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玛共和国的反民主思想的笔记(6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HBT

    HBT (主营早期近代东地中海)

    在魏玛时代,国家布尔什维主义这个概念是个统称,它包含了奉行苏维膜式的各类不同民族主义目标。如果这些目标是一个标尺,那么它的一头是对外同苏联和陸相处的非布尔什维主义思想(如1932年《拉帕罗和约》中所示),另一头则是在德国推行国家共产主义。于是,人们在关于国家布尔什维主义的描述中,尤其在布罗克多夫ー兰曹伯爵的外交政策中,除了一个打了折扣的“反资产阶级市民的”国家布尔什维主义,还可以找到一个“资产阶级...   (1回应)

    2020-01-11 13:20   8人喜欢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这个思想自然可归人我们所熟知的政治观念的多义性当中。尽管如此,还存在一个有意义的评判标准:遵照魏玛帝国宪法模式的民主思想。在反民主的思想里,有一个跟民主思想敌对的态度,正如魏玛宪法所理解的那样。它表达了对魏玛政体的敌视态度,这种态度不再从属于一个合法的民主范畴内的对立概念,而是从根本上反对自由民主共和国。尽管为数不少的反民主主义者认为自己是真正的民主主义者和民意代言人,但此处可能出现的矛盾却是...

    2020-10-10 10:04   1人喜欢

  • HBT

    HBT (主营早期近代东地中海)

    恩斯特・尼基施对国家布尔什维主义思想进行了最明确的表述。1尼基什来自巴伐利亚共产主义革命委员会,在魏玛共和国期间却变成一个典型的民族主义“布尔什维主义者”。恩斯特・尼基施的国家布尔什维主义是对革命民族主义的变形。他也向云格尔兄弟的思想靠近。与民族一革命意识形态不同的是,他的政治思想包含了一套强烈的社会一外交政治纲领。尼基什的目标无疑是把德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把劳工阶级从资本主义和凡尔赛体系的...

    2020-01-11 13:19   1人喜欢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总的来说,以今天的眼光看,反民主思想一个致命性的误解是:它误解了德国当时的真正需求。反民主运动具有狂热的片面性,它把自己的特立独行阐释成20世纪的历史法则:由于自由主义已然变得漏洞百出,这场运动想要完全摆脱它;由于议会民主深陷于一场危机,这场运动要与之一刀两断,而不去想想,民主思想及其机制在20世纪翻天覆地的世界里还包含着一种意义,一种人道主义的含义。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我们又回到了自由主义的...

    2020-10-10 16:47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人道主义思想)它不表示秉承平等原则对所有人施行民主博爱,而是美好的人性产物。托马斯・曼尝试把一分为二的德意志精神塑造成一个汲取自最高思想传统共和共同体思想。在他的文章《论徳意志共和国》结尾处有这样的文字,我们至今以忘怀: 谈及我们自身,我们将要做善事,关心自己,关心我们的事——是的,让我们怀着低调的喜悦说——我们民族的事。我再提一下它的名字,那个带着古旧味又令青年人趋之如鹜的词:人道主义。它...

    2020-10-10 16:43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两个群体的区别不在于精神动力——二者都缺乏朴素的理性,缺少静谧中的审慎——而在于价值和目标。总体而言,左翼知识分子的目标比民族主义者的更加人性化,在政治层面更为成熟,这令他们至今仍受人尊敬。然而,纵然具有人道主义精神,他们仍摆脱不了盲目狂热的风险(即便这个风险在右翼那里要大得多)。他们所怀有的抽象“永恒思想”,满足不了当时人们的需要和追求。在这个蒙受战败之羞和《凡尔赛条约》之辱的国家里,人道主...

    2020-10-10 16:38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这类知识分子不也属于那些用尖刻的言论和讽刺檄文——不仅针对民族主义者和法西斯一破坏共和的人吗?他们不是一直在侮辱那些政党,说他们在共和制中出卖资产阶级利益吗?他们难道不是不断向一个社会民主体制口诛笔伐,不是在宣称这个社会民主制空有其表、空洞无物吗? 毫无争议的是,激进的非共产党左翼知识分子批评共和制党派,对社会民主党的批评尤其激烈,不会为它们提供后盾。这些人不想成为某种政策和党派观念的阐释者,而...

    2020-10-10 16:35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魏玛共和国末期发生的政治动荡后果很严重。造成这一动荡的原因,不仅是纳粹的表现形式、纲领及其领袖魅力,相反,纳粹相当于一个政党政治的蓄水池,游曳其中的是一场巨大的脱离魏玛运动。许多德国民族主义者选择纳粹,实属退而求其次。并非所有投票给纳粹的人都认为希特勒是天才,可是,他们所有人跟那些支持德国共产党的人一样,都想脱离魏玛共和国。 从这个视角出发,我们认为,保守主义革命者以及所有非纳粹的反民主右翼,无...

    2020-10-10 16:32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按照上述说法,不应是保守主义革命者协助纳粹上位,而应是纳粹辅佐未来的保守主义精英统治。这种乌托邦式的期望,在保守主义革命中占据很大分量;由此可见,人们不问政治的程度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无论纳粹在魏玛共和国如何大张旗鼓地向所有人慷慨承诺,他们的宣言明确无误地告诉人们,除了消灭共和国之外,他们还另有打算。一些人轻易以为,共和国一结束,保守主义思想家的大时代也就将拉开序幕;但从纳粹对待这些人的方式看...

    2020-10-10 16:29

  • Wash_Bottle

    Wash_Bottle (Ein Tagtraumer der Welt)

    野心勃勃的纳粹群众政党令保守主义革命者陷人了麻烦。对于这种局面,没有人比容描述得更为到位。在魏玛共和国最后那关键几年里,埃德加・容一直不遗余力,向日益壮大的反魏玛国民运动灌输自己的理念。少数几个保守主义革命者像他一样,对帝国的目标和复兴任务有明确的设想。而在共和国的最后几年里,他清醒地看到一这份清醒令他涌彻心扉——希特勒的纳粹是个问题重重、充满邪恶的版本;而恰恰是容对重建国家和社会秩序的追捧...

    2020-10-10 16:26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魏玛共和国的反民主思想

>魏玛共和国的反民主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