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身体与故事社会学的笔记(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已注销]

    [已注销]

    我不清楚反驳“性工作”这个词的研究者们在研究中是如何跟小姐们谈及“性工作”的,也不清楚“性工作”为什么就会掩盖掉人群的差异性与多样化。就我自己的研究而言,不管是用小姐,还是用性工作者,都会强调人群的分层、复杂性与差异性,强调这份工作对于主体的意义及生活的逻辑。“工作”是指出谋生手段的合理性与正当性,并不与多样、复杂、丰富与日常性相抵触。 把这一段论证中的主题关键词“性工作者”换成了是“精神病人”...

    2019-04-16 02:39

  • Fleur

    Fleur

    从更广的范围来看,社会科学的调查研究从一开始就烙上了鲜明的时代特点。比如,20世纪初,相当多的人类学家是在殖民的大背景之下被官方背景的机构派往殖民地进行文化考察、了解当地风俗,以便更好地理解当地文化,当然也是为了更好地为政府出谋划策,对其殖民之下的社会进行更有效的管治。因而,有学者称早期的人类学是殖民主义的一部分(克利夫德、马库斯,2006:6)。即便是在现代社会,社会科学研究者作为政府的智囊而开展的研...

    2018-07-25 10:41

  • Fleur

    Fleur

    就是有那么一些经历,它们是无法交流和无法传达的。我们虽然能将它们加以互相比较,但只能从外部进行比较。从一定经验自身来看,它们件件都是一次性的……原始经历知识的不可交流性,却是无法超越的。(赖因哈特·科泽勒克,转引自刘亚秋,2010) 每类故事,显然都有一些不好说或者不可说的部分。比如,方文中所提到的,农村社区的饱受苦难的被访者“无事可述”“无苦可诉”,或者村民对于那些公共仪式与活动“记得”,“但是那...

    2018-07-25 10:39

  • 竹盖肠粉

    竹盖肠粉

    (摘抄)经常的,是研究者首先忌讳谈“性”,以“这个问题不重要”而转移话题。 (摘抄)一不留神,我们会把身体、情欲作为学术时髦升华到抽象的层次或者文化批评的层面去讨论,而拒绝落实到现实地生活着的人的“身体技术”

    2018-06-22 20:24

  • 竹盖肠粉

    竹盖肠粉

    (摘抄)这些方法(指前文参与式活动)有一种本质性地排除研究者的介入,以及简化地看待“主体的声音”的缺陷,从而忽视了对同样受到社会规范制约的“主体”声音更为复杂化的解读以及批判式的分析。 (摘抄)什么是“自己关心的议题”;研究中的“强人所难”如何理解、是否可以。

    2018-06-22 19:21

  • 竹盖肠粉

    竹盖肠粉

    (摘抄)即便在话语层面身体自主的声音越来越强,甚至从统计数据上也可以看到很多性指标方面的改变,但是对待性的态度、性的感受,在更为生活的层面,女性的性/别与身体革命尚未实现,至少依然有很大的改变空间。 (摘抄)一味地谴责结构的压力与宰制,而不去挖掘生活中的抗力与策略,往往让我们看不到翻转的力量与可能。 性开放与性革命不代表是女性意义上的性变革。

    2018-06-22 18:51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性/别、身体与故事社会学

>性/别、身体与故事社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