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年代的笔记(2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seanzhang

    seanzhang

      (3回应)

    2018-05-06 17:01   4人喜欢

  • 皮夹克D🌈

    皮夹克D🌈 (火中取栗,水里放屁)

    人们对虚构有种认同,因为有时这比承认单纯的现实更容易——现实如此复杂,大多数时候都令我们茫然不解,惊诧莫名,而虚构则常能将现实简化。紧随这种认同而来的就是对自我的遗忘,对构成我们自身的那种危险的复杂加以拒绝。因为我们心底很可能藏着各种妖魔鬼怪,甚至连我们自己都不甚了了。

    2018-08-31 19:02   1人喜欢

  • 皮夹克D🌈

    皮夹克D🌈 (火中取栗,水里放屁)

    我很清楚,若我对自己当时的感受和情绪加以分析,甚至仅仅是加以描述,都极可能弄错,进而写下谎言。因为人们回顾过去时必然会带着自己的现在——包括自那时起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我们的私生活与世界的变迁,如今的自我,我们与当时的距离,我们所遗忘的、为之懊悔的事,我们对业已不存在之物的记忆(怀旧是顽固的同伴),我们希望赋予自己、赋予生活的形象;此外,如今的我们会自以为能从过去日日出现的事物中、从每秒不断更新...

    2018-08-30 08:57   1人喜欢

  • Hien

    Hien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我都见过这样一个年轻男子,他缓步独行在人行道上,蓄着胡须,头发很长,有时编成辫子。他穿着凉鞋和皱巴巴的宽松衣裳,吉他用皮带斜挎在肩头。有时有个年轻女孩陪在他身边,有时是条狗。他悠远的目光从周围的人群身上滑开,仿佛什么也没看见。 他来自另一个时间、另一种思想。他所属的部落被屠杀,被嘲笑,但尚未下定决心永远消失。在他身上还能勉强辦认出一幅幅已经模糊的画面,那是个遍地音乐的和平...

    2018-07-11 11:18   1人喜欢

  • higher-puma🌈

    higher-puma🌈 (读史早知今日事。)

    对美好世界的幻想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可能是某种现代意识形态,也可能是上帝的古老幽灵。但说到底他们都只是将许多碎片粘合起来,胡乱涂上一层顔料,这种虚幻的人造物缺乏实现的可能,人类也无法在其中生活。奇迹式的解决之道永远导向卑劣,也制造出新的小偷,时刻准备着以上帝或者其他崇高的名义从金库中敛财。 一切激进的“终极”解决都将迅速导向妥协和腐败, 不可能建立起什么长远的东西。因此人类通常都是摸索前行,眼睛上蒙着布,...

    2018-05-09 23:23   1人喜欢

  • 怯七

    怯七

    我和布努埃尔与许多有趣的一段相遇,有暴躁的人,也有温和的人,有避世者、素食者,也有开悟者。然而我们从未疑心自己与如今的年轻人之间存在任何隐秘的联系。正相反,这些年轻人似乎离我们非常遥远,很难把握。他们囿于一方,服从于某种很快就会过去的潮流,正像同为青年的兰波所写的那样,“受尽牵制”。对他们,我们只从新闻中得到那些稍纵即逝的印象。并无任何迹象表明我自己很快就将置身于他们当中。

    2019-06-17 01:07

  • 怯七

    怯七

    整个冬天都有朋友对我们说:“可如今一切都跟政治有关!人类终于肩负起了自身的命运!大学、公司、家庭,一切都在政治化!你们看不见吗?这一次上帝真的死了,人类孤立无援,宗教在没有任何用处。你们怎么净钻在阴暗古怪的异端邪说里,还指望在那里头找到什么呢?”

    2019-06-17 00:52

  • 其实我叫待定

    其实我叫待定

    现实极端复杂,永恒变化,我们却总以为可以把它简化为几个简单的概念。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其实都是乌托邦主义者。我们觉察、讲述历史时,仿佛把历史当成一系列快照,只需一眼就能看清一切,只需几个词就足以定义某个「历史时刻」。然而事实上,这个时刻里早已包含了所有即将出现、即将紧随而至的时刻,只不过它们都像细菌般不为肉眼所见。这就有点像本来是要看电影,我们却把胶片拿在手里,一个一个地分开来看。

    2019-05-12 16:51

  • 其实我叫待定

    其实我叫待定

    这就是我保留的记忆:美国文化深入欧洲--自然还有世界其他地方--而传播出来的,正是其中最反叛,最反美国的部分。花儿的信徒说自己想要与众不同,结果全世界都来模仿他们。

    2019-05-12 16:51

  • 其实我叫待定

    其实我叫待定

    我既非历史学家也不是随笔作家。跟所有人一样,我脑子里有记忆、有想法,但不愿表达,总怕自己记错了、想岔了。若有人追问着,我时常落荒而逃;若说点什么,很快就会发现有些话经不起推敲,于是便缄口不言,要不就接着微笑脱身。 ... 我很清楚,若我对自己当时的感受和情绪加以分析,甚至仅仅是加以描述,都极可能弄错,进而写下流言。因为人们回顾过去时必然会带着自己的现在--包括自那时起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我们的私生活与世...

    2019-05-12 16:50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乌托邦年代

>乌托邦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