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姬》的原文摘录

  • “今朝,唯有今朝。昨日虽有,有何能作为?而明天,后天,却空而不实。” (查看原文)
    熏安 3赞 2016-09-04 16:15:58
    —— 引自第41页
  • 我的心就像合欢树的叶子,稍一触碰便会退缩躲避。这颗心,竟仿佛处女之心一般。我自幼对长辈教导言听计从,无论求学之路,还是出仕之途,都并非因为有勇气而得以实现。我表面上忍耐勤勉,其实无非是自欺,甚至于欺瞒他人。别人要我走那条路,我便一门心思去走,如此而已。我的心志能够不为外界扰乱,并非我有勇气置外物于不顾,只不过我是害怕外物,自己束缚了手脚罢了。 (查看原文)
    遊歩者 3赞 2017-10-12 15:38:02
    —— 引自第27页
  • 余は模糊(もこ)たる功名の念と、検束に慣れたる勉強力とを持ちて、忽(たちま)ちこの欧羅巴(ヨオロツパ)の新大都の中央に立てり。何等(なんら)の光彩ぞ、我目を射むとするは。何等の色沢ぞ、我心を迷はさむとするは。菩提樹下と訳するときは、幽静なる境(さかひ)なるべく思はるれど、この大道髪(かみ)の如きウンテル、デン、リンデンに来て両辺なる石だゝみの人道を行く隊々(くみ/″\)の士女を見よ。胸張り肩聳(そび)えたる士官の、まだ維廉(ヰルヘルム)一世の街に臨める(まど)に倚(よ)り玉ふ頃なりければ、様々の色に飾り成したる礼装をなしたる、妍(かほよ)き少女(をとめ)の巴里(パリー)まねびの粧(よそほひ)したる、彼も此も目を驚かさぬはなきに、車道の土瀝青(チヤン)の上を音もせで走るいろ/\の馬車、雲に聳ゆる楼閣の少しとぎれたる処(ところ)には、晴れたる空に夕立の音を聞かせて漲(みなぎ)り落つる噴井(ふきゐ)の水、遠く望めばブランデンブルク門を隔てゝ緑樹枝をさし交(か)はしたる中より、半天に浮び出でたる凱旋塔の神女の像、この許多(あまた)の景物目睫(もくせふ)の間に聚(あつ)まりたれば、始めてこゝに来(こ)しものゝ応接に遑(いとま)なきも宜(うべ)なり。 されど我胸には縦(たと)ひいかなる境に遊びても、あだなる美観に心をば動さじの誓ありて、つねに我を襲ふ外物を遮(さへぎ)り留めたりき。 (查看原文)
    Erolla 1赞 2018-08-02 16:12:32
    —— 引自章节:文案
  • この恩を謝せんとて、自ら我僑居(けうきよ)に来(こ)し少女は、シヨオペンハウエルを右にし、シルレルを左にして、終日(ひねもす)兀坐(こつざ)する我読書の下(さうか)に、一輪の名花を咲かせてけり。 (查看原文)
    Erolla 1赞 2018-08-02 16:12:32
    —— 引自章节:文案
  • 余は我身一つの進退につきても、また我身に係らぬ他人(ひと)の事につきても、決断ありと自ら心に誇りしが、此決断は順境にのみありて、逆境にはあらず。我と人との関係を照さんとするときは、頼みし胸中の鏡は曇りたり。 (查看原文)
    Erolla 1赞 2018-08-02 16:12:32
    —— 引自章节:文案
  • 时当阴历六月半, 学生大多旅行未归, 所以隔壁无人, 不必担心别人打扰, 倒还差强人意. (查看原文)
    络绎很无聊地 2013-01-13 21:16:36
    —— 引自第28页
  • 就这样, 同冈田虽一墙之隔, 住了很久却老死不相往来, 现在终于你来我往了. (查看原文)
    络绎很无聊地 2013-01-13 21:16:36
    —— 引自第28页
  • 隔着一个竹篱笆就是隔壁的花匠房,在纯一站着的那边儿,就有一簇谢了花的胡枝子长得圆圆的。那旁边,有开两季的西番莲,十几朵红黄两色的花朵,高高地昂首盛开着。蓝盈盈的阳光照在花朵上。纯一正似看非看地瞧着,在稍离胡枝子的地方,西蕃莲花之间,忽然出现了一个戴着淡黄色宽绸绦的、束发姑娘的头。她那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纯一,纯一也盯着看她。婆婆顺着纯一的眼光看到了姑娘的头,喊了一句“哎呀呀!” “是客人吧?” 姑娘问过后似乎也不期待回答,竟嫣然一笑。随即隐没在胡枝子丛里去了。 纯一说好下午搬来,慌忙走出了大门。在走过花匠房前时,看了一下西蕃莲花盛开的地方,并排铺着四块花岗岩的石路,从栽有胡枝子的地方往右拐了过去,再往里就看不见了。 (查看原文)
