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城市的笔记(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红拂夜奔三

    红拂夜奔三 (大家都快要忘记有趣是什么了。)

    阅读寓言体的作文总是令人疲惫,因为我的想象力太差了。由于在堆砌的意象中只能识别出少数与自己切身体会共鸣的意思,所获也有限。不过换一种思路来看,这确实比较愉快,因为阅读的乐趣,不就在于从别人的文字中看到我们已经思考许久的命题吗? -- 被切成两半其实是件好事,如此才会理解世界上的一切人事物都不完整、才会知道这种不完整会带来悲伤 来自书中前言,出处是卡尔维诺的另一本书,《分成两半的子爵》。想要变得完整的...   (1回应)

    2018-11-25 16:07   1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活人的地狱不一定会出现;要是真有的话,它就是我们如今每日在其中生活的地狱,它是由于我们结集在一起而形成的。我们有两种避免受苦的方法。对于许多人,第一种比较容易:接受地狱并且成为它的一部分,这样就不必看见它。第二种有些风险,而且必须时刻警惕提防:在地狱里找出非地狱的人和物,学习认识他们,让它们持续下去,给他们空间。“

    2014-04-08 15:05

  • [已注销]

    [已注销]

    皇帝把地图合起来,对马可说:“我相信你看地图比亲自经历更能认识城市。” 孛罗回答:“旅行的时候,你会发觉城市是没有差异的:每个城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城,它们互相调换形状、秩序和距离,不定形的风尘侵入大陆。你的地图却保存了它们的不同点:不同性质的组合,就像名字的笔画。”

    2014-04-08 14:31

  • [已注销]

    [已注销]

    整个世界所余的,也许就只有一片堆满垃圾的荒地和可汗的空中花园。使它们分隔的只是我们的眼睑,而我们不会知道何者在内、何者在外。

    2014-04-08 00:18

  • [已注销]

    [已注销]

    有人向先知请教过,像地毯和城市那么相异的二者之间有什么神秘关系。先知回答说,其中一方具有上帝赐给星空的形状和行星运转的轨道;另一方就是近似的映象,犹如一切人造的东西一样。 有一段日子,卜者都认为地毯上和谐的图案是属于天界的。他们根据这种信念诠释先知的话,没有人表示反对。不过,你同样可以得到相反的结论:我们眼中所见的欧朵茜亚城是宇宙的真正地图:一片不成形状的污迹,其中有扭曲的街道、在灰尘里乱成一...

    2014-04-08 00:14

  • [已注销]

    [已注销]

    我想:“到了生命的某一个时刻,在你认识的人之中,已去世的会比活着的多。这时你的心就会拒绝接受更多的面孔和更多的表情:你遇见的每一张新面孔都是旧的容貌,它们各自寻得合适的面具。”

    2014-04-08 00:12

  • [已注销]

    [已注销]

    传说城是这样建造起来的:一些不同国籍的男子,做了完全相同的一个梦。他们看见一个女子晚上跑过一座不知名的城;他们只看见她的背影,披着长发,裸着身体。他们在梦里追赶她。他们转弯抹角追赶,可是每个人结果都失去她的踪迹。醒过来之后,他们便出发找寻那座城;城没有找到,人去走在一起;他们决定建造梦境里的城。每个人根据自己在梦里的经历铺设街道,在失去女子踪迹的地方,安排有异于梦境的空间和墙壁,使她再也不能脱身...

    2014-04-07 19:13

  • [已注销]

    [已注销]

    他追寻的东西永远在前方,而且,即使是过去的事,那过去也随着他的旅程逐渐改变,因为旅人的过去是随着他的旅程逐渐改变的:这不是说每过一天就增添一天的那种最近的过去,是指更遥远的过去。每次抵达一个新城市,旅人都会再度发现一段自己不知道的过去:你不复存在的故我或者你已经失去主权的东西,这变异的感觉埋伏在无主的异地守候你。

    2014-04-02 11:29

  • Zzz

    Zzz

    城市与记忆之一 黄昏来临,雨后的空气里有大象的气味,炉子里的檀香灰烬渐冷,画在地球平面上的山脉和河流,因一阵晕眩而在懒散的曲线上颤动,报告敌人溃败的军书给卷起了,籍籍无闻的君主愿意岁岁进贡金银、皮革和玳瑁的求和书给打开了封腊,这时候便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压下来。 城市和记忆之二 在梦想的城里,他是个年轻人;他抵达伊希多拉的时候却是个老头。在广场的墙角,老头们静坐着看着年轻人走过;他跟他们并排...

    2012-09-14 22:27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隐形的城市

>隐形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