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s and Nationalism 短评

  • 3 功夫熊猫小碗熊 2013-05-04

    基于历史社会学和哲学提出民族主义的社会功能起源。传统农业社会里高文化为精英阶层垄断为专属产品,捆绑在狭小地域和社会群体中的底层人民互不通气,职业、社会身份和居住地极少变更,难产生文化广泛同质化和文化—政治体合一的条件。工业社会追求经济增长,孕育追求个人福利和物质的思维,社会分工细化,人口规模扩大,需大量在职业间流动且可相互沟通的人群,打破社会小团体隔阂且逐步削弱专属阶层对高文化的垄断,需要大型教育机构普及文化与沟通方式。只有国家作为专职政治机暴力机器可以承载此任务。故国家—文化一体化是大势所趋,国家被当作固定领土和血族里经济和文化的政治保护者,民族主义应运而生。此种功能主义被推向极致,乃至反对强调民族主义的特殊文化一面、不认同其从过往历史和民族血缘中抽取成分作为神话化之用的论述,较极端。

  • 1 leleye 2009-06-23

    论述nationalism 的两本经典,它和anderson的想象的共同体

  • 0 Etranger 2008-03-30

    我的師祖Gellner先生。

  • 0 BiAbia 2016-04-11

    山大王三号functionalism

  • 0 热饼干 2013-06-20

    是我现在为止最喜欢的有关民族主义的读本。对Ernest的文字有着天然的喜爱。

  • 0 🤡 2018-01-15

    将国家定义为一个社会中垄断了合法暴力的中介(追随韦伯),且该中介与社会生活的其余部分分开。没有国家,也就没有民族主义的问题。民族的形成有两种说法,共享文化说和意志说(同民族的人认识到相互间的权利和义务)。在农耕社会,上层统治者只关心征税和社会稳定,不会将其独占的高等文化强行推广至底层;自进入工业时代以来,社会结构的流动增加,思想上推崇一以贯之,运作上追求效率,统治阶层的文化垄断被打破,教育变得通识化、标准化,一方面得以普及业已高度同质化的文化,另一方面以便在通识基础上快速高效地输出专业人才。民族主义本质上是虚弱的(需要外力庇佑),且很难获得切实有效的政治表述。民族主义不是靠唤醒那些假定存在、有如神话的政治单元方得成型,而是一种新单元的结晶,尽管它需要求助于传统文化遗产。是民族主义催生了民族。

  • 0 公子Rong 2016-04-19

    nationalism的必读之作

  • 0 真猪奶茶 2017-02-01

    以功能主义的视角理解国家主义的形成。作者批评马克思的简化,但自己似乎也同样过于侧重工业化,将经济转变视为教育、意识形态等转变的原动力。那么那些至今仍然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国家,他们的国家主义情感如何理解呢?中国近代的民族主义似乎也不建立在基于工业化需求产生的同质化的国家教育上。当然或许是我的误读漏读?

  • 0 西西弗斯的石头 2017-11-10

    还蛮有意思的一个 argument,认为现代社会的经济结构-即工作的流动性促使 literary culture成为一个必要性的东西,以便人们可以更有能力去换工作,进行更为准确的沟通。而这一变化促使专门教育机构的形成,为 nationalism奠定了基础

  • 0 耳虫 2019-10-15

    Introduction: conceptual, empirical and explanatory criticisms. 在理。23, nationalism emerged in the transition from agrarian society to industrial one. Functionalist analysis. 一种可能性:提到的要素(eg. mass education)转化成解释民族主义起源的其他理论,跳脱结构主义框架。#w2

  • 0 Elie 2018-10-05

    很多诟病没有concrete examples或者过于schematic,只是用当下流行眼光来看而已,找出的那些“反例”通常都是过于superfacial...此书的洞见以及简洁之美有谁懂

  • 0 ouim 2018-03-08

    非常functionalism的作品,但也很philosophical。nationalism theory里面比较经典的作品了。

  • 0 Surrenderor 2018-12-14

    历史社会学:民族与民族主义。盖尔纳对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变迁所做出的两个诊断:1⃣️从低文化向高文化的转变,2⃣️社会熵的增加。

  • 1 柴油动力小猫咪 2016-07-20

    Gellner认为民族主义起源于社会由静态农业生产转型为发展型工业生产的经济需求。由于人口流动性增大,各职业间可以相互转换,打破面对面社会小单位之间的隔阂,因此需要形式化的文字和交流工具,有且只有国家的暴力机器有能力和动机承载如此庞大的教育任务。用Gellner的话说,对教育的垄断才是民族国家的最重要特点。而这又使得folk culture接受或形成自己的high culture,Little tradition则被Great tradition兼并或自身进化为Great tradition。对High culture形成的讨论十分有意义,但忽视了这个过程中民族神话与历史记忆的关系,譬如在讨论语言与印刷工业时表示“只有懂得此语言者被包含在道德与经济共同体之中”,而“到底说了什么则并不重要”。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