    奇譚クラブ 2013-09-22 13:25:26
    —— 引自第73页
  • 冈田经过时,女人刚回到寂静的格子门前,正要开门,听见冈田的木屐声,蓦地停住手回过头来,恰好和冈田打了一个照面。 一身蓝绉绸的单衣,系着一条夹腰带,是黑贡缎和博多产的花布缝制的;纤纤的左手,随便提着编功细致的竹篮,里面放着手巾、肥皂盒,还有搓身用的米糠袋和海绵等;右手搭在门格子上,正扭过头来。这女人的身影并没给冈田留下很深的印象。不过,他注意到,新梳好的银杏发髻,两鬓薄得像蝉翼似的;一张瓜子脸上,高高的鼻梁,略带寂寞的神情,从前额到两颊,说不出是哪儿,显得有点平板。冈田不过看了这么一眼,等他走下无缘坂,早把这女人忘得一干二净。 (查看原文)
    超高校级贱娇 2014-05-12 16:36:10
    —— 引自第73页
  • 那时候,威廉一世还时常会凭窗眺望街景;挺胸耸肩的军官穿着礼服;佩着彩饰;艳丽的少女照着巴黎的款式,打扮的花枝招展,一切的一切,无不令人瞠目结舌。形形色色的马车,在柏油路上往来如飞,高耸云霄的楼宇之间的空地上,喷水池溅起的水声宛如晴空里骤雨的淅沥。向远处望去,隔着勃兰登堡门,在绿树掩映下,可以望见凯旋塔上浮在半空的女神像。 (查看原文)
    熏安 2016-09-04 16:11:53
    —— 引自第4页
  • 无论对于自己的进退,抑或是别人不相干的事,我一向自负很有决断。可是这种决断,只产生于顺境之中,而不存在于逆境之时。我心中洞明事理的这块明镜,一旦照到自己同别人的关系,便一片模糊了。 (查看原文)
    熏安 2016-09-04 16:12:42
    —— 引自第19页
  • 嘴快的小小姐还没发话,这时一声“我去吧”,想不到竟是伊达小姐说的。大概惯常沉默寡言的人,一说起话来便会脸红。 (查看原文)
    熏安 2016-09-04 16:17:15
    —— 引自第57页
  • 正如同一颗小钉子引发出大事件一样,上条公寓晚餐的一碟酱烧青花鱼,竟使冈田同小玉永无相会之期。 (查看原文)
    熏安 2016-09-04 16:19:07
    —— 引自第161页
  • 有些东西女人是想要不想买的,商店橱窗陈列着的时钟啦、戒指啦,每次经过,女人都会看上几眼,却不会特意跑去看。有事从门前经过时,必定会瞧一瞧。想要的东西买不了,成为不可企及的事,只好死了那份心。那么,愿望与放弃便成了一回事,于是产生某种轻微而又甜蜜、不太痛楚又带点哀伤的情绪。女人把咂摸这种滋味视为乐趣。与此相反,有的东西女人想要而不得,就会感到强烈的痛苦,为此而苦恼,坐立不安。明知等上几天就能到手,但都等不及,一旦心血来潮,立即去买,哪怕酷暑严寒,夜色深沉,雨雪纷飞,都在所不惜。甚至有女人去偷盗,这并不稀奇。她们只不过把想要和想买这两件事给混淆了而已。对小玉来说,以前冈田是她想要的,而今天变了,已变成她想买的了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7-04-25 10:03:43
    —— 引自第137页
  • 从出生直到今日,自己在做什么?自始至终,自己都像被某种东西驱赶着,对学问汲汲以求。他一直以为,那将对自己起到某种作用,将成就自己。这一目的或许达成了几分。但是自己做的事,似乎无非是演员在舞台上扮演某个角色罢了。那扮演的角色背后,定然有某种别的事物存在。自己一直被鞭策、被驱赶,所以那事物无暇觉醒。从勤勉的孩子、到勤勉的学生、勤勉的官吏、勤勉的留学生,都是扮演的角色。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将粉墨涂抹的脸洗干净,从舞台上走下来,静静地思考一下自我,看一眼藏在背后的那事物的真面目。心里虽这么想,舞台导演的鞭子却落在背上,只能一个角色又一个角色地演下去。他无法认为,这些角色就是人生。那藏在背后的东西,才是真正的人生,不是吗? (查看原文)
