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在歌唱?是我在遐想? 短评

热门 最新
  • 1 风物岂非痴 2020-05-15

    以前的译者在翻译国外诗歌时似乎有种通病,总想像对待国内的律诗一般讲求工整和对仗,于是,总能在译作里看到排得规规矩矩字数完全相等的一行行句子,为了这种看起来的美观,甚至不惜牺牲了诗的语言的美感。 译者顾蕴璞也是位老翻译家了,但是这个译作读起来有时感觉在看机翻一样,借此理解叶赛宁有难度。 PS.给3⭐纯粹是因为译本缘故,与叶赛宁无关。 看到那句“我在你面前为了壮壮观瞻,竟在丑闻中耗尽了自己的力量。”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恕我孤陋寡闻,实在搞不懂“壮壮观瞻”是怎样一个意思,像“壮壮胆”那般理解实在别扭。翻译诗歌用“观瞻”这种太过文绉绉、汉语特征太明显的词也令人费解,而同样的一段,郑体武的翻译则是“而我竟公然在您面前 胡作非为,自暴自弃。”且不说两者的翻译在整体上究竟孰优孰劣,至少后者表意明确。

  • 0 找不到我 2020-11-07

    非常暴躁地读完了,一首也没记住

  • 0 汤圆圆 2020-12-16

    还是看而已集里面提到了叶赛宁才读的诗集,好喜欢他的诗歌呀,但是感觉这版翻译一般般…… 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我的亲爱的,请给我唱支歌, 把哈耶姆唱的那首唱一唱。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 0 小任今天没吃饱 2020-12-18

    译本一般,尤其是看见“爱情诗”三个字,很奇怪,别人写的怎么立马就可以归类,中国人自己的味道太多就不是编诗歌集了。

  • 0 漂浮后山 2020-07-22

    叶赛宁的诗歌逻辑是很清晰的,更像是在慢慢叙事,跟一些意识流的天马行空有一些距离。

  • 0 湛泊 2020-05-28

    他是“俄罗斯最后一位乡村诗人”,故乡或是祖国的草木是他恒久不变的歌颂主题,鲜活的风景在他的笔下洇开,此刻他便化身乡野的风,涤荡所有莅临此间的一度走失的灵魂,譬如我。此外,叶赛宁还对李白的诗歌与生活态度激赏不已,意象用得也同李白一样,大胆奇谲,诗风也常常洋溢着浓郁的激情抑或抒情。不过,尚有半数诗作偏向传统,无甚新意,稍显鸡肋,因而总体三星半。

  • 0 suki 2020-08-19

    读了几首就读不下去了,论翻译的重要性。

  • 0 菅田 2020-12-19

    前半本爱情诗有点难顶 后面田园给救回来了…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