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一贯执政与万历党争 短评

  • 0 一去二三里 2019-09-11

    抄新书而乏新见

  • 0 [已注销] 2019-04-22

    先打一星,全文都是几页几页的抄《楚事志略》。这种书写出来有什么意思,实在难以读下去。如果后文有改观,再重新评判。

  • 0 Aaron 2019-02-25

    听说全书没有参考文献

  • 0 终南樵夫 2018-12-06

    日藏孤本《刑部奏议》,对本书的撰写起了很大作用,至少是个导火索。果真是新材料推动新研究。

  • 0 席缪 2019-05-06

    毫无新意。。

  • 0 姑苏有雪 2018-12-24

    征引史料详实,囿于传统道德史观,略为夸大皇帝对内阁、内阁对朝局的控制力,罗列前人洞见很多,而分析浅尝辄止。

  • 1 流惜子 2019-02-01

    要是靠复制粘贴史料,再copy点泥沙俱下的前人成果就能出书的话,信不信我一年也能写两本崇祯朝政治史?讲故事变得这么容易吗?

  • 0 沽上凡人 2019-07-18

    没全读完,史料堆砌多,叙事能力一般。

  • 2 聚洲 2018-12-15

    150。主体史料来自《楚事妖书始末》和时人奏疏,《刑部奏议》则提供了一些审案的细节(看到了更多曒生光被审讯时的冤号,愈觉各位堂上官面目可憎)。史料价值有之,但引用《始末》和大小臣工奏疏原文过于冗长,对一本专著而非史料整理的书来说,史料太繁杂而分析过少了,且很影响阅读体验。相对是补充了很多细节,但不影响三十年代政局发展大势的判断。 神宗深居静摄,当时的言官或糊涂或揣着明白装糊涂将荒政归因于首辅,但张居正后的首辅到底有多大自由转圜的空间仍是疑问,王锡爵如此,沈一贯也是如此,甚至之后的魏忠贤也是如此。皇帝和次权力层在下行意旨上的意愿占比,要是不能把中枢运行机制搞明白(且晚明几乎每朝都有所变化),我们和当时嚷着二十年来首辅权力造极于沈一贯的科道有啥区别… 好不容易有本晚明政治史的书…加一星吧…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