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有花的笔记(1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小熊

    小熊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扑哧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2019-08-21 14:07   1人喜欢

  • 西门子

    西门子

    2018-11-11 10:20   1人喜欢

  • 小熊

    小熊

    “这一番气息命脉是我们没有祈求就收到的天宠,这一副骨骼筋络是不曾耕耘便有的收获。至于可以辨云识星的明眸,可以听雨闻风的聪耳,可以感春知秋的慧觉,哪一样不如同悬崖上的吊松、野谷里的幽兰,是一项不为而有、不豫而成的美丽? 这一切,竟都在我们的无知浑噩中完足了,想来怎能不顶礼动容,一心赞叹!”

    2019-08-21 17:23

  • 小熊

    小熊

    “如果有一天,我因生命衰竭而向上天祈求一两年额外加签的岁月,其目的无非是让我回首再看一看这可惊可叹的山川和人世。能多看它们一眼,便能多用悲壮的、虽注定失败却仍不肯放弃的努力再解释它们一次。并且也欣喜地看到人如何用智慧、用言词、用弦管、用丹青、用静穆、用爱,一一对这世界作其圆融的解释。 是的,物理学家可以说,给我一个支点,给我一根杠杆,我就可以把地球举起来——而我说,给我一个解释,我就可以再相信一...

    2019-08-21 16:39

  • 小熊

    小熊

    “负轭犁田的,岂止是牛,我们也得各自负起轭来,低着头,慢慢地走一段艰辛悠长的路。”

    2019-08-21 14:53

  • 小熊

    小熊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它们叽叽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2019-08-21 14:24

  • 老小师

    老小师

    肉身会死亡,今日之红粉,竟是明日之骷髅,此刻脑中之才慧,亦无非他年蝼蚁之小宴。然而,此生此世仍是可幸贺的。我甘愿做冬残的搞木,只要曾经是早春如诗如酒的花光,我立誓在成土成泥、成尘成烟之余都要哂然一笑,因为活过了,就是一场胜利,就有资格欢呼。

    2019-07-25 15:13

  • 老小师

    老小师

    你已经给了我最美丽的示爱。如果你虞诚地站在池畔看三月雀格树上的叶苞如何——骄傲专注地等待某一定时定刻的爆放,我已一世感激不尽。你或许不知道,事实上那棵树就是我啊!在春日里急于释放绿叶的我啊!至于我自己,爱我少一点吧!我请求你。 爱我少一点,因为爱使人痴狂,使人颠倒,使人牵挂,我不忍折磨你。如果你一定要爱我,且爱我如清风来水面,不黏不滞。爱我如黄鸟度青枝,让飞翔的仍去飞翔,扎根的仍去扎根,让两者在...

    2019-07-25 10:17

  • 老小师

    老小师

    那就折一张阔些的荷叶 包一片月光回去 回去夹在唐诗里 扁扁的,像压过的相思

    2019-07-23 14:54

  • 老小师

    老小师

    我愿我的朋友也在生命中最美好的片刻想起我来,在一切天清地阔之时,在叶嫩花初之际,在霜之始凝,夜之始静果之初熟,茶之方馨。在船之启碇,鸟之回翼,在婴儿第一次微笑的刹那想及我。

    2019-07-23 14:25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不知有花

>不知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