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快乐,不必正常》的原文摘录

  • 我不知道她为何没有生或者不能生孩子。我知道她领养我是因为想要一个朋友(她没有朋友),也因为我好似一枚射入人间的信号弹——以此说明她的存在——一种标示地点的记号。 她讨厌自己默默无闻。和所有孩子一样,不论是领养的还是亲生的,我必须活出些她未竟的人生。我们要为父母做这件事,我们其实没什么选择。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眼前的她挤在电话亭里,不成比例的庞大,大于现实中的她。她就如同一个童话故事,一切尺寸都随意且不稳定。她赫然现形。她膨胀延展。直到后来,很久以后,太久以后,我才了解,完全属于她自己的部分是多么微小。那个无人抱起的婴儿。那个依然在她身体里面未曾被怀胎的孩子。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那种缺了什么的感觉从不曾、也永远不会消失——不可能,也不应该消失,因为确实有东西缺少了。 这件事的本质并不负面。缺少的部分、缺少的过往可以是一个开头,而非空白。它可以是入口,也可以是出口。它是化石记录,是另一段人生的印痕。虽然你永远无法拥有那段人生,你的手指描画着它原本可能占据的空格,手指便学会了一种盲文。 这里有记号,如疤痕般凸起。阅读它们。阅读伤痛。改写它们。改写伤痛。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橘子》里有个人物叫“证人艾尔西”,她照顾小珍妮特,扮演了抵御母亲猛烈伤害的一面软墙。 写她进去是因为我无法忍受将她排除。写她进去是因为我真的希望事实如此。如果你是个孤独的孩子,你会找一个想象出来的朋友。 根本没有艾尔西。根本没有像艾尔西那样的人。实情比故事里写的寂寞得多。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如果有人喜欢我,我会等她卸下防备,再告诉她我不想再当她的朋友了。我旁观对方的困惑与难过。以及眼泪。然后我跑开,为一切尽在掌控而洋洋自得,很快,这得意与掌控感都渐渐消失,接着我就不停地大哭,因为我再一次让自己置身门外,再次坐在台阶上,那个我不想待的地方。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我需要文字,因为不幸的家庭是沉默的同谋。打破沉默的那个人永远不被宽恕。他或她不得不学着宽恕自己。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婴儿是可怕的——稚嫩的暴君,他们仅有的领土是自己的身体。 一个打嗝、喷口水、摊手摊脚乱大便的东西,用它粗野的生命轰炸屋子。 母亲从没出门工作过。这对她极为有害,把她内向的天性转变为闭塞的抑郁。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被锁在门外或另一个常被关的地方——地下煤库时,我就编故事,以便忘却寒冷和黑暗。我明白这些都只是生存的方法,但或许拒绝屈服,任何形式的拒绝,都能让足够的光与空气透进来,使我继续相信这个世界——逃离的梦想。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她的确丢失了东西。还是件重要的东西。她已经或正在丢失生活。 已经失去和正在失去的,我们不相上下。我已经失去第一个所爱之人那温暖安全的住所,无论那里多么混沌。我已失去我的姓名与身份。领养的孩子被人驱逐。我母亲感觉生活的全部就是一场浩荡的驱逐。我们都想回“家”。 无论多么贫乏,仍要爱生活,无论怎样寻找爱,也要爱自己。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方式,那将会与生活和爱背道而驰,而是以鲑鱼一般的决心逆流而上,无论水流多么汹涌,因为这是你的河流……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有时候事情会非常不如意,使你奄奄一息;有时候你了解到,照自己的意愿一息尚存,也好过听从别人的安排,虚张声势地过着浅薄的生活。 追求并非尽得或尽失——它尽得也尽失。一如所有追寻的故事。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荣格与弗洛伊德不同,他喜欢童话,因为童话对我们讲述人性。有时候,我们心中往往有既多变又强大的部分——那高涨的愤怒能够毁掉你和他人,有倾覆一切的势头。我们无法与强大又暴怒的那部分自己协商,除非我们教它变得老实,意即把它塞回瓶中,证明谁才是掌权者。这不是压制,而是寻找一个容器。在心理治疗中,治疗师扮演了容器的角色,收纳我们不敢释放的情绪,因为它太可怕,也收纳那些偶尔溜出来损毁我们生活的情绪。 童话提醒我们,根本没有标准尺寸这种东西,这是工业生活的错误观念。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艰难的生活需要坚韧的语言——这就是诗的本质。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小说和诗是药剂,是解药。它们治愈的是现实对想象的撕裂。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他从来都是个小孩,而我很难过没能看顾他,难过有那么多小孩从未得到看顾,因此未能长大。他们会变老,但无法长大。长大需要爱。如果你幸运的话,爱会在以后到来。如果你幸运的话,就不会朝挚爱脸上打去。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温特森太太留下了一些未竟之事。 其中一件是建立一个家。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游牧民族学习把家带在身边,于是熟悉的物件随他们流离转徙,在一处摊开,在另一处重组。我们搬家时,带着无形的家的概念。心理健康与情感连续性并不需要我们待在同一所屋子、同一个地方,但需要一个内在的坚实的结构——这种结构有一部分由外在发生的事所建立。我们生命的内在与外在各是一个壳,我们学着居住其中。 家对我而言是个疑难。它既不象征秩序,也不代表安全。我十六岁离家,此后不断迁居,直到在很偶然的机会下,找到两处住所并定居,两个地方都很简朴,一处在伦敦,一处在乡间。我从未与任何人在这两个家里同住。 这并没有让我觉得特别高兴,可是在我真的和别人同居的十三年里,我又需要很多独处的空间。我不脏乱,井井有条,也乐意煮饭和打扫,但难以适应另一个人的存在。我真希望不是这样的,因为我由衷地希望与所爱之人同住。 我觉得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对我而言,书是一个家。书并没有建立一个家——它们就是家,正如打开一扇门的意义,你翻开一本书,走进去。里面是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空间。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我十六岁离家时买了一条小毛毯。它是我卷起来的世界。无论我去到哪个房间、哪个临时居所,我都摊开这条毛毯。它是我自己的地图。别人看不见,但装在毛毯里的,是我待过的所有地方——待过数周的、数月的。初到一个新地方的头一天晚上,我总爱躺在床上,看着这条毯子,提醒自己已经拥有所需,哪怕如此微薄。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苦难是她的铠甲。渐渐地,那成了她的皮肤。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 对我的父母辈而言,帐篷就像战争对人的意义。不是真正的生活,而是可以摆脱日常规则的一段时间。你们可以忘记账单与烦恼。你们有共同的目标。 (查看原文)
    白洛之 4回复 32赞 2018-02-17 15:50:31
    —— 引自第1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3 2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