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回憶錄》的原文摘录

  • 一九三八年的舊曆年,我第一次看見伯父寫大批的紅紙春聯,其中有一條幅是「天地國親師」五個大字,貼在放祖先牌位的廳堂中間牆上。伯父向我解釋,這五個字原來是「天、地、君、親、師」,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皇帝了,所以「君」字改爲「國」字。 (查看原文)
    Ciao! 5赞 2019-05-02 10:56:07
    —— 引自第18页
  • 杨先生对于西方汉学的态度在萧公权先生下面一段记述中表达得最为清楚: 照我看来,不曾经由放眼看书,认清全面事实而建立起来的“假说”,只是没有客观基础的偏见或错觉。……近年来有若干欧美的“学者”因急于“成一家言”,不免走上这一条险路。杨联陞教授在一九六零年参加中美学术合作会议时曾含蓄地指出这个倾向。他说美国“史学家”的长处是富于想象力。如不加以适当的控制,他们可能会“误认天上的浮云为天际的树林”。(见萧公权,《问学谏往录》……) 萧先生晚年在美国执教,对于“有些研究中国历史的美国学者”深同此感。所以他也引王阳明的名言与杨先生的话相印证,其言曰: “今学者于道,如管中窥天,少有所见即自足自是,傲然居之不疑。”…… (查看原文)
    许曼曼 2赞 2019-11-09 09:10:58
    —— 引自章节:第五章 美國哈佛大學
  • 杨、萧二公说的虽是五十年前的话,但今天并未过时,甚至更为适用。因为今天来自中国、台湾、香港或东南亚的华人子弟,由于古典语文的训练远非昔比,已越来越不能判断这一类“学者”、“一家之言”的是非得失。他们不但不能以批评的眼光阅读,而且往往一拥而上,为之推波助澜。我之所以郑重引杨、萧二公的话,只是希望或许能发生一点警惕作用,即使完全无效,至少也尽了一己的良知。 (查看原文)
    许曼曼 2赞 2019-11-09 09:10:58
    —— 引自章节:第五章 美國哈佛大學
  • 又念 弟之生活,却似梁任公。任公在日本时,起居无节,深夜作文,日上始睡,傍晚四五时再起床。弟求远到,盼能力戒,勿熬深夜,勿纵晏起。心之所爱,无话不及,谅 弟当不为怪也。 (查看原文)
    许曼曼 1赞 2019-11-08 09:44:46
    —— 引自章节:第四章 香港與新亞書院
  • 他显然担心我步梁启超后尘,不能终其天年。当时读到这几句话,我的感动是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 (查看原文)
    许曼曼 1赞 2019-11-08 09:44:46
    —— 引自章节:第四章 香港與新亞書院
  • 回顾起来,我任编辑的两年是一段很愉快的日子。我与作者及读者之间的经常沟通把我带出了纯书本的世界,因此和一般社会的思想和文化生活打成一片。我的眼界没有完全限制在学院的围墙之内,也许和这两年的经历有关。 (查看原文)
    许曼曼 1赞 2019-11-08 15:27:18
    —— 引自章节:三、自由知識人的政治文化動態
  • 但在北平这十一个月期间,我失学在家,无所事事,和北平的大学生偶有来往,因此才接触到当时最敏感的思想问题。我又爱读当时一些流行较广的期刊,如《观察》、《独立评论》、《新路》之类,自然而然地开始思考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自由主义等论题…… (查看原文)
    许曼曼 1赞 2019-11-08 15:27:18
    —— 引自章节:第二章 共產主義與抗日戰爭
  • 至于他们在聚会中“谈学问”,也时时有非常精彩的表现,故举一九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陈寅恪比较中西文化的一节议论于下: 中国之哲学、美术,远不如希腊,不特科学为逊泰西也。但中国古人,素擅长政治及实践伦理学,与罗马人最相似。其言道德,唯重实用,不究虚理,其长处短处均在此。长处,即修齐治平之旨。短处,即实事之利害得失,观察过明,而乏精深远大之思。故昔则士子群习八股,以得功名富贵;而学德之士,终属极少数。今则凡留学生,皆学工程、实业,其希慕富贵、不肯用力学问之意则一。而不知实业以科学为根本。不揣其本,而治其末,充其极,只成下等之工匠。境遇学理,略有变迁,则其技不复能用,所谓最使用者,乃适成为最不实用。至若天理人事之学,精深博奥者,亘万古,横九垓,而不变。凡事凡地,均可用之。而救国经世,尤必以精神之学问(谓形而上之学)为根基。乃吾国留学生不知研究,且鄙弃之,不自伤其愚陋,皆由偏重实用积习未改之故。伺候若中国之实业发达,生计优裕,财源浚辟,则中国人经营商业之长技,可得其用;而中国人,当可为世界之富商。