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婚姻谭的笔记(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谁丢下

    谁丢下

    多摩子们在漫无边际永远延伸的荒野,在大地的裂缝前被强制性地排列。被带上小丑的帽子,紧紧握住按钮,永远持续地等待着正确答案。主持人已死,制作者已去,只有出题机器在没完没了地运转着。多摩子们谁也没有想过要出声指责。多摩子们戴着的帽子亮铮铮地发光、反射,好像在向谁发送SOS一样。

    2019-03-25 00:22

  • 谁丢下

    谁丢下

    你以为,只有你自己在让我吃掉吧。 宛如盘成了团一般将身体扭曲着的丈夫淡淡地笑了。啊。身子好像要被剥光了!但已经来不及了。 很痛苦。但厌恶的感觉一点点在变淡,当我意识到时,发现自己正边流着泪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那熟悉的东西。说着“好吃呀很好吃”并盘绕成一团,着迷地不断品味着那极为熟悉的味道。

    2019-03-24 23:44

  • 谁丢下

    谁丢下

    丈夫一边将摆放在砧板上的蘘荷扔了一个到锅里,一边说道:“三三也和我一样啦。明明实际上什么也不想思考。既然这样就不用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什么的,不是挺好嘛。” “我也好,三三也好,都不想面对重要的事啊,所以我呢,跟三三在一起很放松。” 不是那样的。我想要如此这般反驳,可是发不出声音。 “如果不是这样,这样的生活,也没理由可以持续四年吧。” 那一瞬间,我不由得感觉后背凉飕飕地翻腾着阵阵寒气。这样的生活。...

    2019-03-24 23:41

  • 谁丢下

    谁丢下

    哈可蕾的话,令我不得不暗暗心生感慨。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至今为止,我每跟某个人关系变得亲密时,就总能品味到自己在一点点地被替换掉的那种心情。 对方的所思所想,对方的兴趣爱好、对方的言行举止,在不知不觉中会取代自己的那一部分。每次察觉到自己装出一副“我原本就是这样的吧”时,就总是不由得心里一惊。即使我想制止自己,但却没办法制止。或许,还并非只是“装”这么简单。 男人们都像渗透到土地里的养分一样,通...

    2019-03-24 23:31

  • 谁丢下

    谁丢下

    对了,姐姐,你知道蛇球的故事吗?我啊,为什么会读这样一个故事呢,或者,是以前谁谁给我听的吧。有两条蛇,彼此食用对方的尾巴。一次接一次,每次吃相同的长短,最后,只剩下头跟头,变得跟球一样。接下来,彼此的头也被干干净净地吃掉然后消失。明白了吧?结婚什么的,在我心里也许就是那样的形象。现在的自己也好,对方也好,待你开始察觉时便已经没有了。嗯,不过,也许并不是那样吧,也有不同的感受吧。

    2019-03-24 23:23

  • 吾道不孤

    吾道不孤

    2018-08-28 11:17

  • 吾道不孤

    吾道不孤

    2018-08-28 11:13

  • 吾道不孤

    吾道不孤

    2018-08-28 11:07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异类婚姻谭

>异类婚姻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