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罗汉池 短评

  • 33 朱岳 2018-11-16

    芥川遗书里讲,“既然热爱大自然的美,却又要自杀,岂不自相矛盾?可那是因为,大自然的美,映入了我这双临终之眼的缘故。”在袁哲生这里,正因为丧失了爱的资格,那个爱情才获得一种惨痛的刻骨铭心。

  • 19 恶魔的步调 2018-12-02

    看黄锦树小说的时候,我说“梵高的向日葵,莫奈的睡莲,黄锦树的雨”,但袁哲生的《月娘》《罗汉池》《贵妃观音》三篇又何尝不是一组睡莲,而且还是同支睡莲,第一个故事刚长了叶子,第二个故事开花了,到第三个故事才结出莲子来,同一个故事讲了一遍,又讲一遍,再讲一遍,每次都将命运推进一点,切切实实让人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而《雨》《猴子》两篇则多少有点想起弋舟或余华同样的孩子视角,《雨》里面出走的母亲难道是跟《父亲的轮廓》里出走的父亲一起了吗?希望他们能幸福。

  • 16 恶鸟 2018-12-03

    袁哲生的小说不轻易给人锋芒,叙事就像暖玉,用体温捂着养,当放出光芒的时候,他就退出了光圈,连个人的风格也只留一些影子。人总是望他的背,读到他,也已经不给你看到他的生。

  • 15 李斯本 2018-12-04

    读完袁哲生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什么也不想写。不会写。

  • 8 Proustalain 2018-12-04

    收录于《猴子》的两篇都太好了:《雨》把情窦初开的朦胧感氤氲于雨中,结尾只消一句“下雨了”便意境全出;同名篇目《猴子》则采取了更激进的态度,从《雨》的青涩朦胧中大胆走出,迈向青春必经的生理与心理双重意义上的成长。《罗汉池》看样子是想表达可能更深刻的主题,但我没能太直观地感受到,罗汉池尤其像一个被刻意虚构出来的世界,总带着不可消弭的距离感。

  • 6 竹官碧 2018-12-16

    太好了,今年读到的最喜欢的小说。开篇的《雨》就很惊艳,诗意的疏离的叙事提醒我,它来自于一种熟悉的抒情传统。《猴子》更进一步,技巧也更高,日常是虚化的,而写猴子这一作为象征而存在的反日常对象时笔触却突然变得清晰实在。《罗汉池》更是读得回味无穷,熟悉的美学体验再次浮现,合上书想起来,那是废名的《桥》。袁哲生的语言也好,圆美流转如弹丸。读完夜深了,不见月娘,也无风雨。

  • 6 风满蜃气楼 2018-08-29

    两段幻灭的初恋。更喜欢罗汉池。

  • 9 赫恩曼尼 2018-11-24

    五颗星全部给《猴子》一篇。作家袁哲生一贯深情,文笔却独克制,比喻尤精到(这一点实属不易),似是不经意荡开一笔,背后却定是苦心孤诣。《猴子》写少年情事,和《寂寞的游戏》异曲同工,都是从一方池塘中,窥见一生孤独的倒影。读之好像被凌空抽了一记耳光,头皮发麻:竟有人真能把如此细腻不可言的情感写了出来!并且写得这么自然,贴切,正中靶心。

  • 6 电动小伙 2018-12-13

    该怎么说呢 他的夜幕铺着金箔 他的脚下比湖水还透明 还平静

  • 6 陆源 2018-12-20

    写得真好啊。美好啊。作序的童伟格说如何悲啊,孤独啊,残酷啊。我一点不觉得。我觉得温柔得不得了,美得不得了,又非常好笑。好笑是必须的,又不是唯一的。光是孤独啊,残酷啊,悲啊,谁不会。美好才见高山,才见大海。

  • 5 欢乐分裂 2019-01-07

    不得不服语言功底,貌似平白浅显的用词实乃精心打磨,寥寥几语抓捕之精准,在大幅度被节省的留白空间里,隐匿着更多残酷沉郁的现实,因此篇幅虽短,叙事密度却极高,也很容易让人浸润其中。「猴子」明面上书写的是眷村青春物语,暗里却涌动着如黑夜一般漫长的蚀骨孤独,最终都要告别,“猴子”作为所有人困兽犹斗的内心投射,在暗夜里凄惨决绝地叫唤,观字如闻,不由惊心。「罗汉池」采用大量台湾方言,荡漾着俗世的温暖,而最终无缘放手的正是难逃劫数,时间被折叠在代际间的命运轮回,直至法相庄严的佛像终至完成,才算了却尘缘。