然若冀中国人以学问、美术之造诣胜人,则决难必也。(《吴宓日记》第二册,页一00——一0一) 陈寅恪先生一向被看作是维护中国传统文化的保守派。但从上引一段话可知,他对于中国文化(思想、艺术等)的长处和短处都是清楚的认识;只是对中西文化作了比较性的研究才能得到的认识,绝非从主观空想而来。例如他说“中国古人素擅长政治及实践伦理学,与罗马人最相似”,显然是受到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中关于“中国哲学”论断的影响,但又作了更深一层的发挥,(请看Gerog W.F. Hege,Lectures on the History of Nebraska translated by E.S. Halane,the Bison Book edition,Lincoln & London:University of N... (查看原文)
    树下的天使 1赞 2019-03-09 19:23:41
    —— 引自第202页
  • 研究問題、輸入學理、整理國故 (查看原文)
    Ciao! 2019-05-04 21:39:09
    —— 引自第31页
  • 我對於許樂伯真是感激萬分 許伯樂前一天已打電話通知哈佛燕京學社。 按,據上文,“許樂伯”“許伯樂”皆為“許樂柏”之誤。此書原稿係余先生手書,知此處錯訛當是手民誤植。 (查看原文)
    书行者 2018-11-17 15:19:10
    —— 引自第158页
  • 但处死高敬亭以后,新四军第四支队的军纪并未见有什么改善,残杀人命,一如既往。 (查看原文)
    半岛铁盒的等待 1赞 2019-01-27 17:40:54
    —— 引自第43页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下旬,有一位安徽同鄉到北兵馬司住宅來訪我的一位堂兄,適家中沒有別人,我接待了他。他是一位基督教牧師,在安徽蕪湖傳教,那裡也有不少余氏宗親。他告訴我安徽的近況,主要是地方幹部怎樣殺人逼錢的殘酷行為,以及窮人生活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更為困難等等。他的話還沒有講完,我的左傾幼稚病和狂熱症已同時發作了。於是我聲色俱厲地駁斥他的事實陳述,所持的理由大致不出剛剛撿來的宣傳八股。他碎不及防,滿臉錯愕'狼損而去。但我當時如飲狂泉,完全無法白制,不但失去理性,而且人性也已歪曲得所剩無幾o大概十幾天後,我去香港,在上海親戚家中住了兩、三天,聽到南方的情況比那位牧師所說的更為可怕。我雖然還勉強為之辯護,然而心中巳後悔不應該對那位牧師如此粗暴無禮了。時間愈久,我的愧悔之感也愈益加深。六十年了,我每一思及此事便覺得無地。 (查看原文)
    dockerdeng 2020-02-24 01:28:06
  • 由此可知,八年抗日战争和战后苏联占领东北早已决定了二十世纪下半段中国的命运。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向中方表示侵略的歉意,毛泽东毫不迟疑地答道:“我们感谢你们的皇军,帮我们早日完成了中国的革命。”这不是客套话,确实是肺腑之言。 (查看原文)
    林克 2021-09-08 10:21:56
    —— 引自章节:二、抗日戰爭的背景
  • 但我當時如飲狂泉,完全無法自制:不但失去理性,而且人性也已歪曲得所剩無幾。 (查看原文)
    林克 2021-09-08 14:28:39
    —— 引自章节:六、「入團」經過
  • 一個民族的文化傳統既是通過時間而成長起來的整體系統,它不可能隨時被人一掃而光,以为新文化的創建鋪路。如果有妄人作此尝试,其結果只是破壤和歪曲傳統,使之惡化,而無法消減它。但由於文化傳統的整体性,它接受外來的價値和觀念而最後與之融合为一體必然要經歷重重困難,非一蹴可至。这是因为文化交流牵一发而動全身,佛教之入中國便是显证。 總結一句話:中国文化中接引民主政體的成分遠多於排斥它的成分,這已是我當時所深信不移的一個历史論断。 (查看原文)
    林克 2021-09-10 17:21:08
    —— 引自章节:二、校外求知
  • 世間何寂寞·知交君一人·披瀝見肝胆·契合若石金·久別萦夢寐·重晤感衷忱·康桥枫晚醉·裴山雪夜晴·旋有東林約·復聚南海滨·命隨蓬梗轉·分與芝蘭親·鸿案清芬溢·凤丫秀色新·侵晓聽風雨·忘忧論古今·秣崗幽且娴·秣川澹而温。 浩然欲歸去·長空凉月明。 (查看原文)
    林克 2021-09-14 11:03:09
    —— 引自章节:「一見如故」的邢慕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