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草忌》的原文摘录

  • 忽然觉得每个人都离自己很远。像是那颗太阳落下后还执拗地挂在西方天空上的金星一样,永远也无法触及。 (查看原文)
    sycf47 2018-09-02 17:32:40
    —— 引自第34页
  • 我只是一厢情愿地想给她的死赋予什么意义。 没有什么比无意义的死更让人悲伤了。 (查看原文)
    sycf47 2018-09-02 17:41:50
    —— 引自第40页
  • 总在书里读到“难以名状的愤怒”之类的表述,实际上愤怒的理由是不难弄明白的。只是很多时候理由都太偏执,也太琐碎,谁都不好意思讲出来,才会用“难以名状”敷衍过去。 (查看原文)
    sycf47 2018-09-02 17:42:54
    —— 引自第35页
  • 连我都理解不了,“大人”们又怎么可能相信呢?妈妈应该也只是随口一问,根本就没打算深究。反正,“大人”们都不必为了理解我们付出任何努力,只要说一句“我已经工作了好几年,理解不了你们这些小女生的心思”就仿佛有了豁免权。 (查看原文)
    sycf47 2018-09-02 20:08:25
    —— 引自第112页
  • 可是,那终究是一座幻化出来的城池,说到底根本就不存在啊。即便是充满善意的谎言,也仍是对读者的欺骗,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文学的殿堂,以为能凭借一股才气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可是到头来,对他们敞开大门的,却只是一座海市蜃楼般的幻城。 然后,在整整一代人的心目里,“文学”也随着那座幻城一并倒塌了,从此变成了一个十足幼稚而可笑的字眼。对此,你们这些编辑就不必负责吗? (查看原文)
    sycf47 2018-09-02 21:31:05
    —— 引自第152页
  • 原來悲傷竟然是和花粉差不多的東西。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4 23:54:31
    —— 引自章节:为我死之日纯洁美丽而祈祷
  • 然而,那只握着笔的手,就算不再颤抖,也不怎么听我的使唤,擅自就把我的心声写到了试卷上: “信任只是一种托词。” 我正犹豫着该不该画掉重写,接在后面的话却像无声电影的字幕一样,一句句涌现在脑海里,我只好将它们悉数记了下来。 “没有勇气去确认对方的想法时,大家就会把‘信任’二字挂在嘴边,以自欺欺人。说到底,这不过是胆怯在作祟。可是,多数情况下,即便开口去确认对方的想法,也未必就能听到真实的答案,而且有可能让自己受到伤害。更可怕的是,一旦去追问,就会被认定是‘不够信任对方’,从而破坏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这真是篇离经叛道的应试作文。若在以往,我可没有勇气在小测验里写下这一类负面的言论,见了这题目,怕是只会论述人与人之间建立信任的重要性,再举些无关痛痒的例子,引几句一知半解的名人名言,最后再反过来说也不能盲目信任别人。可是,经历了远江的事情之后,只怕我是再也写不出那种冠冕堂皇的蠢话了。 “……毕竟,我们不是为了刨根问底而活在世上的,绝少有人愿意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付出代价。恐怕仍有必要继续滥用‘信任’二字,而不去探求别人的真实想法。当然,在自欺欺人的同时,谁也不要入戏太深,也要随时做好遭到背叛的心理准备。” 写完这最后一句话,我就像被抽空了一样,习惯性地把手里的笔移到下一行,却已经无话可写了,大脑里一片空白,直到下课铃响起才回过神来。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4:49:42
    —— 引自章节:为他人能获得幸福而祈祷
  • 还是算了吧。真正烦恼的事情,烦恼到足以把人逼死的事情,恐怕是对谁都讲不出口的。那些能堂而皇之地写下来、投到广播台寻找帮助的烦恼,就算放着不管也无所谓。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4:54:27
    —— 引自章节:为我死之日纯洁美丽而祈祷
  • 忽然觉得每个人都离自己很远。像是那颗太阳落下后还执拗地挂在西方天空上的金星一样,永远也无法触及。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4:54:27
    —— 引自章节:为我死之日纯洁美丽而祈祷