  • 6 羽十三 2018-11-03

    喜欢《雨》和《猴子》这两篇,挖掘内心隐秘情感的同时在文字的把控上又既具有技巧性。

  • 6 Will 2018-12-01

    1.人与猴子的区别在于,人要控制自己的情感表达和欲望诉求,无论成功与否直至再次涌起密云(因为各种现实的和幻想的问题;2.期冀与失落,猴子的本能释放与人的克制,少年的纯真与成年的无奈,世俗诉求与宗教关怀等几组对照形成的张力,以及陌生化的细节描写,恰到好处地拨动读者的心弦:明明没有大悲大痛的情感、大起大伏的情节,却使人不自觉地陷入小说所营造的惆怅境遇,久久不能释怀――这些都显示了作者对语言技巧和叙事结构所花费的严密心思,或者说这种功底正彰显了作者的才华。

  • 5 小椿山 2018-12-15

    《猴子》,真·残酷青春物语。周围是情欲的汪洋大海,公狗舔舐母狗的尿液,中年男人吐出黄痰盯着女人。主角安静怯懦,格外纯情,但那只发春的猴子就像他的另一个影子,猴子被拴着狗链圈,情欲如同暴怒和自虐,被冲了冷水之后冷静下来瑟缩成一团垃圾。

  • 5 牧羊的水鬼 2018-11-13

    喜欢《猴子》,《罗汉池》居然有汪曾祺风味~

  • 5 洛阳小流氓 2018-12-07

    “不可学的作家” 语言应和王小波、汪曾祺、沈从文、老舍列在一起,对美的追求要和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相提并论。 怎么学?学语言?那就被王小波、老舍那样语言魔力给吸进去,然后你一口京味儿、台湾腔,殊不知长安城里、正红旗下、台湾眷村的意象黏附着那些词语。学结构?学停顿?会散得一塌糊涂,《受戒》整篇是失控的,只靠结尾堪堪立住,罗汉地系列内部是失衡,制造时刻出走的紧张感却不使人厌倦。 起点是爱,终点是美。 只能体会,只能感受,甚至你都不知道摘抄哪段、标记哪段。殊不知说王小波黑色幽默、王朔坏、老舍揶揄、沈从文清丽、汪曾祺不正经,既指语言,也指他们描写的那个罗汉地,那场“雨”,那只缩成抹布的猴子…… 沈从文看到堆满书架的书就不想写了,从蓝色天空、雨景里回来时,我也不想写了 (《受戒》学的岛崎藤村)

  • 4 已注销人士暗蓝 2018-12-13

    从体量上看,短篇谋求爆发突进,长篇贵在持久绵长,而不长不短的中篇其实很难驾驭。但袁哲生的这两个中篇,却都是难能可贵的杰作,既在情节上的层层堆叠推进,又可以让情绪凝聚于一点,集中倾泻、戛然而止。而从内容上看,不论是《猴子》里无望的青春之期(让人想起卡佛、耶茨和塞林格),还是《罗汉池》里众人惨淡一生(尘缘未尽,于世间出入不得),都实现了苦痛与悲悯的并存,实在难得。

  • 5 低端苍吾 2018-11-14

    只能说能写出这种小说的人 年纪轻轻就去世了实在可惜

  • 3 爻木木 2018-12-20

    心有戚戚。写得真好。头一回读袁哲生,竟是在他辞世14年以后。

  • 5 Miss_Cynthia 2018-11-09

    两个“表明上”关于爱情的故事,我甚至不觉得它们本质上与青春、宗教有关。可能还是关于人的境况,关于人如何一步步往下落。从小孩视角出发的小说尤其适合观察人的下滑曲线,美好的情愫跟绝大多数虚幻的奇迹一样,阻止不了这个坠落的过程。袁哲生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能用寥寥几笔丰满每个人物,哪怕是那些角落里的小角色,并让每个人的命运串联起来,撑住这个牢不可破的主旨。另,喜欢《猴子》超过《罗汉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