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的笔记(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阿猫

    阿猫 (追踪伤害,化作诗歌和文学。)

    有时,我们会碰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不知怎的,还没有开始交谈,刚一见面他就引起了我们的兴趣。那个坐得稍远、貌似退职官吏的客人,就使拉斯科尔尼科夫产生了这样的感觉。青年后来多次回忆这第一次印象,甚至把它当作一种预感。他频频打量那个官吏,当然,这也是因为那人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显然,他很想和他交谈。

    2019-03-27 11:14   1人喜欢

  • 清木

    清木

    主要问题在于,直到最后一分钟,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会如此收场。他颐指气使,目空一切,根本没有想到,这两个一贫如洗、无依无靠的女人居然有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虚荣心和不如称之为妄自尊大的过分自信大大助长了他的这种信念。彼得·彼得罗维奇是从贫贱中历尽艰辛而发迹的,已经习惯于病态的自我欣赏,在聪明、才智方面自命不凡,有时甚至会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不过他在世界上最喜欢和最看重的,乃是他靠劳动和千方百计挣来...

    2019-05-13 11:26

  • 清木

    清木

    我当然把一切都归结为自己的命运不济,假装成一个渴求光明的人,最后便使出了堪称万应灵丹的一个征服女人心的最高明的绝招,这个绝招从不让任何人失望,而且对任何人都绝对管用,无一例外。这个绝招无人不知,它就是阿谀奉承。这世上最难的事是实话实说,而最容易的事则是阿谀奉承。实话实说的时候,只要有百分之一的音调走调,就会马上出现不协调,紧接着便是大吵大闹。至于阿谀奉承,哪怕从头到尾都是假话,听起来也只会让人...

    2019-05-13 11:22

  • 清木

    清木

    例如,他根本无法想象,会有那么一个时候他停止思考,抽身而起——真的走向那里......就连不久前他进行的那次试探(就是有意对那个地方进行最后调查而做的访问),也只不过是他所做的一个试验而已,而绝非真刀实枪地干,而是这样:“让我,你就说,让我去试一试吧,为何老是幻想不休呢!”但他立即感到难以坚持,啐了一口唾沫,便逃之夭夭了,并且对自己极其恼怒。而事实上就解决问题的道德意义来说,他所进行的一切分析似乎都已结...

    2019-05-13 11:18

  • 清木

    清木

    显然他们都有点怕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房客们都怀着一种奇怪的内心满足之感相继鱼贯退回到门口。当某人突如其来地不幸临身,即使他的至亲好友也会毫无例外地产生这种心理,尽管他们怀着极其诚挚的同情和怜悯。 这是对别人的不幸那种隐秘的幸灾乐祸

    2019-05-13 11:16

  • 阿猫

    阿猫 (追踪伤害,化作诗歌和文学。)

    他的举止之间确确实实有一种庄重的官吏派头。但他焦躁不安,把头发挠得乱蓬蓬的,有时郁郁寡欢,把袖子已经磨破了的胳膊肘撑在脏兮兮、黏糊糊的桌子上,用双手托住头。最后他径直望着拉斯科尔尼科夫,毅然决然地高声说道: “尊敬的先生,恕我冒昧,不知我能否向你请教?因为您虽然没有讲究的衣着,但我凭经验看得出来,您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而且对喝酒很生疏。我向来尊重有学问而有情真意挚的人,而且我也是个九等文官。马尔...

    2019-03-27 11:26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罪与罚

>罪与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