    遊歩者 2017-10-12 15:43:32
    —— 引自第130页
  • 对女人来说,有的东西虽然想要,却还没到要买的地步。像手表啊、戒指啊,摆在商店的玻璃窗里,女人每次路过会看看,却不至于特意跑去。不过,若因为别的事经过店前,则必定要看一下的。“想要”的期望与“反正买不起”的认命感合为一体,产生了一种并不深切的、隐约而甘美的哀伤之情。女人愉悦地品味着这种哀伤。但是,与“想要”不同,“想买”的东西却会使女人感到强烈的痛苦。她为那件东西烦扰,坐立不安,哪怕明知道再过些时日,就可以轻松到手,却也等不及了。一旦心血来潮,她立刻就要去买,哪怕严寒酷暑、雨雪黑夜,都在所不辞。那些假作购物、顺手牵羊的女人,也并非什么怪木头刻出来的,她们不过是混淆了“想要”和“想买”的区别罢了。 (查看原文)
    羊小罗 2019-05-08 13:57:44
    —— 引自章节:雁
  • 所谓法律的自由意志并不存在,这也是早就知道的。但若不去思考自由意志是否存在,那刑法就变得完全没有意义。 (查看原文)
    沙拉豆腐 2019-10-10 09:53:53
    —— 引自第27页
  • 只是你只要画画可以不用说,但我可是为了发表言论才做学问的,当然一定要思考,思考后却不老实地说出来或保持缄默,这就是在捏造另一个谎言。 (查看原文)
    沙拉豆腐 2019-10-10 09:55:52
    —— 引自第27页
  • 1877年,东京医学校和东京开成学校合并,改称“东京大学”,这是日本首次建立近代意义上的大学。十五岁的森林太郎(即森鸥外)成为日本最早的大学生,当时医学部的同级生仅有二十六人。 森鸥外留学归国后不久,1888年9月24日,一位名叫爱丽丝的德国女子追随他来到日本。一开始,鸥外没有见爱丽丝,由弟弟笃次郎和妹夫小金井良精出面,劝说爱丽丝返回德国。10月16日,森鸥外将爱丽丝送往横滨,翌日一早轮船启程,鸥外在码头上送别。在妹妹喜美子眼中,两位当事人的表现似乎过于平静。“不知道站在人群中的兄长心情是怎样的。远道而来的年轻女子失望地回国,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实在太可怜了,可是在船上挥舞着手帕告别的爱丽丝,脸上一点儿也没有忧虑之色,真是不可思议。”(小金井喜美子《森鸥外的系族》) 尽管《舞姬》三部曲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接下去鸥外并未继续创作小说,直到十八年后的1909年3月,他才以“第二处女作”《半日》复归文坛。由此可见,虽然鸥外具备创作才华与热情,但青年时代的他,显然并未把成为“小说家”作为人生目标。此种情形无独有偶,二叶亭四迷创作了近代文学奠基作《浮云》后,感叹写小说岂是大丈夫的事业,转而做了新闻记者;夏目漱石长期致力于从理论高度探讨日本的文化身份,直到三十八岁时,为排解心情偶然写作了《我是猫》,受到热烈欢迎,才走上创作之途。这是明治这一时代赋予知识精英们的共通性,比起写小说,他们有更迫切的事情要做,对于森鸥外而言,就是更多更快地传播西方科学精神和文艺思想。这期间森鸥外的文笔活动,主要集中在文艺批评、小说和戏剧翻译、哲学思想介绍等领域。例如,他前后耗时九年,译完安徒生的《即兴诗人》,使安徒生这部并不十分出色的作品在日本获得了长久的生命力,是有名的“译作超越原作”的范例。 (查看原文)
    学渣 2020-03-04 10:56:10
    —— 引自章节:导读
  • 无论置身何地,我的心决不为虚妄的美景所动。 合欢树的叶子,稍一触碰便会退缩躲避。 打开结冰的窗户,目送我乘车离去。 至于与那位少女的情缘,纵然她一片挚诚,纵然你们情深意浓,但这并非因她知晓你的才华抱负而心生爱慕,只是由于“习惯”这种惰性使然罢了。 我所依赖着的胸中的明镜,每当映照我与别人的关系时,就会变得模糊不清。 (查看原文)
    学渣 2020-03-04 10:56:10
    —— 引自章节:舞姬 まいひめ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