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irector’s Prism 短评

热门 最新
  • 0 [已注销] 2019-02-03

    霍夫曼的奇幻故事、卡洛的蚀刻版画、以及俄国先锋戏剧互相「折射」。以勃留索夫针对莫艺的现实主义演出而提出的「假定性」为切入背景,探讨梅耶荷德、塔伊罗夫和爱森斯坦如何折射霍夫曼的艺术主题与风格:从三位在不同时期借用霍夫曼笔下的人物作为笔名,到他们的制作中内蕴「浪漫式的反讽」、直接评价而非反映现实、框架装置、多重身份、自我指涉、丑怪、幻术灯影、复调等等。梅耶荷德重视剧场之于观众的情动力,在调度上有意强调层次之间互不协调;塔伊罗夫在卡美尔剧院导演的《布拉姆比拉公主》吸收意大利即兴喜剧、哑剧和大傀儡等艺术,用情感充沛的肢体造型代替台词语言;而在爱森斯坦对施尼茨勒一剧的未完成改编中,角色的分身和垂直空间的利用预示着他日后打破「第五堵墙」,借戏剧这一媒介过渡到电影创作,以及他的「蒙太奇」和「吸引力」理念。

<< 首页 < 前页 后页 >