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狮的忏悔 短评

  • 13 中信大方 2018-05-02

    作者8月来华,上海及北京会有活动。

  • 8 布立吞 2018-06-15

    科托是那种读完迫切想跟人推荐、阅读快感满分的作家。设计师晓晋说,他的每个句子都蕴藏了一种世界观。于是他也是不可比拟的:他不是任何作家的文学继承人,因为他用科托式的葡语,写了科托式的故事,发出莫桑比克甚至整个非洲被世界遗忘已久的声音。期待后续的《耶稣撒冷》和《梦游之地》!

  • 7 中信出版集团 2018-04-28

    诺贝尔文学奖陪跑比村上春树要快一点的作家米亚·科托中文作品首次面世!

  • 4 萌妖Kitsch 2018-06-19

    精巧的结构、诗意的行文与对莫桑比克历史现实的反思。看完之后惊讶于非洲人民无穷的智慧,每一个谚语都是金句。且,虽然这本书出自男性作者之手,但对女性主义的思考和关怀贯穿全书始终,又不会“主题先行”,没有无病呻吟,只有切肤之痛。

  • 2 mcgenhao88 2018-06-18

    180618 2h 三只狮子:野生狮子,父权制下为所欲为的男性,父权制下逆来顺受的女性。颇令人深思。有点缺憾的就是,阅读时没有激起强烈的情感。另外赞一下封面设计。期待科托的其他作品。

  • 1 已注销人士暗蓝 2018-07-13

    一位白人男性作家,如此深入地撰写一个关于非洲、关于女性苦难的故事,这本身就令人钦佩。科托式的语言“每一行都有诗”,果然所言非虚,而更重要的,是他用这种独一无二的声音,表现了本已被湮没的受难故事。他还原了这样一种真实:如果有侮辱与损害,那么在场之人必然无一可以幸免。只是人类习惯于,甚至精于粉饰这样的惨淡罢了。

  • 4 Blueblue 2018-06-26

    前一半铺垫,后一半爆发。

  • 1 冷建国 2018-06-28

    一位男作家对莫桑比克女性艰难处境的书写,同情仿佛化作了怒火眼看着要咆哮喷燃出来。或因阅读中文版无法领会结合了非洲土语、莫桑比克方言、葡萄牙语的表达方式之美,以及对非洲古老传统知之甚少,总觉得隔着一层。

  • 1 王福 2018-06-26

    米亚·科托的文字并非浑然天成,诗意也是兜着的,正是借助这种紧张,作家聊的是故事之外的整个莫桑比克大地。

  • 0 王祖贤 2018-07-15

    看求不懂

  • 0 yangle 2018-06-29

    是比较传统的写法 应该不会的诺贝尔

  • 0 Berlin 2018-07-05

    诗性浓烈,非洲视角叙事这一次居然能吸引我读下去,作者分裂的身份,洲际,种族,宗教与科学,古老与现代,这些矛盾共存在一个人身上,感觉他写作的时候身体里有一头困惑的豹子,饱满。需要小心的是女性主义议题,弱者由于怒火,往往变成对立面,需要冷静审视。

  • 0 木南君 2018-06-28

    如果说“每一句都是诗”,那确实还比不上《佩德罗·巴拉莫》!同自身相比,作品依旧迷人!

  • 0 妖姬 2018-07-02

    在一个没有文明法则的村庄中,人就是狮子,而狮子也就是人——猎人是无用的。

  • 0 火山 2018-07-21

    米亚·科托的叙事中透露着一种隐秘的诗意,一种浑然天成的灵性,真正好的作家身上大概都会带着来自那片养育了自己的土地的印记,四星半吧

  • 0 片一叶 2018-07-04

    一种仅在拉非备受折磨又承载一切的土地上才能生长出的魔幻感,包裹着长久失语的苦痛的灵魂对属己的存在的苦苦求证。

  • 0 百年孤读 2018-07-16

    人性是这样的:猎人不享受杀戮的乐趣,无力扣动扳机,只为遇见野生神迹那短暂且不可复制的瞬间,内心上升的敬意;女孩宁可化身复仇母狮,撕裂这个无视女人的世界,也不愿沉沦在无尽的沉默和软弱里,害怕质疑、思考、语言这些人所以为人的武器。

  • 0 鸽子 2018-07-15

    读完搜了搜孤独星球《莫桑比克》,竟然还没有中文版。很喜欢每一章开头的非洲谚语,也喜欢作者金句频出的语言风格。整部小说电影感很强,双视角,多时间线,梦境现实来回切换,镜头感十足,感觉会是非常赞的艺术片改编原作。期待《耶路撒冷》和《梦游之地》!

  • 0 神奇大福 2018-07-14

    发现了新大陆!苦难真的是优秀的文学创作的助推器,后半程的爆发力就像非洲舞的鼓点。布局不是炫目的,但作者和译者是优秀的!

为什么被折叠? 有一些短评被折叠了
评论被折叠,是因为发布这条评论的帐号行为异常。评论仍可以被展开阅读,对发布人的账号不造成其他影响。如果认为有问题,可以联系豆瓣读书。
  • 0 分岔花园 2018-07-09

    #年度十佳之一预定# 在这本书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个地方叫做莫桑比克,而在这片曾被殖民的非洲土地上还有一位葡萄牙移民后代叫米亚·科托。 他用文字书写殖民者对被殖民者的压迫和父权制下男性对女性的压迫,而承受着双重压迫的女性即便在殖民结束后仍然无权摆脱男性粗暴和目空一切的压榨。她们生而为人,也生而即死,不能言爱,甚至整个人生都“不存在”。 双线叙事,如诗般的行文,却让人真实的感到切肤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