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读本》的原文摘录

  • 谁也不能为你建造一座你必须踏着它渡过生命之河的桥,除你自己之外没有人能这么做。尽管有无数肯载你渡河的马、桥和半神,但必须以你自己为代价,你将抵押和丧失你自己。世上有一条唯一的路,除你之外无人能走。它通往何方?不要问,走便是了。“当一个人不知道他的路还会把他引向何方的时候,他已经攀登得比任何时候更高了。” (查看原文)
    十七君Tanya 2014-07-07 15:03:20
    —— 引自第58页
  • 我们对科学的信仰始终是建立在一种形而上学信仰之上的——但是,倘若正是这一点变得越来越不可信,倘若无物再能证明自己是神圣的,也许一切皆是谬误、盲目和谎言,倘若连上帝也被证明是我们最悠久的谎言,那将如何呢? (查看原文)
    高压电 2012-07-03 16:19:54
    —— 引自章节:在何种程度上我们也是虔诚的
  • 迄今为止,“人”这种植物在何种情形下、以何种方法最旺盛地向高空生长?我们认为,始终在相反的条件下才如此,只有当人置身于极其危险的环境之中,经受长期的压力和逼迫,人的虚构能力和装假能力(即人的“精神”)才不得不发展得精微而勇猛,人得声明意志才不得不提高为无条件的权力意志。我们认为,坚强,冷酷,奴隶制度,诱惑的技巧,种种魔鬼特性,以及人身上的一切恶的、可怕的、专制的、猛禽式的和毒蛇式的品质,如同与之相反的品质一样,同样有益于提高“人”这个族类。 是的,必要时我们甚至时吓鸟的稻草人,而今天正值必要之时,因为我们是天生的、坚贞的孤独之友,这是我们自己的最深的午夜和正午之孤独:——我们就是这样一种人,我们这些自由的灵魂。 (查看原文)
    ひのもとおにこ 2013-02-23 10:58:39
    —— 引自第178页
  • 我们恰恰生活在今天,并且需要无限的时间才得以产生,我们除了稍纵即逝的今天之外别无所有,必须就在这个时间内表明我们为何恰恰产生于今天。对于我们的人生,我们必须自己向自己负起责任,因此,我们也要充当这个人生的真正舵手,不让我们的生存等同于一个盲目的偶然。我们对待它应当敢作敢当,勇于冒险,尤其是因为,无论情况是最坏还是最好,我们反正会失去它。 (查看原文)
    十七君Tanya 2014-07-07 15:02:39
    —— 引自第5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