑟夫·韦兰将军遇刺事件,在诸多意义上,是第二次内战的转折点。他死在一位身份不明的分离主义狙击手枪下,是这场战争中阵亡级别最高的军事将领。

    2018-04-26 14:18

  • 未读

    未读 (未读之书,未经之旅。)

    要是他当时干干净净地去了,像与他同赴刑场的人一样,她就能永远怀念他,怀念一个烈士,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他变成木偶——一个一脸目瞪口呆的玩物,身边围绕着溺爱他的保姆和愚蠢的寡妇。她曾经的哥哥,如今仅剩一具空洞的躯壳。现在的他,污染了她对他的记忆,也驱赶和埋葬了过去那个俊朗、骁勇的男孩。 他真该死掉。

    2018-04-08 15:44

  • 未读

    未读 (未读之书,未经之旅。)

    战争的创痛,是世人唯一的共同语言——那些来抚摸西蒙前额的人,没有一个明白这个道理。生来就掌握了这门语言的人,散布在世界各地,他们念诵的祷词不尽相同,他们笃信的空洞迷信也是形形色色——但又全都异曲同工。 战争以相同的方式摧毁他们,把他们变得同样胆怯、愤怒、复仇心切。在和平时代,他们迥然相异,可一旦失去和平与财富,他们却又如出一辙。所以,她明白,适用于一切战争的口号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换作是你也一样。

    2018-04-08 15:43

  • 未读

    未读 (未读之书,未经之旅。)

    即使在当时,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她就已经看清了那种笑容的本质:那是一张面具,用以掩盖恐惧;那是一种慰籍,用以抚慰支离破碎的童年造成的深深不安。这表情属于那些脆弱的男孩,正因为脆弱,他们才必须恫吓他人。萨拉特了解这些男孩胜过他们自己。她也明白这场赌局不会有赢家。这才是重点——她就是要这场赌局没有赢家,只有不同程度的两败俱伤。

    2018-04-08 15:42

  • 未读

    未读 (未读之书,未经之旅。)

    战争初期,为了抑制那里日益高涨的分离主义情绪,合众国特工释放出一种病毒,整个南卡罗来纳陷入了瘫痪。今天,那里已经沦为一座高墙下的隔离医院。病人都留在那里,被封锁在隔离墙之内,而健康人则永远失去了家园 。

    2018-04-08 15:40

  • 未读

    未读 (未读之书,未经之旅。)

    问:战争期间,你还参加过别的战役吗? 答:没有。后来我向东走了两天,在克罗斯湖[1]附近搭车回到了亚拉巴马南部,我的家乡。我就在那儿一直待到战争结束,再到后来的瘟疫结束。到最后,我过去认识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 问:对合众国,或者说对北方各州,你会不会始终怀恨在心、恨之入骨,或者怀有敌意? 答:[笑] [1] 克罗斯湖(Cross Lake)是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市附近的一个湖泊。

    2018-04-08 15:39

  • 未读

    未读 (未读之书,未经之旅。)

    这个故事讲述的,不是战争,而是毁灭。

    2018-04-08 15:38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无人幸免

>无人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