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泳的笔记(5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mi4444d

    mi4444d (Mojave Desert)

    我在看河,从塔吉克斯坦流过来的那条河,水势平顺,藏着隐秘的韵律,梯形夕阳洒在上面,释放出白日里的最后一丝善意与温柔,夜晚就要来了,乌云和龙就要来了。我想的是,沿着河溯流而上直至尽头,在帕米尔高原被冰山回望凝视过的,会是什么样的人;一步一步迈入河中,让刺骨的水依次没过脚踝、大腿、双臂、脖颈乃至发梢的,会是什么样的人;被溢出的洪水卷到半空之中,枕着浮冰、滚木,或者干脆骑在铁板上,从此告别一切过往的...

    2018-11-05 00:09   5人喜欢

  • 海山2

    海山2

    这是众多傍晚中的一个,并不比昨天或明天的更为独特,但却也同样的晦暗、易逝、难以捕捉。

    2018-12-22 08:31   2人喜欢

  • 海蒂白

    海蒂白 (小城大事。)

    他想象着,想着自己在开一艘船,海风,灯塔,浪花,礁石,在黑暗的前方,正等待着他逐个穿越,唯有彼岸才是搁浅之地。船身有一些疤痕,那是搏斗、撞击或者侵蚀的痕迹,时间的痕迹,当然,他的身上也有一些,每个人的身上终究会有一些这样独特的痕迹。无论是在阳间,在阴间,在工厂里,在黑夜里,在海水里,他们正是凭着这些痕迹找到彼此,并重新依附在一起。

    2019-01-28 18:20   1人喜欢

  • 单读Classics

    单读Classics (单读 Classics 阅读计划)

    1、 《工人村·古董》,p171-p185,@阿唐 这组小说创作时间较早,第一次读是在豆瓣征文的获奖作品中,当时的名字叫《打你总在下雨天》。这名字很耳熟,但想不出在哪听的,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这个句式是“阳光总在风雨后”。这几个故事也是这样,下雨不仅淋湿你,而且还会有人打你一顿。 我有朋友说,这组小说可以说是沈阳的《米格尔街》。从这个类比,我们能看出作者对沈阳的复杂感情。沈阳铁西区和米格尔街一样,是一...

    2019-01-23 12:29   1人喜欢

  • 闫不死

    闫不死 (无)

    吴红失踪之前,有一段时间在家休养身体,附近有个十三路教堂,毗邻莱市场,有一次,吴红买完菜后,随着人群进入教堂,尖顶高窗,有专门人员发饼干,吴红攥在手里,汗水浸透,也不敢吃,场地宽阔,琴声抚慰胸怀,有人站在讲台上,给大家讲道理,声音洪亮,像晚会歌手,有的道理吴红能听懂,有的听不懂,但去了一次,还想去第二次,后来变为常客,别人唱歌,她不唱,听完道理,提着菜回家,复述给孙少军父子,她说,少军,耶穌稣今天讲,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来...   (1回应)

    2018-12-24 17:12   1人喜欢

  • 单读Classics

    单读Classics (单读 Classics 阅读计划)

    1、 《肃杀》 p049-071 廖细雄 关于《肃杀》本身,我没有太多想说的,只是回忆起一段往事。97年,金融危机,爸爸几乎彻底的破产了,欠人债,也是许多人和市里磷肥厂的债权人,那时候,到处都是三角债。之后的两年,他没有任何收益,只是努力的去索债,期间的花费,还有一家人的开支,需要靠妈妈外出出卖劳动力来勉强维持,还有要顶住巨大的精神压力,有多余的一丝开支都用来还债,因为我们家也欠他人钱,这让妈妈太痛苦。债务...

    2018-12-24 14:36   1人喜欢

  • 单读Classics

    单读Classics (单读 Classics 阅读计划)

    1、 《盘锦豹子》,P3-P45,@阿唐 (一) 故事始于婚姻,终于爱情。从开始到结束,孙旭庭的社会标签逐渐褪去,人性逐渐闪现。 对比开头与结尾。故事开篇,孙旭庭,国营工厂工人,去“我”家用易拉罐安装闭路,春节时,孙旭庭将单位发的米面油送到“我”家,喝酒时被未来丈人问起单位分房,只有这样,盘锦小伙才能迎娶沈阳姑娘。这时候,人之为人,体现在他的社会标签以及他的功用性。因此,开篇看不到人与人之间的关怀,即便是...   (1回应)

    2018-12-18 14:22   1人喜欢

  • 小强先森

    小强先森 (投入当下)

    我想明白了,我全部的命运,或者说我后半生的主要任务,就是在等这第四章幺鸡,前三张幺鸡是你、孙旭庭和孙旭东,那么这第四个是谁呢

    2018-12-04 23:28   1人喜欢

  • 肖蓓

    肖蓓

    看到还剩两个故事。回忆一下前面。 《盘缠豹子》老实能干印书厂员工孙旭庭,和小姑结婚后靠研究工厂一台进口机器要来工厂配给的六层楼的房子。小姑婆媳关系不好,生下儿子后离婚,常以打麻将为生。儿子慢慢变成问题下孩,在孙父亲去世后开始改变。小姑后拿走了房产要卖掉房子,孙死守将看房人赶走。 《肃杀》父亲骑摩托车拉脚,和一个爱看球赛的人成为朋友多有往来。后此人借走车再无消息,在父子二人心灰意冷时看到此人和车的...

    2018-11-25 19:54   1人喜欢

  • worrywart

    worrywart

    添加的第一个读书笔记   (1回应)

    2018-11-22 09:19   1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冬泳

>冬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