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ve your Plow over the Bones of the Dead 短评

  • 2 拉维克 2019-06-03

    上半年阅读最佳。气质上非常相似的类比对象是艾萨克迪内森的《走出非洲》,看待动物,人物,自然有种智性的态度,也都有一种高旷的境界,(迪内森的农场在海拔四千英尺的地方,而这本书里主人公居住的plateu只比周围峡谷"高一点点",但出来的味道是一样的)。情节的编织上让我想到的作品是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都是披着类型小说的外衣,但是有着强大的悲天悯人的内核,情绪的力量徐缓而坚定的释放,叙述看似简单,其实需要极深的功力。整本书的题目也是精妙,引用的是布莱克的诗句,《让犁头趟过死者的骨头》本意倒是有种"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感觉,而plow也有北斗七星的意思,呼应书中老妇"擅长"占星的特征,想想天上的(犁头形状的)星斗和地上的死人骸骨,亦是一种意境。

  • 1 EUPHORICASTRO 2019-07-20

    提前年度top

  • 0 别的熊 2019-09-16

    很好读也很完整。有些孤绝温柔有趣的片段,比如蝙蝠之歌,采蘑人舞会上的“大灰狼与小红帽”,还有写星辰坠落、生命降世那一页。但这书有个很困扰我的地方,在于它锁死了老妇人视角,而且把这个视角写得很好,以至于削薄了讨论的层面:由愤怒驱动,Hunting这个问题在书中变得非黑即白,主角所反对的被套上“恶人”刻板形象以后一切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再拉高一下万物有灵,这一脚踏得不虚浮吗?如果你想严肃探讨一个问题,你要去看方方面面,要去看矛盾与无奈之处,而不是用一种口吻杜绝了其他可能。当然,如果她只是想call attention(而非写透),那这本书是成功的。

  • 1 无莓 2019-07-06

    感觉像是严谨的古典文学:天上是决定命运的星辰,地上是有灵魂的动物。故事地点在偏远寒冷的森林,主角是古怪孤独的六旬老太太,一切都坚决又坚定地发生着,给我一种安心的感觉。其中也有温柔片段,Boros、Oddball和“我”唱歌段以及结尾都有童话般的美好。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