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发展史》的原文摘录

  • 那些收入较高的艺术家和职员,住在较为体面的居住区里,也许住在一排排的住房里,或者在半独立式的住宅里,宅前有一小块不大干净的草地,或者在狭窄的后院有一棵树,整个居住区虽然较为干净,但有一种使人厌烦的灰色气氛───这种体面几乎与穷人居住区里那种干脆直率的安葬邋遢一样地抑郁沉闷。说真的,它还不如穷人聚居区呢,因为在穷人聚居区里至少还有一点生活的气息和乐趣:街上时不时有个耍木偶戏的,摊贩们的闲聊,小酒店或小餐馆里哥们儿义气和同伙友谊的喧闹声,一句话,在穷人们居住的街道上有更多的相互交往和友好生活 (查看原文)
    冰糖花木鱼 6赞 2012-03-31 19:31:41
    —— 引自第478页
  • 对发源于大城市的生活方式打上一个记号,给它一个价值。他们创立起全国性的商标牌子,他们控制国内市场,把一切背离大城市式样的东西说成是土里土气的、粗野而不文明的,更为可恨的,甚至说成是过时的、不合时代的。这个进程的最终目标将是使人类变成一个统一的、相同的、完全标准化的、被塑造成大城市式样的、习惯于消费控制者和调解者提供的那些商品的动物,为的是满足不断扩张中的那种经济的利益。 (查看原文)
    冰糖花木鱼 1赞 2012-04-14 11:01:24
    —— 引自第550页
  • 博物馆是经济上无限制掠夺的产物,正如游乐花园是经济上无限制消费的产物一样 各处都在无目的地收集埋藏着的艺术珍品和自然界的珍异物品;这是有组织的种植发生以前存在的一种原始的“采集经济”的心理状态。 (查看原文)
    冰糖花木鱼 1赞 2012-03-24 22:10:32
    —— 引自第397页
  • 真正成为你自己的无与伦比的自我;在无与伦比的风景地区建起你无与伦比的住宅;生活在这样的自由王国中过着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在这里,你私下里的一些幻想和物理的观念和欲望,都可以有权公开表达出来,总之,像当和尚那样从世俗社会中隐退下来,去过皇子一班的生活───这就是原来最早创造郊区的人们的目的和宗旨。 (查看原文)
    冰糖花木鱼 1赞 2012-03-31 20:13:55
    —— 引自第498页
  • 我丈夫早年有许多梦想,其中之一便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到中国去广泛地游历一番,以便亲自去体验她伟大的文化和历史。那时他就认识到,对于一个想要探索欧洲文明的基础的人来说,了解中国的过去乃是至关重要的。 (查看原文)
    花音妙 1回复 1赞 2012-04-20 07:20:23
    —— 引自第5页
  • 只有在城市中—在一种有效的规模和充分的连续性的基础之上—才能产生这些相互影响和交易,产生这些提议和对应 (查看原文)
    cherrystal 1赞 2015-04-11 22:59:32
    —— 引自第103页
  • 数千年来,城市居民一直忍受着不良的、有时则是很糟的卫生条件,辗转于他们本来有能力清除的垃圾和污物之中,因为清运垃圾污物总比经常行走在这些污物之间,呼吸那些臭气要好受得多。猪狗等许多动物尚且拚命使自身及其圈舍保持清洁,谁若能充分解释人类环境中这种对污脏状况莫不关心的事实,他就可能找到线索去解释为什么自市诞生5000年以来技术发展会如此缓慢,并且时有时无。 (查看原文)
    花与刀 1赞 2020-08-19 16:16:05
    —— 引自章节:第三章 先古的形式和典范
  • 只要城堡的功能还局限于这种准军事性(或假军事性)用途,原始城堡便只是一种贮存性据点;酋长首领的私产,主要是粮食,可能还有女人,就安全存放这里,主要防范本地的劫掠一安全的含意就是防备忿怒的村民发起攻击。那时,谁占有每年农产品剩余收获量,谁就操纵了邻人们生死大权。在自然收获越来越丰足背景上,这种人为饥荒便是文明剥削制新经济最早的丰功伟绩之一;这种新经济已经从根本上背离了村落社会的民风民德。中 但是,这种残酷控制制度却有其固有局限。单纯的物质权力,即使有成套恐怖主义来支撑,也无法形成商品向集散地顺利流动,更谈不到促进公众为发展生产事业竭尽忠城。从罗马帝国开始,每个极权主义国家或迟或早,总会觉悟到这一点。若要赢得公众心悦诚服的顺从;同时又无须耗费过分政治监督,行政管理当局必须创造一种慈善、扶助的局面,使之足以唤来一定程度的情感、信任与忠诚。 (查看原文)
    达袋 2019-11-21 22:29:04
    —— 引自章节:第二章 城市的逐步形成
  • 神袛与君主,这两个人物现在凭借皇权制成为事实,形成相互替身的关系。因为,统治者可以替天行道,以代神用权方式使自然界各种伟力人格化,又能让自己那个特定社区人格化,并且自己承担责任,确保这社区生物学和文化意义上的生存。 (查看原文)
    达袋 2019-11-23 15:44:29
    —— 引自章节:第二章 城市的逐步形成
