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帝国的哲学密码》试读

前言

公元1978 年之后,中国知识分子的世界观已经发生了三次剧烈的变化。 在八十年代,他们最大的感慨是“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当大学教授还不如开面馆”,从这种种抱怨中可以看出知识分子对于自身学问的迷恋,以及对于市场分配机制的排斥。 九十年代见证了知识分子的下海狂潮,几乎每一个大学教授醉心的不是学问,而是做副业开公司赚钱,这一阶段见证的是读书人对知识的抛弃..

  1. 两千年往复的学术之殇

集权洗脑术:政教合一体系的建立

除了改正朔,易服色,另一个措施是“制礼乐”。这项措施与儒家的礼乐制度更息息相关,意味着通过礼乐对各个阶层都进行标准化。这也包括了设立国家祭祀的场所明堂和太庙,以及一系列类似于宗教的典礼,如封禅泰山等。 董仲舒通过构建这一套无所不包的理论,完全满足了皇帝的统治需要。我们可以把他当作中国古代的康德,利用当时的认知水平,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天地人生观,用以束缚住人们...

  1. 文化集权的第一次高峰
  2. 汉高祖的皇帝危机

>中央帝国的哲学密码

中央帝国的哲学密码
作者: 郭建龙
isbn: 7545915178
书名: 中央帝国的哲学密码
页数: 456
定价: 78.00元
出版社: 鹭江出版社
出版年: 2018-8
装帧: 精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