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负与神恩 短评

  • 10 安提戈涅 2019-04-24

    读了蛮久,但仍然不敢装作读懂了很多,薇依自己也问:“谁能自诩会正确阅读?”在我可以进入她的部分,却充满快慰。在薇依的神学宇宙体系中,有两股基本运动力:其一是下降的、重力的,它来自于“自我拔根”,把这根须做成十字架,背负起来,所以,这场下降的运动是背负神恩时的必然处境,它关系到一切的贫乏与痛苦(在《柏拉图对话中的神》里,薇依把这种力量称为是必然性,而荷马史诗就是力量之诗);那么,人如何能够“自我拔根”?他必须是空的,这就出现了薇依体系中的第二种力量:进入与填补的力量,人在薇依眼中,如同充满孔洞的容器,总是急于用想象填补,但薇依峻拒了虚假的想象,孔洞只能由神恩来填补,我们让位于“他”时,我们就成了净空自身的无辜者,必然遭遇整个天地的重量施压。轻盈与滞重在薇依的体系中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同一。

  • 4 süsses Kreuz 2019-03-14

    不管发生什么事,宇宙是满盈的。

  • 2 恶鸟 2019-03-06

    维特根斯坦一样的写作方式接近神和不幸,爱与无对面“恶”的绝对的善。

  • 2 提更 2019-04-11

    看不懂

  • 1 Pegasus 2019-04-02

    再看由两个人翻译的书我就是傻逼!

  • 1 still grace 2019-04-26

    “善凭借自然而然的现象取胜。这是根本的神恩之所在。” 薇依要求的是全然的纯洁和赤裸。好像一个学习仰泳的人,如果对水面不放心,不把自己的重量完全交托给它,就永远浮不起来。所以要保持缄默,要一无所是,要放弃一切想象,要以进入政治的方式拒绝政治。 这本箴言应该作了解薇依的最后一本而不是第一本来看。开篇Thibon的序言印象深刻。

  • 1 沈乱 2019-04-25

    所有一切被称为卑劣的东西都是一种重负现象。成为一无所是者,以便在万物中处于恰当位置。死亡,在我劫取光明的眼中,把纯洁还给被双眼玷污的白日。若我们在某个既定时间-同过去和未来相隔断的现在时刻-注视我们自己,我们便是无辜的。反驳基督教“心灵-历史”秩序,开出「现在」的解放力量,但仍难免「原罪」观念。

  • 1 被遥击的心 2019-03-14

    薇依说,天文学和化学是超越的占星术和炼金术的衰落。命主木星8宫+月巨蟹+太阳水瓶2宫,强大的自我价值观和对众生的爱,早就说明了她突破那扇门的渴望和完成。

  • 1 野马酱 2019-03-28

    在薇伊的思想中读到了奥康纳没有说出的话,她们对现实和时代的深刻思考汇聚于此——神秘,如果一定要找到某个代称。常被朋友问到的一个问题是:那你信吗?我至今不知道怎么回答。后启蒙时代,在“理性”“科学”构建起来的社会中,这一问题的答案似乎不言而喻,尤其对于缺乏宗教氛围只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来讲,它无形中被窄化为某一教派/教义的问题,“神圣”意味被消解,只好堕入“神秘”之维。这个层面来讲,信或不信都还未介入宗教范畴,约伯的问题是永恒的,那么苦难是唯一的意义,救赎也只能在苦难中发生,由此便明白“恩典”和它的形式。那么回到文学,它不遵从于任何思想、宗教的既定模式,而是以无数的变化组合形式呈现可能,它不属于过去更不属于将来,它起到的唯一作用便是预言。伟大作品所引起的那种强烈呼唤,或许正来源于此。

  • 1 [已注销] 2019-03-31

    the pain, we deserve it?

  • 0 [已注销] 2019-05-18

    苦难,有空再多读几遍吧

  • 1 塵月🌒 2019-06-19

    神学的书存在很多不理解、隔膜。人的存在就是重负,重负整个世界天地,承受虚空,净空自身,让上帝进来,让自己成为上帝的中介。上帝通过不在场来证明自身,创造世界之后作为钟表匠来爱世人。世界是必然性,上帝是世界背后的超越完美的善,超自然的,所以此世的善永远是相对于恶的,不完满的。苦难是重负必然的结果,只有苦难才能净空自身,让上帝进来。规避想象,服从必然。继承于斯宾诺莎,必然性充满世界,绝对的善是上帝。未来是想象的,过去比现在未来更完满。正是因为她眼中的绝对的善超自然,相对的恶是必要的、必然的,上帝通过恶爱世人,恶与痛苦被弱化,人的此世也在模糊和弱化,但是薇依又强调要爱此世。从上帝这里,她的思想是一贯的。但是种种纷杂矛盾造就了一种奇妙的结果,超凡脱俗又卑微低下,冷漠而又热爱,被动却很难说有自由。

  • 0 Hazel 2019-04-20

    万般热泪

  • 0 烹煮灵魂 2019-08-26

    很艰难的读完了,将来还需要重读。

  • 0 Hushhash 2019-04-04

    佛教逻辑(根除自我/摒弃想象/非时间性/不幸)基督教精神(苦修/爱/净化/信念)神秘主义(超自然/非理性/宇宙意识)对绝对真理的信仰和意志惊人的实践 “必须自我拔根。砍倒树,把它做成十字架,然后每天都背负它。”

  • 0 琴酒 2019-09-08

    读时想起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让伊万为《宗教大法官》安排的结局里,耶稣亲吻了法官的嘴唇。这是重与轻、不在与存在、痛苦与救赎、雄辩与沉默、理智与信仰、人与神……的故事,也是“重负”与“神恩”的故事。

  • 0 Ay1 2019-05-21

    以最近的状态很难处理这种片段式的文本,不敢说读懂了多少,但它带来的启示是巨大的。

  • 1 爬行钢炮 2019-03-16

    复归柏拉图的宇宙观、在世界的各处找到潜在的充盈的神性。薇依以此试图超脱苦难、战乱的时代。关注她的行动,文字便成了可有可无的注脚。

  • 0 乙左左 2019-06-06

    嶶依的思考笔记。把信仰和依赖区分开,把善和恶对立,企求自我消失,以消除上帝和人之间的屏障。

  • 0 佟湘玉 2019-09-06

    西蒙娜•薇依(Simone Weil,1909-1943)是20世纪法国哲学家、社会活动家、神秘主义思想大师。《重负与神恩》是西蒙娜•薇依的重要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