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花》的原文摘录

  • 弗里茨为卡罗琳朗诵作品的特别待遇渐渐失去了意义外表还是那么苍白和安静的她,冷得已经坐立不安。但她宁愿砍下自己一只手,也不愿意让他失望。他坐在那里他那淡褐色的大眼睛信任而又专注地望着她,一副渴望理解的样子。 最让她难过的是,在等了一会儿后,他没有显示出丝毫的怨恨甚至哪怕是惊讶,而是安静地合上笔记本。“亲爱的尤斯腾,没关系。” (查看原文)
    乌鸦咧咧 2020-12-02 14:23:31
    —— 引自第59页
  •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描述他们的痛苦的,”她说,“有些人要和他们唯一爱的人分离,却不得不保持沉默。” 这不是撒谎。她没有提到她自己。但弗里茨的同情心和同胞情谊让她感到非常难过。她需要怎样努力,才能告诉他些属于谎言的事情,以及编织一些谎言?随着亲爱的弗里茨轻柔而又急切地接着讲下去,讲述那些阻碍他获取快乐的障碍(他肯定不会对她有什么需求,她对他说的一切都是神圣的)一一那些将他们更为紧密地团结到一起的障得一一她看出,他们之间已经创造出一种她最不想看到的新关系。 (查看原文)
    乌鸦咧咧 2020-12-02 14:28:40
    —— 引自第69页
  • 一个特别的念头划过奥古斯特男爵夫人的脑际,她可以利用这个幽暗而香气扑鼻的神圣场合,来和她大儿子好好聊聊自己。她所有想说的可以归结为这一句话:她45岁了,但却不知道怎么度过余生。弗里茨突然向她近了身子间问:“您知道我只想问一件事,他读了我写给他的信了吗?”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查看原文)
    乌鸦咧咧 2020-12-02 14:32:40
    —— 引自第14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