  • 总在书里读到“难以名状的愤怒”之类的表述,实际上愤怒的理由是不难弄明白的。只是很多时候理由都太偏执,也太琐碎,谁都不好意思讲出来,才会用“难以名状”敷衍过去。 我也不愿拆穿自己感到愤怒的缘由。我已经够丑陋的了,不想变得更讨厌自己……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4:54:27
    —— 引自章节:为我死之日纯洁美丽而祈祷
  • “对于每个人来说,无非只有四种可能性。或是为自己而活着,或是为别人而活着,或是为自己而死,或是为别人而死,这是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选择。这些书,只是把所有选项都揭示出来而已,真正的选择权还是在每个人自己手里。” “老师为什么要说这些话给我听呢?” “我怕因为这件事,你也会变成讨厌‘闲书’的那种人。” “我不会那么想的。对于远江来说,读书是她生活里唯一的乐趣了。” “这样啊。”姚老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几乎每天都来,我也早就注意到她了。每次把书递给她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她很开心。借到自己想读的东西,总该有那么一点兴奋的感觉吧。就算不写在脸上,眼睛里也会流露出一些……但我在她身上看不到这种感觉。也许是来得太频繁已经麻木了。她来我这里借书,更像是一种习惯。她会跟你说读书的感想吗?”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4:58:33
    —— 引自章节:为我死之日纯洁美丽而祈祷
  • 真是个不擅长对朋友说谎的人。不过这样也好,如果每个人都有说谎的天分,都能随随便便就编造出一个个逼真的谎言,即便那些谎言不是用来伤害谁的,也足以让我失去活下去的勇气了。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5:00:07
    —— 引自章节:为他人能获得幸福而祈祷
  • “我在你们这个年纪,很喜欢采集植物,尤其是春天开在学校后山的那些不知名的小花。采完之后,我把它们都夹在了一本以为再也不会翻开看的书里,想让它们变成干花,永远留在那里。后来我渐渐把这件事忘了,直到最近,忽然有天心血来潮,想再读一遍那本书,却不记得里面还夹着四十年前采来的标本。一翻开书,干花全都碎了。” K不明白舍监讲这个故事的用意,却从中感到了莫大的悲伤,啜泣了起来。 “也许你以为可以把记忆都封存起来,不再碰触。但是,你迟早有一天会翻开那本书的。到那个时候,所有美好的记忆都会变成一种折磨。”舍监说,“你会心碎的。”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5:02:31
    —— 引自章节:为我死之日纯洁美丽而祈祷
  • “人与人相处就是这样的。面对别人的时候,就像面对一个个望不到底的、黑洞洞的深渊。当然,别人面对你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我经常有这种感觉。你最信任的人也可能做出远远超出你的预想的行动,而你任何一个未经深思熟虑的言行也都有可能伤害到别人。深究别人的想法,就像把两面镜子对着摆在一起,永远也看不到位于最深处的虚像,猜忌了半天都是白费工夫。还是早点放弃为好。”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5:04:33
    —— 引自章节:为最后一个愿望而祈祷
  • “她说里面的人物对各种事情的反应都太夸张了,也太直接了,而且很模式化。现实中的人总会掩饰一下自己的真实想法,不会那么原原本本地表现出来的。” “我可能就是喜欢这一点吧。如果所有人都直截了当、简单易懂就好了。总要猜测别人的想法,分析别人的性格,不是很累吗?”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5:04:46
    —— 引自章节:为最后一个愿望而祈祷
  • “你说得没错。说不定我也把自己的人生当成了虚构的作品,所以才总在刨根问底、猜来猜去。”她一脸沮丧地说,“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只要活着,就不得不与人相处,就要去猜测别人的想法。明知道从理论上讲,确切地猜中是根本不可能的,却又不得不求出一个个‘近似解’,以便待人接物时不要有什么闪失。”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5:13:50
    —— 引自章节:尾声
  • 像往常一样,两人之间的对话就像两个实力悬殊的运动员打乒乓球,根本持续不了几个来回。 (查看原文)
    在逃的貓 2018-10-05 15:14:33
    —— 引自章节:天空放晴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