  • 公共喷泉或汲水站也是人们相互交往的地点,是大家会面和聊天的场所,因此,也是该地区传播新闻的地方,不下于茶楼酒店。今天的卫生学家和工程师们,到落后国家去,在原始的农村里为家家户户安装水管,传播他们熟悉的机械所创造的好处,却可悲地中断了这个社区的社会生活,这是难以补偿的。 (查看原文)
    冰糖花木鱼 2012-03-20 17:34:55
    —— 引自第315页
  • 技术方面的这种爆炸式发展,也引发了城市本身发生极其类似的爆炸...我们目睹了城市的又是在某种意义上退化为一种杂乱无章和不可预知的状态。简单地说,我们时代的文明正在失去人的控制,正在被文明自身的过分丰富的创造力所淹没,也正在被其自身的源泉和时机所淹没。无情地实行专制控制的极权主义国家制度,已由于它们的制动器不灵而成为新时代的牺牲品,正如貌似自由实则正在跌落的经济由于乘上控制的车辆而成为牺牲品一样。 (查看原文)
    骡子骡子 2012-11-03 21:16:59
    —— 引自第37页
  • 民主国家在花钱建造公用设施方面常表现得过于吝啬,因为它的公民们感到钱是他们自己的。君主制国家和专制国家则比较慷慨,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去掏其他民族的腰包。 (查看原文)
    Little M 2012-12-16 15:55:53
    —— 引自第210页
  • 这些封建地主和主教比军阀更可怕,因为他们是一个相当广泛的组织制度的代理人,控制着极其重要的物质资源和精神资源。 (查看原文)
    Little M 2012-12-17 09:47:31
    —— 引自第271页
  • 当时人若想生存,就必须隶属于某个团体——某户、某庄园、某修道院,或某行业工会。没有团体的保护便谈不上个人的安全和自由,更谈不上履行共同生活的经常责任。总之,一个人从生到死始终须由他所属的阶级和社团来确定他的身份。 (查看原文)
    Little M 2012-12-17 14:56:09
    —— 引自第288页
  • 人们尽其全力,不去追求安全,平稳,或是来时的永世,而是追求人的一生之中尽其胆识所能获得和掌握的一切东西。 (查看原文)
    Little M 2012-12-19 10:56:56
    —— 引自第365页
  • 当19世纪人们开始建设新城镇时,几乎没有一个人再想到中世纪的城镇了。老城镇里的生活已经慢慢干枯了,他们的城墙也成了个空壳,城里的一些机构也只是个空壳。今天,只有拿着这个空壳轻轻贴近耳边,象拿一个贝壳那样,才能隐隐约约听到这些过去空壳的呼啸声,当时城墙里面的生活曾是坚定的信仰和庄严地目的。 (查看原文)
    子午岸 2013-08-30 23:32:03
    —— 引自第259页
  • 早在公元前6世纪梭伦的时代,仿佛有一股清风吹过了这些城市,从爱琴海东部地区直至地中海北部沿岸, 但首当其冲的则是阿蒂卡城:迷信和昏昧的迷雾在旭日下飘散, 智慧开始照亮最深层的洞穴。理性,刚刚开始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和自身的权力, 又陷入关于自身形象的思考:古希腊雕像脸上的微笑, 也被作为古旧过时的习俗而槟弃了,而这种微笑却最能真正地反映内心的信念和光明。无论位于城市基础位置上的村庄生活有多么粗陋,攀上卫城的人都可在嘴峭的山坡上和灿烂的天空中看到一种精神思想的反照, 这种思想已成为度量一切事物的尺度:人们开始用这种独立的、合乎理性的尺来度量旧的风俗、习惯和法律,连天上的神明现在也须适应人类的标准。 经过一两个世纪之后, 希腊城邦, 特别是雅典, 作为上述转变时期的结果, 成为代表所有真正属于人类的事物的象征。自然生命本身, 连同它那些适度的缺陷, 竟然如此美妙, 比神话幻想中那些怪诞的称颂和令人不解的昏昧美妙得多。作为人类而生活, 这意味着比古代的神灵更像神。 (查看原文)
    伏维阁主 2013-09-25 11:31:22
    —— 引自第142页
  • 在这些礼仪活动中心,人类逐渐形成一种更丰富的生活联系:不仅食物有所增加,尤其表现为人们广泛参加的各种形象化的精神活动和艺术活动,社会享受也有所增加;它表达了人们对一种更有意义、更美好生活的共同向往;这就是后来亚里士多德在其《政治篇》中所描述的那种理想生活的成胚时期,是乌托邦的第一次闪现。 (查看原文)
    BlueNanny 2014-05-18 21:46:56
    —— 引自第7页
  • 这种自发的会议组织是在沿用中习惯形成的,它代表村名的一致意见,其职能主要不在于制定新的决定,而在于保证亘古以来约定俗成的那些规矩、决定的切实执行 (查看原文)
    cherrystal 2015-03-06 10:11:14
    —— 引自第19页
  • 在从分散的村落经济向高度组织化的城市经济进化过程中,最重要的参变因素是国王,或者说,是王权制度 (查看原文)
    cherrystal 2015-03-06 20:25:45
    —— 引自第38页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