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农业》的原文摘录

  • 中国农村传统上较少食用动物蛋白、摄取全谷物与植物蔬果量较高的生活方式,使得居民罹患心血管病、糖尿病和癌症等疾病的比例较低。 动物蛋白(特别是牛奶蛋白)能显著增加癌症、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阿尔茨海默氏症、骨质疏松等疾病等患病概率。 通过选择性育种的杂交组合、喂食高营养日粮,以及打生长激素以提高牛奶产量等手段,人们迫使这些牛以如此荒谬、超越自然极限的方式快速生长,以至于在被送进屠宰场之前,它们的产奶生涯也只有两三年而已。 在喂食与挤奶之外的时间里,它们什么事也没做,除了等待——等待食物,等待挤奶,或者药物。 中央谷1/5的儿童诊断患有哮喘——至少有部分是与大型奶牛场所所制造的空气污染相关。这个数据几乎是全美国儿童哮喘罹患率的三倍。而中央谷的400万壮年人口中,有1/3的人处于高度环境风险下,不论面临的是有毒空气还是水质污染。 (查看原文)
    逆行 4赞 2019-10-11 15:05:52
    —— 引自章节:all
  • 1997年,工党在英国普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几周后,我在阿姆斯特丹参加示威运动,这场运动是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要求改变欧盟法例的持久战的巅峰时刻,我们的诉求是希望动物能被归类为“有感知力的生命”(sentient beings),也就是取得官方对动物能感觉疼痛与痛苦的承认。我们举着彩色旗帜和横幅标语在灼热的太阳底下游行,但汗水没有白流,因为这场抗议活动成为动物福利的转折点。 人们普遍相信,鸡肉是高蛋白低脂肪饮食的好选择,减肥计划中常常包含了各种哟过清蒸或水煮方式烹调鸡肉的食谱。然而,工厂式农场已经大大改变了鸡肉的营养品质,使得鸡肉不再如以往健康。一只肉鸡高达1/5的体重是脂肪,背后的原因一半是基因——因为数十年来选择性育种要的都是胖嘟嘟的鸡——另一半则也它们的饮食有关。而且,工厂式农场的鸡体内脂肪比蛋白质多了40%。 2005年,克劳福德的研究团队发表了对现代鸡肉的分析报告,报告指出,现今超市里出现的一般鸡肉,比1970年时的鸡肉多了将近三倍的脂肪,却少了1/3的蛋白质。这一切表示,如今一份鸡肉所含的热量比20世纪70年代同分量的鸡多了50%。克劳福德还发现,现代鸡肉所含的DHA(另一种Omega-3脂肪酸),只有“野生”鸡的1/5。 过去50年来,肉鸡的成长速度快了四倍。如今要让小鸡长到目标体重,根本不需要七周;这个阶段的鸡还很年轻,它们要到大约18周才会进入青春期,开始下蛋。肉鸡飞快的成长速度让农民能大量生产廉价的鸡肉,但鸡为此付出非常大的代价:从腿部问题、心脏病,到一种被生动地称为“翻跳症候群”(flip-over syndrome,即猝死症候群)的疾病——鸡发病时会突然发狂猛拍翅膀、全身颤抖,然后失去平衡,有时还会伴随咯咯的尖叫声,不到几分钟,鸡就会仰身或侧身一倒两脚朝天,接着死亡。 如果把目前拿来喂养工厂式农场动物的谷物直接供应给人类,而非转换成肉品,可以喂饱的人... (查看原文)
    逆行 4赞 2019-10-11 15:05:52
    —— 引自章节:all
  • A superficially attractive aspect of this new branch of science is the creation of animals that are resistant to certain diseases. After helping to create CC, Kraemer took the technology one step further, using it to clone a bull resistant to a bunch of nasty conditions common in cattle: brucellosis, tubreculosis and salmonellosis. At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scientists have reportedly introduced human genes into 300 dairy cows, enabling them to produce milk with some of the key properties of human breast milk. Apparently it tastes stronger than the usual stuff, but it contains proteins that boost an infant's immune system, just as a mother's milk would. (查看原文)
    lowai 8回复 2017-03-05 09:09:19
    —— 引自第28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