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匿名作家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2ya

    2ya

    《信徒》(匿名作家003号) 初若地看见了天,天见到了地,这一发现和相遇,世界与原有,就不再样一样一了。   (1回应)

    2018-05-18 14:59

  • 2ya

    2ya

    《咖喱长濑》(匿名作家007号) 我无意看见吧台后面的桌子上排列的筷子套。应该是没有客人的时候,店主把一次性筷子一个一个套进纸质筷子套里。每双筷子之间隔了一只手指的距离,排得非常整齐,就像高速公路旁的林荫树,安安静静地、无聊地排列在银色不锈钢桌子上。此刻从后厨传来快活的那个声音:“牡蛎炸好了!”

    2018-05-18 14:59

  • 2ya

    2ya

    《深吸一口气,憋住》(匿名作家010号) 大雨下起来了,雨滴倾斜着削去尘土,用力拍打铁皮、柳树和动物。声带已经擦出火花,眼睛里也有大量水分流出,我胸腔里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逐渐盖过了所有,那是飞机起飞的声音。

    2018-05-18 14:56

  • 2ya

    2ya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匿名作家009号) 我想象着那种强有力地控制自己的生活方向的人,就像奔腾的火车。对她们来说,我的存在不重要,更不构成任何影响。这与爱情和婚姻的主旨是相悖的。人们都把感情关系说成两个人的羁绊。

    2018-05-18 14:55

  • 2ya

    2ya

    《王府井》(匿名作家008号) 我跑过大街,跑过十字路口,我相信人们都在惊骇地看着我,但是我没有时间擦擦脸上的血了。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我这样跑到夜市边的银行门口。你们有没有看见拿着鹌鹑的小姑娘?没有。林小芬的嘴找不到一双耳朵,她一定伤心了,回家了。

    2018-05-18 14:54

  • 2ya

    2ya

    《乞力马扎罗的雪》(匿名作家006号) “我说了,他们不是我的朋友,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他们是谁呢?” “是我以前在路上遇到的人。” “你们做什么啦?” “我们放过一场烟花。”

    2018-05-18 14:53

  • 2ya

    2ya

    《罗曼罗兰》(匿名作家005号) 两人只管在长条沙发上坐着,酱紫的毛绒敷皮在他们中间打了个皱褶,成了一座小小的山,山左山右,中间一道隐形的河。不一会儿只听见门外走过一串买花卖花的声音,小蛮这才开口了,翻过山河,说道:“你给我买支花去罢,刚喝多了酒,闻一闻还能回回神。”

    2018-05-18 14:52

  • 2ya

    2ya

    《海雾》(匿名作家001号) 一开始有三个朋友,他们在树林里结伴而行,阳光穿过缝隙照到他们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片树叶的影子。第一个人问,我们这么走下去会不会迷路,第二个人说,不会的,无论多么繁盛的树林,总会有边界吧,我们走出去之后,就会有新的道路,或者没有。第一个人又问,边界之后又是什么呢。第二个人说,沙漠、海、村子,或者没有。第三个人始终没有说话,微笑着聆听,但步伐却很坚定。他们继续向前走,...

    2018-05-18 14:37

  • 2ya

    2ya

    《暮》(匿名作家004号) 那些坏日子,好日子,时好时坏的日子,都是有了年纪之前的事。这些事情,与现时的我仿佛已关联淡薄。回想起来,像是在远远地看别人的生活。

    2018-05-18 14:33

  • 2ya

    2ya

    《半明半暗之间》(匿名作家002号) 他已经三十四岁,时时感到不论肉身还是生活,都在出现不可挽救的裂缝,这些年,每当秋风吹起,叶子摇摇欲坠,他走在路上听响儿,觉得真到了该放弃一切的时候。他知道裂缝会越来越大,风声会越来越响,他不信神但后来觉得应有一个上帝,他不知道上帝想拿他演奏些什么,他听着自己拼命地发出声音,吵闹,讥诮,苦笑,最后是悲凉的呜咽。不像一首歌,是什么不知道。再过几个月,不到阳历年,他...

    2018-05-18 14:3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鲤·匿名作家

>鲤·匿名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