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间艺人 短评

  • 0 远子 2019-07-07

    之前听两个朋友力荐过,所以上回去北京在码字人书店看到就买了。写得还是不错的,甚至可以说很好。可惜我不喜欢古意盎然(大部分时候它表现为禅意)的现代诗。——从标题来看(如“春日拟古六首”),作者也并不掩饰自己对古意的偏爱。——但我认为在现代汉语诗里“仿古”、“寻古”是很难有突破的。有一天,我读到王维的“深巷寒犬,吠声如豹”,忽然想,豹是怎么叫的?现代人是听不到豹声的,但对古人而言却是日常经验。就是说,不讲诗歌形式之类,单论接触到的动植物种类,今人就远远不及古人,对大自然诗化描绘与抒情也就很难做到更辽远、深沉。

  • 2 恶鸟 2017-12-19

    读徐亚奇的诗,会让人联想到美国跨掉派硕果仅存的大诗人加里·斯奈德。加里·斯奈德翻译过中国古代诗人寒山的诗,并深受其影响,喜欢沉浸于大自然。

  • 0 丝绒陨 2019-06-26

    果实累累。

  • 0 杭子 2018-04-23

    无法学到的魅力

  • 0 重型鸡械 2018-06-23

    他在自然当中漫溯逡巡,并试图尽量精细而忠实地留存自己进入自然的方式和情境。这种准确,甚至经常呈现出漫不经心的面貌。 他几乎不写爱情,或许他当亲密的感情和自然是一样的,并不必特别提及。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